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被發現了
1,"他娘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秦風站在原地發了好大一會呆,眼睛再看向圍牆牆角時,卻發現那根豎在牆上的鋤頭不見了,就算他想借力再次逃離,怕是也翻不過這堵圍牆的.

死死的盯了一眼那人消失的方向,秦風只能乖乖的爬上了鐵絲網,心翼翼的又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那間監舍的窗戶下面.

床單依然掛在那里,窗口的兩根鋼筋之間的縫隙也在.

秦風松了口氣,連忙爬了進去,然後又將床單取下,使出了渾身的力氣,將那兩根彎曲的鋼筋勉強給掰直了.

做完這些事後,外面已經露出了天光,躺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秦風瞪大了一雙眼睛,卻是怎麼都無法入眠,滿腦子都在回想著今兒發生的事.

當然,秦風並不知道,就在距離他一米多遠的另外一張床上,還有個哥們和他一樣犯了失眠症,而且似乎比他還要嚴重.

其實秦風翻越高牆的整個過程,都被李天遠從窗戶口伸出腦袋看到了,但是他怎麼都沒能想到,應該恢複了自*身的秦風,居然莫名其妙的又回來了?

這讓李老大心里憋的那叫一個難受,要不是怕泄露了秦風的秘密,怕是他此刻已經將秦風拉下床來仔細詢問了,能跑不跑,那豈不是腦子有病嘛?

"嘟……嘟嘟……"

在床上發了一個多時的呆後,出早操的哨聲急促的響了起來.

往日總是最後一個跑出去的李天遠,今兒竟然第一個沖到操場上,守著秦風又不能詢問什麼,李天遠這一夜快要被憋瘋掉了.

反倒是秦風和往常一樣,依然表現的有些懦弱,在站隊的時候被別人故意踩了一腳,也只是喊了聲痛之後默默忍受了.

秦風昨夜的越獄,就像是沒有發生過一般,秦風變得更加沉默了,不過他在看那些管教們的時候,眼中卻是多了一絲別的味道.

能有進出監獄安全區的鑰匙,這肯定是管教無疑,只是秦風怎麼都想不通,管教為何會放自己一馬?要知道,抓到個越獄的,就算不立功,也能長個一級工資吧?

這個困惑讓秦風一早上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好在他平時也都這幅樣子,除了時不時掃上一眼秦風的李天遠之外,倒是也沒旁人注意.

"秦……秦風兄弟,我有點兒事想問你!"

吃過中午飯回到監舍後,李天遠將跟著自己的幾個人趕到了邊上,湊到秦風面前,開口道:"秦風兄弟,你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進來的?"

李天遠雖然人很直,不好聽了就是有些愣,但這會不知道腦子哪根筋答對了,居然學會了迂回,沒有直接開口詢問昨兒越獄的事.

"李老大,您……您喊我什麼?"裝低調裝慣了,這突然間被人一抬舉,秦風還有些不習慣了,抬起頭驚愕的看向了李天遠.

"嘿,什麼老大啊……"聽到秦風的稱呼,李天遠連連擺手,道:"都是別人亂叫的,你叫我名字就行了."

李天遠只是很少動腦筋,但並不代表他就是傻,昨兒秦風無論是逃出監舍的手段,還是翻越高牆的功夫,都遠非他所能比.

到了此刻,李天遠哪里還不明白面前這個看上去像個綿羊的家伙,實則是一只隱藏了利爪的猛獸,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跳起來暴起傷人.

"我不是過了嗎,我是因為打架進來的,您問這個干嗎?"秦風有些奇怪的看向李天遠,這哥們今天的狀態好像有點不正常啊.

"你別騙我了,打架能判五年?"

李天遠撇了撇嘴,道:"哥們我殺了一個人才判三年,你子判五年,最少有幾條人命吧?我你藏的可真深!"

"嗯?你什麼,是誰告訴你的?"

聽到李天遠的這番話,秦風的眼睛頓時眯縫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就憑李天遠的智商,絕對猜不到這些的,想必他知道了些什麼.

"哎,我你子別瞪眼啊."

得正高興的李天遠,在秦風眯縫起眼睛後,居然感覺到了一股涼意,往日里膽懦弱的秦風,就像是換了個人一般,渾身上下都透著危險.

