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逃獄(中)
李天遠上完學後開始輟學,十一二歲就跟著社會上的人混,算的上是身經百戰,自認也是膽大妄為,長這麼大,就沒將什麼人放在眼里過,向來都是天老大他老二.

不過即使如此桀驁不馴,李天遠在被關進少管所之後,他也從未心生過逃獄的念頭,就是想都沒想過.

一來李天遠的刑期並不是很長,只有短短的三年,熬一熬就過去了,二來對于國家執法機關,他還是心有畏懼的,他可以不怕某個人,但面對一個國家時,不是每個人都有膽子與之抗衡的.

但是今天秦風的行為,卻是顛覆了李天遠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他怎麼都無法想象,往日里表現的很膽甚至有些懦弱的秦風,竟然敢越獄,而且越獄的方法簡直是讓人匪夷所思,居然如此簡單的就逃出了監舍.

在少管所呆了一年半了,李天遠雖然沒有刻意的去觀察少管所的警衛況,但是他也知道,在現在這個時間段里,將是整個少管所防衛最為松懈的時候,也就是,秦風有很大的可能性逃出這座監獄.

"走不走?"

看著被秦風用床單絞出來的縫隙,李天遠一時有些猶豫,雖然少管所里的日子有吃有喝並不是很難過,但出了監舍或許就是海闊天空,那種自*……對李天遠而還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抬起腦袋看了看武警崗哨上的燈光,李天遠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雖然自詡勇武,但有一次在群架中打了眼,被武警制止時還想還手,卻是被對方一腳踹的半天沒爬起來,所以對那些穿著武警制服的人,他還是有心理陰影的.

"要不要告發秦風?如果能阻止他逃跑,那……自己就會被減刑的."

雖然少管所不像監獄,經常強調犯人之間要相互揭發舉報,制止越獄更是算立大功,但是李天遠相信,他要是此時大喊一聲,很有可能那另外一年半的刑期就會被減免掉的.

這種誘惑對于一個剛過十六歲的少年而,無疑是非常強烈的,李天遠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起來,數次就想對著窗戶大喊一聲,不過嘴唇蠕動了很久,還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在李天遠想來,如果他舉報了秦風,那在監舍里的這些少年心中,將再也沒有任何威信可,也不配再做他們的老大,志在闖蕩江湖受人尊崇的李天遠,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被人戳脊梁骨的.

當然,這也是李天遠年齡太的原因,要是他再大上五六歲,多經曆一些世上的人冷暖,恐怕早就在第一時間喊了出來.

重新躺回床上的李天遠再也無法閉上眼睛,翻來覆去的在床上折騰起來,對于他來,這將是一個無法入眠的夜晚.

-------------

秦風可不知道他今天的舉動,會給李天遠造成如此大的困擾,不過就算知道,秦風也不會在乎的,因為他馬上就要逃出這囚籠,恢複自*之身.

鑽出窗戶後,秦風一直貼著監舍的牆根,利用那里的陰影遮擋住身形,快速移動到了操場的東北角處,然後靜立在了黑暗之中,眼睛一直瞅著亮著燈光的崗哨上面.

經過一個多月的觀察,秦風知道,武警的換哨時間為兩個時一班,晚上8點到夜里2點這個時間段,是哨兵們活動最頻繁的時間段,他們的身影隨時會出現在崗哨上,而且沒有任何規律,想在那個時間逃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兩點之後,哨兵們走動的頻率,卻是大大下降了,這時也是人們最困的時候,哨兵們自然也不例外,有時候整班崗哨,都不見他們上哨崗巡邏.

秦風所選擇的時間,是這班哨兵接崗一個時後,連著觀察了一個月,他都沒發現這個時間哨兵出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秦風還是在鐵絲網下停了好大一會.

聽到崗哨上沒有任何聲音傳出的跡象,秦風深深吸了口氣,雙手抓住了鐵絲網,慢慢的爬了上去,那鐵絲網只不過兩米多高,即使再慢,一分鍾後,秦風的身體就已經出現在了那片菜地處.

這片菜地和操場是隔絕起來的,但卻是和管教區相連,菜地西邊那長長的一排房子,就是管教們所住的宿舍,另外還有一些原先監獄的職工也是住在那里,只不過相隔一道武警崗哨,他們無法進入罷了.

秦風倒是沒想著從那邊越獄,且不那里一道厚厚的鐵門,就是外面武警管教雙崗的門衛哨,他也甭想過去,他最初就是打這沒有電網的圍牆主意,五米高的圍牆,並非是無法逾越的.

"只要過了這個圍牆,就天空海闊任我魚躍了!"

