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越獄(下)
"爺活人都殺了,還怕你這只老鬼嗎?"

既然知道對方不是鬼,秦風頓時膽氣一壯,不過距離崗哨僅一牆之隔,他也不敢鬧出很大的動靜,當下右腳往後一退,插入到那影子的兩腿中間,肩膀一沉,猛地往後就是一靠.

秦風使出來的這招式,正是劉家老二曾經演練過的八極拳中的貼山靠.

雖然沒有劉家成的功底,但是這招貼山靠秦風使起來也是中規中矩,在沒有大的動作之間,將八極拳貼身短打的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

秦風相信,他就算不能像劉家成那般靠倒一堵牆,但是體內那股勁力迸發,把身後這人撞個大馬蹲還是沒問題的,不過秦風不想傷人,僅僅是往後一靠,就將勁力收斂了回來.

"嘿嘿,這招打人可以,打鬼就不行嘍!"

就在秦風伸出右腳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輕笑,而那連貫的動作,居然連鬼影都沒靠到.

"嘭"的一聲,秦風的身體重重的撞在了圍牆上,幸虧他之前心中存了一絲善念,並沒有將力道使老,否則僅這一下,就能讓他半天爬不起來身來.

"誰?"當這一聲響傳出後,崗哨上的哨兵終于被驚醒了.

在喝聲傳出的同時,幾盞大燈從秦風頭頂亮了起來,雖然明知道從里面看不到圍牆外面的形,秦風還是緊張的屏住了呼吸.

"什麼人?!"

崗哨上一聲斷喝傳出,好在秦風此次越獄,並沒有在圍牆內留下多少痕跡,那哨兵借著燈光查看一番之後,又將大燈關了起來,這才讓緊貼著牆根的秦風喘了一口大氣.

"子,你也知道害怕啊?"

還沒等秦風放松下來,一個聲音忽然從秦風頭上傳出,嚇得秦風連忙擺出了八極拳架子,往上抬頭看去.

這一看,頓時讓秦風愣住了,因為在他頭上一米多高的牆壁上,一個人猶如壁虎一般的貼附在了上面,正低著頭望著自己.

那人似乎也沒想隱藏自己的行蹤,被秦風看到後,雙掌輕輕在牆上一拍,身體像是落葉般的飄到了地上,落地時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響.

見到那人欺到身前,秦風身子往後連退了好幾步,低聲喝道:"你是什麼人?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老是盯著我不放?"

從剛才這人的舉動中,秦風能察覺到,來人似乎並沒有什麼惡意,因為如果他想害自己的話,甚至都不用動手,直接大喊一聲就行了.

要知道,那支駐紮在監獄的武警中隊,就在圍牆外東北方向一百多米的地方,驚動了他們,秦風只能落得個被甕中捉鱉的下場.

"我是兵,你是賊,你想逃跑,我當然要盯著你了."

那人嘿嘿的笑了起來,不過他戴了一頂帽簷壓的極低的大草帽,除了能聽出聲音略顯蒼老之外,秦風無法看清楚他的相貌,對他所的話,自然也不會盡信,來了一個多月,少管所里的人他幾乎都能認出來.

"你是兵?怕不是和一樣,大家都是賊吧?"

秦風一邊努力調整著自己的呼吸,一邊開口道:"我就是個孩子,而且也是被冤枉進來的,我現在是想去尋找妹妹,還請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吧……"

帶著妹妹流浪了五年多,秦風可不是那種死腦筋並且一條路走到黑的人.

秦風知道,如果這次越獄失敗的話,其後果絕對會非常嚴重,所以他無論如何今夜都要逃出去,大丈夫能伸能屈,實力不如人,向對方低頭也沒有什麼.

那人搖了搖頭,道:"子,你這一走,這輩子可就算是毀了,而且即使我不攔你,你也找不到妹妹的."

"那就不勞您老費心了."

秦風見對方似乎並沒有惡意,當下道:"今日您要是能讓開這條路,秦風日後必當厚報,還望您能成全子."

"不行!"

看到秦風想要挪動身體,那人身形一晃又擋在了他的面前,道:"你子十六歲之前命運多桀,而且專克親人,就算你找到妹妹,對她來未必就是件好事."

"我專克親人?你……你胡."

那人的這番話,卻是讓秦風心中一動,他原本並不相信什麼占卜看相,但劉老爺子所的話,已經在自己身上應驗了,秦風心里多少有些犯嘀咕.

"你之前要不是有貴人相助,怕是這條命早就沒了……"

見到秦風似乎有些意動,那人的聲音突然變得異常柔和起來,開口道:"伙子,信我的,你跟我回去,沒錯的."

"好,我……我跟你回去,咦,不對,你使了什麼妖法?"

不知道為何,聽到那人的這幾句話,秦風的竟然脫口而出的答應了下來,只是話剛出口,他就意識到了不對.

"嘿,你這子還真有些門道."

秦風如此快的反應過來,倒是讓那人有些驚奇,抬頭看了看天色,道:"這大半夜的在這廢什麼話?你子乖乖的回監房,一年之內,我給你一月時間尋訪妹妹如何?"

"一年讓我出去一個月?"

秦風掏了掏耳朵,氣極而笑:"你當這監獄是你們家開的?讓我出去就出去了?話再回來了,我現在回去,一准會被那些武警抓住,你當我傻的啊?"

"年紀,心思居然如此慎密,倒是可教之材."

聽到秦風的質問,那人反而笑了起來,道:"子,跟著我來吧,別動什麼心眼子,只要你敢跑,我就敢喊有人逃獄!"

完這幾句話,那人轉身就走,壓根就不怕秦風再跑.

打是肯定打不過這人的,自己跑的再快,也不如別人一嗓子,秦風還真是沒轍,只能老老實實的跟在了後面.

順著圍牆根走了大概四十多米,秦風赫然發現,那人居然推開了一道門,徑直走了進去,而在門的後面,則是監獄的最外圍,也就是管教們休息的場所.

豎起食指在嘴邊噓了一聲,那人的動作也變得輕靈起來,帶著秦風左拐右轉的,幾分鍾過後,秦風看到了他初時翻越的那道鐵絲網.

最讓秦風奇怪的是,這人居然有很多把大門的鑰匙,按理除了管教,旁人不會有這套鑰匙的,可是秦風怎麼都想不明白,管教竟然會如此處理自己越獄的事.

來到那道鐵絲網下,那人站住了腳,低聲道:"好了,子,天快亮了,你早點回去,明兒我會找你的."

"你……你到底是誰啊?"從這人出現到帶他重新進入監獄,秦風一直都沒能看清他的相貌,心中實在是不甘.

而且看到事好像又回到了,秦風也有些哭笑不得,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該謝這個人,還是該恨他入骨?

要是謝,此人沒有揭穿他逃獄的事,對秦風算得上是有恩,但偏偏也是他又將秦風趕了回來,讓秦風喪失了一次獲得自*的機會.

"明兒你就知道了,少啰嗦,快點回去,要是被抓住了加刑,那我可不管."

眼瞅著天色就要亮起來,那人有些不耐煩了,催促了秦風一句之後,居然就施施然的離開了,那架勢似乎也不怕秦風繼續逃跑.

PS:第一更,真的很需要推薦票啊,朋友們多多支持寶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