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禁閉(下)
"哎,我你子挺招人厭的啊?來了第一天就關禁閉."

看到跟在自己身後的秦風,那張臉腫的像個豬頭般的李天遠笑了起來,只是這一笑頓時抽動了臉上的傷口,疼的他緊接著罵道:"等老子出去饒不了聶元龍那子,媽的,不就仗著家里有幾個臭錢嗎?"

"先出去才能報仇,多了沒用."秦風壓低了聲音,開口問道:"李老大,為何你好像挺怕關禁閉啊?那總比跑步舒服吧?"

"咦,你子不是個悶葫蘆嗎?這次怎麼主動開口了?"

從進入到少管所後,秦風雖然是有問必答,但卻從來沒主動開口過一句話,眼下這乍然出口詢問,倒是讓李天遠很是吃驚,回過頭來不斷在秦風臉上打量著.

"嘀咕什麼呢,不要話."走在前面的管教聽到後面的聲音,回頭訓斥了一句.

"子,告訴你,這關禁閉雖然有吃有喝,但那滋味……唉,你進去就知道了,可別發瘋啊."

聽到管教的話後,李天遠縮了縮脖子,聲音又壓低了幾分,臉上居然露出了幾分懼色,顯然不是第一次被關禁閉了.

"行了,進去吧,好好反思,認真改造……"

在管教的帶領下,三人來到一處很破舊的建築前,打開大門,是一條長長的走道,在走道右邊有十多個厚厚的鐵門,當走道的大門被關閉後,整個建築顯得異常的甯靜.

當管教打開里面的鐵門後,接著走道上的燈光,秦風看到,里面的空間大約有三個平方,沒有窗子也沒有床褥,甚至連大便的地方都沒有,只是在屋角放了一個便桶.

"不就是呆一天嗎?沒有人打擾正好呢."

看到禁閉室里的形,秦風微微挑了挑眉毛,徑直走到屋里坐了下來,當鐵門被關閉後,整間屋子頓時變得一片黑暗,完全被隔絕了的房間,再也看不到一絲光亮.

"嗯?怎麼有種心慌的感覺?"

秦風忽然發現,在厚厚的鐵門被關上之後,他像是來到了另外一個空間,沒有光亮,沒有聲音,那種孤寂在瞬間就湧上了心頭,完全不受他意識的控制.

秦風可不知道,關禁閉,並非是像他想的那麼簡單,這種懲罰手段,對人的心理考驗非常大,根據心理學家分析,人是群居生物,當意識完全陷入到黑暗之中,心理滋生出來的那種寂寞感,會導致當事人產生種種幻想.

在美國的監獄里,再滅絕人性的犯人,被關上七天以上全封閉禁閉後,都會痛哭流涕哭爹喊娘,溫順的像個綿羊一般,每一個合格的美國特工人員,都必須能撐過十天以上的禁閉,才會派出執行任務.

"我不孤獨,我還有妹妹!"

盤膝坐在地上的秦風,對著這狹的牢籠怒吼了一聲.


當喊聲出口之後,那種孤寂的感覺頓時減輕了許多,想到了生死未卜不知身在何方的妹妹,秦風心中堅定了起來,他一定要從這里逃出去!

盤膝坐在了地上,秦風深深的吸了口氣,按照劉子墨所教他的家傳功法運轉了起來,片刻之後,只見秦風腹處發出一陣"咕咕"響聲,緊接著一個雞蛋大的物體,從他皮膚內凸顯了出來.

隨著秦風心意的轉動,那團凸出體外的物體,就像是一只耗子般在他周身游走了起來,所過之處,秦風只感覺體內一陣火熱,禁閉室里的那種陰寒頓時被驅散的一干二淨.

起來在這次的殺戮,雖然讓秦風身陷囹圄,但卻是讓他五年間練習不輟的八極拳有了很大的突破.

原先秦風只是能感覺到一絲微弱的內勁,但根本就無法控制那絲內息在體內游走,也無法用內勁攻敵,是處在蘊養的階段,想要氣隨心動,他最少還要在八極拳上下個十年的苦功.

但是秦風沒想到,在生與死之間,他的內勁竟然壯大了不止一分,並且在意識的控制下,居然能在周身游走,往日里一些做不出的八極拳動作,現在都能輕易施展出來了,再沒有一絲滯礙.

"咦?我真笨,剛才挨打的時候,怎麼不用這內勁護身啊?"

當那絲內勁在體內游走一圈後,秦風忽然發現,兩臂和後背變得一片清涼,方才所受到的傷害,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這讓秦風欣喜不已.