"好吧,你別看我了,我,你……你昨兒是不是出去了?"

李天遠被秦風看得渾身不自在,眼睛瞄了瞄那兩根不是很直的窗欞,道:"我昨天都看見了,不過哥們可沒告發你啊……"

不知道為何,在見識了秦風昨天的舉動之後,李天遠心底下意識的就對秦風產生了一種畏懼的心理,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感覺出來.

"你都看到了?"

秦風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李天遠現在不報告給管教,不代表以後不會,這可是給秦風留下了一個隱患,他信得過昨天那人,但卻是信不過李天遠.

"秦風兄弟,你放心,我李天遠最佩服的就是有本事的人,昨兒的事,我誰都不會告訴的,否則我就是王八養的!"

見到秦風的面色,李天遠似乎明白了點什麼,連忙舉起手賭咒發誓起來,而且秦風昨天的作為,的確是讓李天遠心服口服.

"咳咳,李老大,您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好了."

事已至此,秦風總不能把李天遠給干掉吧,沒有揭發自己,對秦風而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秦風兄弟,你還叫我什麼李老大啊,叫我名字就好了."

此時在秦風面前,李天遠總是感覺自個兒矮了一頭,那老大的稱呼,第一次變得讓他覺得那麼刺耳.

"還是叫李老大好了."秦風八歲的時候就知道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了,當然不肯讓自己成為旁人注意的目標.

"那……那好吧,不過你要知道,我可不是什麼老大."

按照李天遠的思維,秦風比他厲害,就應該當這監舍的老大,在李天遠的字典里,是沒有低調這個詞彙的.

捅破了這層窗戶紙,李天遠感覺自己和秦風關系近了許多,當下笑著道:"秦風,你身上是有功夫吧?能不能教我兩手?"

"功夫倒是談不上,能讓反應快一點倒是真的."

對于李天遠的要求,秦風並沒有推辭,有時候適當的展露出點功夫,對李天遠也是個震懾,最起碼以後他想告發自己的時候,也會多用腦子想想的.

"那敢好,秦風,以後你就是我老大了,要不……我磕頭拜你為師怎麼樣啊?"

聽到秦風的話後,李天遠頓時興奮了起來,此時在他眼中,秦風就是那種能高來高去的武林高手了.

"得,我比你還呢,當什麼老大啊,你以後千萬別在人前出我會功夫的事."

秦風被李天遠搞得哭笑不得,正在此時,下午上政治課的哨聲響了起來,秦風站起了身體,低聲道:"我進來是因為殺人,五個!"

秦風算是看明白了,李天遠這子簡直就是好壞不分的,你越是惡貫滿盈,怕是他越會崇拜你,基于這一點,秦風干脆出了自己的入獄原因.

"什……什麼?殺了五個?"雖然一開始,李天遠被耳邊傳來的話給嚇住了,站在原地愣了半晌.

但正如秦風所料想的那樣,沒過多大會,李天遠就變得興奮了起來,跟在秦風身後追了過去,要不是人多耳雜,他一准要讓秦風講訴下他的光輝事跡的.

"秦風,你可答應要教我功夫的啊."

在那上課的大房間里,李天遠還是念念不忘要學功夫的事,管教在上面講著課,他卻是在秦風耳邊絮絮叨叨.

秦風雖然沒看過後世的大話西游,但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李天遠,省的他在自己耳邊磨嘰,想了一下之後,心里卻是生出了個主意,開口道:"你先學我這樣蹲馬步吧,什麼時候能蹲一節課,再學功夫的事."

"靠,你每節課都是這麼上的?"

李天遠裝作鉛筆掉在地上,俯下身體去拾鉛筆的時候,在秦風的屁股下掃了一眼,眼中頓時露出驚愕的表.

因為葉天看似坐在椅子上,其實他的屁股和那塑料板凳之間,還有著一條縫隙,也就是,秦風上課的時候,一直都是在練功夫的.

有了秦風作為參照物,李天遠自然也沒有什麼話了,于是雙腳也分的更加開一些,兩腿用力,將上半身支撐了起來.

不過只練了短短的一分多鍾,李天遠就受不了,雙腿像是灌了鉛一般的難受,好在身下就是椅子,這才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ps:第二章,凌晨有更,求推薦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