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逃獄(上)
少管所的前身是一座監獄,曆史久遠到可以追溯到抗日時期,這些禁閉室就是那時留下來的,就李凡所知,他還沒在國內見過如此專業的禁閉室,就是成年人在里面也會精神崩潰的,更不用這些孩子們了.

在李凡想來,秦風縱然比一般的孩子要成熟許多,但在這里面呆上一天,怕是也要支撐不住,像是李天遠第一次進去的時候,就是他親手給背出來的.

"秦風,出來吧,等下到外面慢慢睜開眼

心受傷."

打開鐵門後,接著走道上昏暗的燈光,李凡將目光投向了那空間狹窄的禁閉室中,隨時准備進去將秦風給攙扶出來,這種況對他而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這麼快就出去了?"

秦風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色,往日學武只是為了報仇雪恨和不受到欺凌,加上每天都要為了生計而奔波,秦風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細細體會和思考,眼下得到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但卻突然被人打斷掉了,他恨不得將出現在面前的李凡給扔出去.

"你……你什麼?"李凡很是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竟然還有人願意在這鬼地方呆下去?

"咳咳,我謝謝管教."秦風也意識到自己錯了話,連忙站起身走了出去,只是臉上那不願的樣子卻是溢于表,搞得李凡之前准備好的話語是一句都沒能出來.

"秦風,來到這里就要好好改造,別把以前社會上的毛病帶進來,知道了嗎?"

將秦風送到監舍外面,李凡只能不痛不癢的教育了他幾句,因為對這個另類到了極點的少年,他實在不知道什麼好了,自己所學的專業,似乎完全無法適用在秦風的身上.

"知道了,管教."秦風點了點頭,臉上沒有露出絲毫的不滿,這讓李凡十分失望,搖了搖頭轉身離去了.

"嘿,子,是個人物啊?"

秦風正准備轉身的時候,後腦處突然傳來一陣勁風,心中一動,秦風並沒有躲閃,任憑一只手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李老大,你什麼?我聽不懂啊."

秦風回過頭來,看到拍他肩膀的人是李天遠,臉上頓時露出不解的神色,做出一副緊張的樣子,道:"李老大,昨天打架我可沒逃跑啊."

"知道你子沒逃跑,是條漢子."

李天遠很努力的擺出一副豪爽的樣子,只不過那張臉被打的實在是太慘了,即使過去一天,眼睛依然像只大熊貓,給秦風甩過去一根煙,開口道:"不能打不要緊,關鍵是要有勇氣,以後在這里面,你就是我李天遠的兄弟了."

"風哥,來,我給您點上."


秦風剛接過那根香煙,江平就一臉諂笑的湊了過來,劃開了一根火柴要給秦風點火.

"媽的,江平,昨天你跑哪去了?"

聽到江平的聲音,李天遠頓時怒從心頭起,他這監舍一共十來個人,幾乎人人臉上帶傷,就算是秦風,那兩條胳膊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唯有江平毫發無損,卻是昨兒去操場的時候走在了最後面,趁人不注意溜掉了.

"老大,我……我昨天肚子疼."看見李天遠抬起了巴掌,江平連忙捂著肚子喊道:"是真的,你問瘦猴,我今天還拉了一天肚子呢."

"媽的,孬種,把你的鋪蓋搬到茅坑旁邊去."

江平這幅賴皮樣子,李天遠也不想搭理他,只是給他換了個住的地方,這種監舍里面可沒有獨立洗手間,靠近茅坑的位置,那氣味自然不怎麼好聞.

江平原先靠窗戶的床鋪,自然是歸秦風所有了,這就是李天遠所謂的論功行賞了.

"都是些孩子,居然也搞得那麼複雜."

秦風在心底搖了搖頭,他也沒想到自己居然就如此融入到了這個監舍之中,不過對他來,這是件好事,最起碼自己有什麼異常的舉動時,同監舍的人不會向管教們打報告.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秦風就在少管所里呆滿了一個月,對于少管所的況,也熟知了起來.

少管所實行的是軍事化管理,每天早上六點鍾要起床出操,七點到七點半是早餐時間,休息半個時後,就要開始上政治課,其中還有法律和文化課,其目地自然是為了讓這些少年以後再不要重蹈覆轍.

在下午進行的是一些隊列訓練,這有助于加強少年們的紀律性,而晚上則是少年犯們學習總結的時間,他們每天都需要寫上一篇心得感悟,管教每個星期都會定時檢查的.

其實對于秦風而,這種日子比起他最初帶著妹妹開始流浪時,不知道幸福了多少倍,每天有吃有喝還能學習文化,如果不是因為要出去尋找妹妹,秦風還真的想在這里呆下去.

