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囚籠(下)
在看守所內被關押了近三個月後,一輛警車停在了看守所外面,帶著手銬的秦風被送往省城少年勞教所,這樁震驚了鎮的血案,最終落下了帷幕.

雖然看上去人們的生活似乎並沒有什麼改變,但是原本遍地都是的武校,被關閉了一大半,這或許就是秦風學武傷人所帶來的後遺症吧.

----

在省城石市城郊,正是有名的太行山,太行山教下,有一座戒備森嚴的高牆大院,在高達五米的圍牆上,拉著一道道的電網.

這就是去年才落成的冀北省少年勞教所,由于財政緊張的原因,這座勞教所原本是省監獄改建的,除了里面的犯人都被押送到別的監獄之外,原先的獄警卻都保留了下來.

"秦風,十四歲,犯故意殺人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進去吧!"

在勞教所的值班室里,送秦風的干警和管教們完成了交接,在被拍了大頭照後,秦風領到了一身藍色的服裝,同時已經長了寸許長的頭發,又被刮成了禿瓢.

完成了入獄前一系列手續後,一個三十出頭的干警來到了秦風面前.

"秦風,我是你的中隊長李凡,以後你的改造和學習都由我負責,你還年輕,希望你能放下包袱認真改造,爭取早日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按照規定,李凡對秦風講了一遍勞教所的規矩,不過眼神卻是很好奇的在秦風身上打量著.

在八十年代的時候,曾經有個電影極一時,那就是少年犯,這部作品提出了"挽救孩子,造就人才"的觀點,提醒人們重視犯罪少年的心理變化和生活環境,增強人們的社會責任感.

隨著少年犯罪現象的增多,國家也加大了對少年犯改造的管理投入,李凡就是一位從事少年犯罪心理學的專家,在督促犯人改造的同時,他也在研究著這些孩子們的心理.

不過從秦風的眼中,李凡卻是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這個孩子表現的十分平靜,沒有一般少年犯進來後的惶恐害怕,也沒有那種狂躁不安的樣子,平靜的讓李凡心里居然有些發憷,他可是知道秦風犯下的案子的.

"隊長,我知道,我會認真改造的."看著面前穿著警服的李凡,秦風淡淡的點了點頭,從宣判書下達的那一天,他就沒准備老老實實的去服刑.

在進入這座由監獄改造成的勞教所大門時,秦風就在默默的觀察著,武警站崗的哨位,大門和獄室警戒線的距離,都被秦風收入到了眼底.

"好了,王,你帶秦風去監室吧,另外讓他認識他的室友."

李凡盯著秦風看了好一會,這才吩咐身邊的一個管教將秦風帶了下去,當秦風離開了他的視線後,李凡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李隊,看你對這子挺在意啊?"

李凡對面的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管教笑了起來,他叫周大龍,是李凡的副手.

最開始的時候,周大龍對一個三十來歲的毛頭伙當自己的領導很是抵觸,但一年多下來,周大龍卻是心服口服,在對少年犯的管教上,李凡的確很有一手.

李凡搖了搖了頭,道:"這個犯人有點特殊,好好觀察他一下."

秦風自然不知道刻意低調的自己,還是被人給盯上了,不過就是知道他也無所謂,反正只要一有機會,他一定要逃脫這個牢籠的.

"秦風,他是你們的組長,叫李天遠."

王姓管教打開監室的大門口,沖著一個健壯的年輕人招了招手,道:"來了個新人,李天遠,就交給你了,讓他好好背背監規,另外把作息和學習的時間給他一下."

"王管教,您就放心吧,來我這兒,是龍他也得盤著!"

那個看上去差不多有十六七歲的少年答應了一聲,屁顛屁顛的將管教送出了監室.

要國家對少年犯的管教工作,還真的是挺重視的,原本是通鋪的監房,也被改成了上下鋪,中間有張桌子,此時十來個半大子圍著桌子坐了一圈,正在背著監規.

只是當王姓管教離開後,那些一本正經的子們頓時一擁而上,將秦風給圍了起來,想想也是,能進入到這里的少年,有哪一個是好孩子?剛才的樣子只不過是裝出來的罷了.

"子,叫什麼名字?犯什麼事兒進來的?給爺念叨念叨……"

那個在管教面前恭恭敬敬的李天遠,此時卻是換了副表,不知道從哪里搞了根香煙叼在了嘴上,一個少年連忙給他點上了火.

另外還有兩個人,則是站到了監室的門口往外望著,他們這是望風的,只要有管教走過來,馬上就會提醒監室里面的人.

