第二十三章 沖突又起
李天遠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照貓畫虎的學秦風,居然連兩分鍾都沒能支撐下來,此時再看向身旁的秦風時,李天遠的眼中不由帶有了一絲懼意.

不過李天遠性子也算堅韌,喘了幾口大氣之後,又開始半蹲了起來,一節政治課上下來,他走路時只感覺雙腿發飄,幾次都差點軟倒在地.

"秦風,你教我的這個……真的有用?"一把拉住從身邊走過的秦風,李天遠喘著粗氣開口問道,那模樣倒像是在操場上跑了五十圈一般.

"當然有用了,你練上半年就知道了."

秦風還真沒想到李天遠能堅持下來,看了一眼遠處的圍牆,低聲笑道:"看到那圍牆沒有?練上個半年,就憑你腿部的勁力也能翻過去."

原本秦風不怎麼想教李天遠功夫的,只是一來被他發現了自己逃獄的事,二來被他纏的緊,而且李天遠為人雖然蠻橫,但卻非常的講義氣,這才傳給了他一點基本功.

"我還一年多點就出去了,翻那圍牆干嘛啊?"

李天遠聞翻了個白眼,不過想到自己能有功夫了,卻是興奮了起來,不斷在心中盤算著,等出獄之後一定要好好教訓下聶元龍.

想到這里,李天遠頓時抬起頭,在人群里找起聶元龍來,那子明天就要出獄了,這讓和聶元龍同一個案子進來卻被多判了一年半的李天遠很是不忿.

上次打群架,李天遠知道是聶元龍在里面使的壞,所以第一時間就沖到聶元龍面前狠狠打了幾拳,只是他吃的虧更大,眼下卻是想找個茬再揍聶元龍一頓.

"媽的,算他運氣好."

在人群里找了好一會,李天遠都沒看到聶元龍的身影,暗罵了一句之後,跟著眾人來到了食堂.

只是李天遠沒有發現,在人群里,一直有雙陰狠的眼睛在看著他,不過數次李天遠目光掃過時,聶元龍都躲到了別人身後.

"秦風,你正長身體呢,多吃點!"

來到犯人食堂後,李天遠習慣性的將監舍幾個人的雞蛋都收到了自己的盤子里,看了一眼秦風,連忙拿了兩個雞蛋放了過去,這才坐到了秦風身後.

從那部少年犯的影片播出之後,各地對少年犯的重視程度也加大了許多,每個星期除了葷腥之外,隔三天還都會在晚飯的時候發個雞蛋.

當然,一般的少年是不會吃得到的,每次吃飯的時候,他們都要將自己碗里的肉絲夾個監舍老大,更不用三天才能吃到一次的雞蛋了.

"啊?好."

正在發呆的秦風點了點頭,也沒推讓,他的心思壓根就沒放在飯碗上,從昨兒到現在,秦風一直都在猜測,究竟是哪個管教,居然會那麼好心的將自己給放回來?

這件事一日不得到答案,秦風就會一日不得安甯,從早上出操到現在吃晚飯,他的目光始終都在那些管教身上游離著.

苦思了一天,秦風也沒理出什麼頭緒,只能將注意力放回到了饅頭上,泄憤般的大口吃了起來,如果不是昨天那人,他現在早已逃離了這個地方.

"嗯?這人是怎麼回事?有點古怪啊!"

正剝著雞蛋的秦風,忽然發現迎面走過來了個少年,只是這少年的右手並沒有端著飯盆,而是背在了身後,神色間顯得很是緊張.

從七歲起,秦風所生活的環境之中,就充滿了嘲諷和鄙視,他對于旁人的敵意,有種異乎尋常的感覺,或者也可以稱之為是敏感.

此時秦風就感到,迎面而來的這個少年,渾身的肌肉繃得很緊,他應該還沒有學會掩飾自己的緒,在走到秦風前面三四米的時候,速度驟然加快了.

"對著我來的?"

秦風的第一反應就是那人是沖著自己來的,不過等他剛抬起手,卻發現那人的身體已經過了自己的餐桌.

而那個人背在身後的右手,此時也已經拿了出來,在他的右手之中,赫然緊緊攥著一根削尖了一頭的筷子.

"是要對付李天遠的!"

數個念頭從心中閃過,只不過是一瞬間,雖然對李天遠不上有什麼好感,但秦風下意識的就將右腳悄悄伸了出去,正好絆在那個少年的腿上.