"怎麼老是感覺有人盯著自己啊?"

在操場上打了一會籃球,秦風有些狐疑的往四周瞅了瞅,不知道為何,這一個月來他總是有種被人監視的感覺,尤其是在這操場之上,就像有雙眼睛一直在看著他一般.

"還要再心點,要是跑不掉的話,下次就更難了."那種被監視的感覺又湧上心頭之後,秦風也沒心思打籃球了,心不在焉的玩了一會之後,和李天遠等人回到了監舍.

秦風習武差不多有六個年頭了,每天要是不練幾下,渾身都會感覺不自在的,只是在這種地方,他卻是不想讓李天遠這些人看出什麼,只是每天上課的時候,偷偷在蹲著馬步,屁股從來沒有坐在椅子上過.

"我,秦風,我教你兩手吧,你這麼大的力氣,不會點功夫實在可惜了."

看著秦風在地上坐著俯臥撐,李天遠也咋舌不已,這子看上去有些瘦弱,但渾身的肌肉就像是鐵打的一般,非常堅硬,而且每天晚上都會做一組三百個俯臥撐,從來沒間斷過.


當然,秦風從來沒展露過手上的功夫,有好幾次在吃飯的時候遇到聶元龍那邊的人挑釁時,秦風也都唯唯諾諾的選擇的退讓,顯得膽子十分,所以同監舍的人都以為他天生力氣大而已,倒是沒懷疑什麼.

作為監舍的老大,能彰顯自身武力的事,李天遠自然是不甘落後的,只是當第二天腰酸背痛差點沒能出操之後,他也絕了和秦風較勁的念頭,不過也養成了每天晚上鍛煉的習慣,身體倒是比以前硬實了許多.

"李老大,還是算了吧,我又不和人打架,學功夫干什麼啊?"

秦風抬起頭來,憨厚的笑了笑,做完一組三百個俯臥撐後,拿起書本認真的寫起學習感悟來,任是誰都看不出,秦風已經下了決定,今天就要逃離少管所.

一個月的時間,沉默寡的秦風,早已將這座由監獄改造成的少管所摸的門清,武警幾點鍾換崗,管教幾點鍾接班,什麼時間是看守們最容易大意的時候,都被秦風牢牢的記在了心里.

到了九點的時候,熄燈的哨聲響起,整個少管所除了圍牆上的大燈亮如白晝之外,所有的燈光都熄滅了,整個少管所被籠罩在黑暗之中.

五個時過後,原本看上去早已熟睡的秦風,突然睜開了眼睛,仔細聽了一下身邊幾個人的呼吸頻率,秦風緩緩的坐起身來,如果此時燈光亮起就會發現,睡下去的秦風,根本就沒有脫掉衣服.

伸頭往窗戶外觀察了好幾分鍾,往日經常在崗哨上走動的武警已經看不到影子,秦風深深的吸了口氣,翻身下了床鋪.

沒有發出一點聲息,秦風將地上的球鞋穿起,身體一矮,來到了窗戶邊上,用早已准備好的一股床單將兩根鋼筋纏繞在一起後,又拿過一根短棍,將其穿在了那股床單中間.

在睡覺之前,秦風就將那股床單沾上了水,沾水後的床單變得異常堅韌,在用短棍攪動之後,床單慢慢收緊了起來,將兩根鋼筋緊緊的綁縛在了一起.

至于那根木頭短棍,則是秦風一個星期前故意將拖地的拖把給搞斷掉的,剩下的那一半,被他給藏了起來,這東西不是鐵制品,所以也沒有人特別注意,此時卻是派上了用場.

隨著木棍的不斷轉動,那兩根拇指粗細的鋼筋,開始逐漸的變形起來,秦風的動作也變得越發心了,為了防止鋼筋變形時發出聲響,每轉動一圈木棍,秦風幾乎就需要花費兩分鍾的時間.

半個時過去了,窗戶中間的兩根鋼筋,在床單的作用下,竟然被拉扯在了一起,而旁邊的縫隙,已然足夠一個人伸出頭去.

心的將木棍松開,葉天輕靈的從那縫隙里鑽了出去,身體在黑暗中快速前行著,他知道,在窗戶後面就是操場,而操場唯一的死角卻是東北角的那塊菜地,由于有鐵絲網的阻隔,也只有那處圍牆上沒有電網.

"他竟然要逃跑?"

秦風不知道,就在他剛剛鑽出窗戶之後,睡在窗戶另外一邊的李天遠,突然睜開了眯縫著的眼睛,並且死死的用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ps:第一更,求推薦票!

看武動乾坤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