秦風到底還是個少年,體內出現了好玩的事,頓時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也不管這是在禁閉室里,完全將心思沉浸在了那絲內勁之中,整個人居然進入到了入定的狀態,連第二天中午的時候送的午飯都絲毫未動.

"李,你的法子有沒有用啊?那子中午可是沒吃飯,這萬一出了事,老子我跟著你一起倒黴!"

在管教所值班室里,胡報國瞪著一雙大眼睛,有些不爽的盯著李凡.

在聽到秦風所犯下的事後,他專門調了秦風的卷宗看了下,這一看把胡大所長也是給嚇了一跳,尤其是那些死者的照片,讓胡報國這種上過戰場的老山英雄,心里都有些發寒.

胡報國雖然不懂心理學,但是當年從越南戰場退下來以後,他曾經得過戰場綜合症,這也是一種殺人後的過度神經刺激,足足折磨了胡報國兩年多的時間,一度讓他有過輕生的念頭.

在那兩年的時間里,胡報國總是會想起戰場上的腥風血雨,好似仍然身處水深火熱的戰場之中.

胡保國經常會夢到自己帶著一個營的兄弟在沖擊敵人的防線,看著身邊的兄弟一個個的倒下,他曾經無數次從睡夢中驚醒,有好幾次甚至將老婆都給踢下了床.

所以胡報國也怕秦風出現什麼意外,如果禁閉再勾起他心中不愉快的回憶,讓其性格大變再惹出什麼禍事,那他這個所長真的就要當到頭了.

"所長,要不……咱們現在放他出來?"

李凡心里也有些犯嘀咕,看了下手表,距離放出秦風的時間還差三個多時,他也想看看秦風在那封閉的空間內呆了二十多個時後,究竟會不會撕破他所有的偽裝.


其實李凡是誤會秦風了,他固然有不想招搖的心思,但是秦風從七歲起就帶著妹妹獨自生活,見慣了世間冷暖白眼,縱然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但臉上的那種淡漠表,卻真的不是裝出來的.

"好吧,放秦風出來,你和他再談下話,告訴他以後遇到這種事要第一時間報告管教……"

胡報國想了一下,接著道:"另外李天遠也子也不要再關了,他昨兒被打的不輕,媽的,老子在部隊好好的,非讓老子轉業,還成了一幫管屁孩的頭,真他娘的煩!"

著著,胡報國有些煩躁起來,雖然五十多歲的人了,但脾氣仍然像年輕的時候那麼火爆,伸手抓起了桌子上的杯子,伸手要摔的時候,想著這已經是辦公室最後一個了,這才悻悻的放了下來.

看到老所長發火,李凡偷偷的退了出去,這老頭有時候和更年期的婦女一樣,經常會時不時的大動肝火,李隊長才不想觸那黴頭.

"媽的,兔崽子,本事不大事不少,淨是出些鬼主意."

胡報國站起身來,往少管所的操場走去,他身上有槍傷,不能久坐,所以胡所長出現在少管所各個監舍和操場的時間,要遠比在辦公室里多的多.

當胡報國轉悠到了操場東北角那塊菜地的時候,正在里面彎腰割著韭菜的老農直起了身體,開口笑道:"胡所長,您遛彎呢?"

"哎呦,師父,您……您這是干嘛?"

胡報國左右看了一眼,見到沒有人注意到他,一閃身從那鐵絲網盡頭的門里溜達了進去,看著那一臉溝塹的老農道:"師父,您老年齡大了,到我家里享福不挺好的嗎?難道我那媳婦給您甩臉子看了?"

胡報國話的時候,臉上的表很是心,還在不斷打量著老農的神色,也幸虧所里的人都知道胡所長喜歡和那種菜的老頭聊天,否則一個個絕對會被胡所長那溫柔的語和表給驚倒.

"你媳婦挺好的,要是敢欺負他,老子打斷你的狗腿."

聽到胡報國的話後,原本笑眯眯的老農,忽然像是換了個人,語間居然變得和辦公室訓人的胡大所長有些相像了.

當然,按照正常邏輯來推斷,胡所長喜歡自稱老子的口頭禪,十有**就是從老農那里學去的.

見到師父繃起了臉,胡報國連忙賠起心,道:"師父,我哪兒敢呢,徒弟這不是孝順您嗎,您在這呆了半輩子了,就不想換換地方?"

"不想,老子在這有吃有喝還有熱鬧看,王八蛋才想換地方呢."老頭看了看胡報國,忽然勾了勾手指,道:"來,我有點事想給你,附耳過來……"

就在胡報國和他那不知道什麼關系的師父著話的時候,秦風禁閉室那厚厚的大門,也被從外面打開了.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