少年此刻正滿臉殺氣的沖向李天遠,眼中根本就沒有別人,哪里會想到身下多了一條腿?當下身體一個踉蹌,頓時一頭栽向了李天遠.

人在失去平衡的時候,總是會無意識的伸出雙手,這個少年也不例外,身體往前倒的同時,右手不由自主的按在了前面的桌子上.

"啪咔!"一聲,那根削尖了一頭的筷子抵到了桌子上,卻是無法承受少年的重量,從中間折斷掉了.

"你想干什麼?"

警覺性遠不如秦風的李天遠,在那人前沖的時候才抬起頭,但當他看到那根筷子的時候,不由面色大變.

那個少年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莫名其妙的會摔一跤,看到筷子折斷的地方還很個尖頭,當下順勢往前一沖,就向著李天遠的胸口捅去.

李天遠雖然不大喜歡動腦筋,但從十來歲就混社會,打架的經驗確實十分豐富,眼見就要躲不過去了,右腳使勁往前一蹬,身體連人帶椅子往後倒去.

"管教,殺人啦!"

倒在地上的李天遠一腳踹在那個少年腹上,大聲喊叫了起來,他能感覺得到,對方似乎真的想要了他的性命.

這一聲喊,頓時讓食堂里熱鬧了起來,幾個值班的管教迅速沖了過來,將那個少年按倒在了地上.

"管教,他……他要殺我!"

李天遠指著地上的那半根筷子,臉色有些蒼白,他再好狠斗勇,也只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孩子,當死亡真正要來臨的時候,還是會感到恐懼的.

那個少年大聲道:"我沒有,我是摔跤了,不心撞到他的."

"周明,你想干什麼?這筷子是怎麼回事?"

值班管教也是出了一身冷汗,社會上對這些少年犯可是關注的很,要真是出了什麼問題,怕是他們也無法承擔這個責任的.

"我不知道,今天拿到的筷子就是這樣的."

那個少年的嘴十分硬,可是抬起頭後,眼睛卻是向人群的一個方向看去.

人群里的聶元龍躲過了少年的目光,在心里暗暗罵道:"媽的,沒用的東西,連這點事都辦不好!"

聶元龍的家境很不錯,在九三年這會,算得上是最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人,俗話人以類聚物以群分,所以和他一起玩的,也多是些有錢人家的孩子.

聶元龍混社會,並不是為了錢,而是被那些港台**電影給熏染的,他們覺得被人害怕,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只是從在蜜罐里長大的聶元龍,沒想到他竟然會吃這麼大的虧,不僅關系最好的一個兄弟被李天遠的人打死掉了,就連自己也身陷囚籠.

這讓聶元龍對李天遠恨之入骨,在獄中一年多來沒少發生沖突,不過他的武力值太低,一直都無法奈何李天遠.

眼見自己馬上就要出獄了,聶元龍報複李天遠的心思卻是愈發的迫切,想了好幾天之後,被他琢磨出了個主意.

在入獄前,聶元龍曾經看過一部叫《監獄風云》的電影,里面就有用筷子殺人的節,此時卻是被他給挪用了過來.

至于那根筷子,則是聶元龍自己偷偷帶出去到監舍磨尖的,他原本是想自己動手,不過從只會欺負人的聶大款,還真沒這膽子.

這些少管所里關押的人,難聽了是犯人,其實都只不過是些孩子,在聶元龍的一番鼓動下,居然真有個少年肯干,于是就發生了上面那一幕.

見到那個少年咬死了是腳滑跌倒,聶元龍也是松了一口大氣,這事兒要是將他給牽扯出來,明兒就甭想出去了.

"都老實吃飯,吃完了會監舍,今天放風取消!"

得到報告趕到了的胡大所長一聲怒吼,讓所有的少年都低下頭去,這老頭可不好惹,不定一個心不好,再讓自己這些無辜的人圍著操場跑上個五十圈.

"秦風,謝謝你……"

在那少年被管教帶走後,站在秦風身邊的李天遠偷偷的了一句,他又不傻,知道那人的一跤不是平白摔的.

"媽了個巴子的,怎麼又是你子惹禍,給我關一天禁閉!"

余怒未消胡保國耳朵倒是很好使,瞪了李天遠一眼,渾然沒在意這位是受害者,按照他的想法,一個巴掌拍不響,更何況李天遠一直都不是什麼好鳥.

---

PS:別人要月票,給胖子幾張推薦票成不,沖榜求推薦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