看著那高達五米的圍牆,秦風心中忍不住激動了起來,腳下往前走了兩步,他想找一個合適的助跑位置.

"咣當!"

一聲輕響從秦風腳下傳了出來,雖然響聲不大,但是在這寂靜的深夜,卻是非常的刺耳.

這一聲響,頓時嚇得秦風面色煞白,總算他反應快,身形一矮,將自己整個身體隱入到牆邊一堆干農活的工具旁邊.

"老天保佑,千萬別把那武警給引出來!"

秦風貼著牆根蹲著,緊張的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他耗時一個月策劃了這次越獄,秦風知道,如果被發現的話,他日後將再沒有這樣的機會,甚至有可能被送到戒備更加森嚴的監獄里去.

老天仿佛聽到了秦風的祈禱,這次是站在他這一邊的,足足等了十多分鍾,不遠處的崗哨都沒有任何的聲響,這讓秦風長長的出了口氣,身體慢慢舒展開來.

心的看著腳下,確保地上再沒有亂扔的澆水鐵桶後,秦風背靠在了鐵絲網上,望著十米外那近五米高的監獄圍牆.

深深的吸了口氣,秦風松弛的身體猛地緊繃了起來,雙腳腳尖點地,快速的向前奔跑起來,當他的身體距離圍牆還有一米多遠的時候,左腳用力在地上一蹬,身體頓時騰空而起.

葉天這一跳並不是很高,雙腳距離地面只有一米二三,不過只見他的右腳突然踏在了一個靠在圍牆邊的鋤頭上,只聽"啪咔"一聲響,鋤頭被蹬倒的同時,秦風的身體又往上升高了一米多.

此時的秦風,根本無暇去想那聲音是否會引出武警,他此時正處在一種亢奮的狀態下,思維以及反應能力,完全和他的身體相吻合.

就在秦風雙腳距離地面兩米四五,身體上升的力道已經達到頂點的時候,秦風的左腳腳尖呈弓形,輕輕的在圍牆上點了一下.

這一下看似用力不大,但卻是股子巧勁,憑借著這一點,秦風的身體又撥高了近三十公分,就是這關鍵的三十公分,加上秦風的身高和雙臂伸展長度,他的十根手指,堪堪扒住了圍牆最頂端.

當手指觸及到那個平面之後,秦風的身體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雙手一個翻腕緊接著一撐,輕靈的像個猿猴一般的翻過了圍牆,順著那圍牆一突溜,就滑到了高牆的另一面.

從哨兵換崗的時間和巡邏的習慣,到圍牆的高度以及放在那里近半個月的鋤頭,秦風都經過了慎密的計算,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樣,終于成功的逃了出來.

"出來了,我……我逃出來了!"

看著圍牆外面那平坦的馬路和遠處低矮的房子,秦風心懷激蕩,雖然一切都在他的計算當中,但如此順利的脫逃,還是讓秦風興奮不已.

"媽的,竟然腳軟了?"當秦風正准備潛入到黑暗夜色之中的時候,卻是突然腳下一軟,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臉上不由露出了苦笑.

要知道,從破開窗戶逃離監舍,到翻越鐵絲網翻爬圍牆,秦風的神經無疑繃到了極限,而最後越過圍牆,更是讓他使出渾身解數,將體內的潛能完全激發了出來.

所以在此刻,秦風也只能努力的調息呼吸休息片刻,好在此時已經到了圍牆外面,崗哨上的哨兵就算出來,也發現不了他了.

在原地喘息了大概四五分鍾,秦風感到力氣逐漸的回複過來,正當他准備逃離這里的時候,忽然感到肩膀一沉,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耳邊響了起來,"伙子,這大冷的天,又是深更半夜的,你這是要去哪啊?"

那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嚇得秦風渾身雞皮疙瘩炸起,一股涼意從心頭湧起,顫抖著雙唇吐出了幾個字:"鬼……鬼啊?"

也虧得秦風心理素質強大,如果換一個人的話,怕是會被嚇得當場癱軟在地上.

不過秦風的狀態也是不太好,那張臉被嚇得煞白不,膝蓋一軟,差點就跪倒在了地上.

秦風身後傳來一聲嗤笑,那個蒼老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對了,我就是鬼,你前不久才殺了我,我現在回來找你報仇了,子,把命拿來吧!"

"裝神弄鬼?"

秦風心中一動,因為就在那人話的時候,他借著月光發現,在自己的影子旁邊,還有一個影子,膽子頓時大了起來,按照老人們的法,鬼是沒有影子的.

PS:第二章,凌晨有更,兄弟姐妹們,可否支援幾張推薦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