"子,老大問你話呢,沒聽到啊?"看到秦風似乎有些發傻,一個少年推搡了他一把,眼中露出了凶光.

少年勞教所沒有監獄的管理那麼嚴格,也很少有重體力的勞動改造,大多時間里,這些少年犯都是在上政治課和學習,日子可與是非常枯燥.

所以在這種況下,每進來一個新犯人,都會讓他們大喜過望,因為欺負新犯人,一向都是監獄或者勞教所的傳統,只要不死人或者致殘,就是管教們也很少去過問的.

"我叫秦風,是因為打架進來的."

被那少年推了一下,秦風往後退了兩步,臉上露出一副害怕的神色,開口道:"我以後再也不敢打架了,你們別打我啊."

"瞧你那點出息,打架算個屁啊,爺可是殺過人的!"

看到秦風的樣子,一群少年哈哈大笑了起來,在九三年這會,就是成年人的有組織犯罪都不多,更不要這些少年了.

大多數少年犯,都是因為家庭疏于管教,在社會上打架爭強好勝斗毆被抓進來的.

但是受到港台一些黑幫電影的影響,這些少年心里並不認為自己做的不對,就算進到管教所里,一個個也像好斗的公雞,每天總會發生那麼幾次打架事件.

就像李天遠,他在監室里組長的位置,雖然是監室眾人一致推選出來的,但在推選之前,他卻是用拳頭拉的選票,拳頭大就是硬道理,在這個地方也是顛補不破的真理.

"白長了這麼大的個子,一看就是個軟蛋."

李天遠鄙夷的看了一眼秦風,道:"去那邊蹲馬步,然後背監規,晚上爺要檢查,錯一個字就別吃飯了."

這些半大孩子雖然不懂得什麼叫做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但是他們整人的手段卻是不少,每個新進來的少年,都會被懲治一番.

"是,老大!"

秦風表現的很溫順,帶著妹妹流浪了四五年,他什麼樣的白眼沒有遭受過?如果事事反抗的話,怕是早就被人給打死掉了.

更為重要的是,秦風不願意暴露出自己會武術,俗話人怕出名豬怕壯,過多的展露自己,對秦風的逃跑大計沒有什麼好處.

秦風的表現讓李天遠等人感到很是無趣,秦風擺著馬步搖搖欲墜的樣子雖然很可笑,但居然一直站到了吃晚飯,讓李天遠也沒找到揍這子一頓的由頭.

晚飯倒是吃的還不錯,比看守所要好多了,兩菜一湯一葷一素還有一盤咸菜,饅頭管飽,只是那盆葷菜,被李天遠端在了自己的面前,只有幾個和他關系好的人可以吃到.

對于秦風而,就是啃咸菜吃饅頭,那也是很好的待遇了,對于李天遠幾個人不斷挑釁看著旁人的目光,秦風一直都在低著頭.

吃過晚飯後,少年們被集中到了一個大房間里,統一觀看新聞聯播,在這個房間里,集中了勞教所東區十二個監室,一百多個少年.

每個監室的少年都是坐在一起的,用的是那種塑料板凳,不過電視室的氣氛似乎並不是太好,一些少年都在相互瞪著眼睛.

"老大,那姓吳的又拿眼睛瞪你,咱們干他吧?"

經過一下午的相處,秦風知道話的這個人叫江平,是犯盜竊罪給抓進來的,這子很有眼色,擅長溜須拍馬,所以進來後一直跟著李天遠,沒有吃過什麼虧.

至于李天遠,在秦風眼里,只是個沒腦子的家伙罷了.

李天遠今年十六歲,是石市本地人,在六歲的時候父母就離異了,爹娘各自組建了家庭,誰都不願意要他這個拖油瓶,李天遠就一直跟著爺爺長大.

由于爺爺年齡大了,也管不了他,十一二歲的時候李天遠就輟學了,跟著一群比他大四五歲的社會青年厮混,在那種氛圍里,又怎麼能學得了好?

最開始的時候,李天遠還只是跟在那群孩子後面搖旗吶喊,逐漸膽子也變大起來,打架的時候也敢往前沖了.

在李天遠這個年齡,感覺橫著膀子走路,被別人害怕,是很威風的一件事,加上還能從一些學生身上敲詐些錢財,李天遠對這種日子十分滿意.

在李天遠十五歲的時候,由于身體強壯敢打敢拼,他已經成為那個團伙的老大了,而**,也在這個孩子心中開始膨脹起來.

PS:第一更,咳咳,大家投推薦票形成個習慣吧,新書很是需要這東西,謝謝朋友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