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囚籠(上)
"還有個女孩被扔在了火車上?"

聽到秦風的話後,宋局長馬上叫過一個民警,道:"去查一下那列火車的起始地點,馬上派人過去,把那個孩子找回來."

做了幾十年的老刑偵,宋局長自然知道,這審訊犯人也是要將策略的,有時候滿足犯人的一些條件,反而會使審訊工作進展的更加順利.

果然,在他下達了尋找女孩的命令後,秦風焦急的臉色變得緩和了下來,也沒有一進門時的那種敵意了.

"謝謝,謝謝爺爺!"秦風看了看被銬住的雙手,沖著面前的老人表達了謝意,那質樸的樣子,甚至讓宋局長對自己的推測都發生了懷疑.

宋局長也沒拐彎抹角,開門見山的道:"伙子,那些人……都是你殺的吧?"

聽到老人的話後,秦風心中一緊,不過還是臉色未變,坦然的道:"沒錯,是我殺的,他們闖到我家里來,要打我和帶走我的妹妹,我這是自衛!"

秦風雖然是個流浪兒,但並非是個法盲,平時除了習武和拾破爛之外,他最喜歡的就是看書,而秦風的那間破屋子里,最不缺的也是書.

從連環畫到文學典籍以及法律知識,秦風都曾經看過,他依稀記得,未滿十四歲的少年犯罪,是不需要承擔刑事責任的.

而秦風只不過剛剛過完十三歲生日,就算他把天給捅破了,警察也拿他沒有什麼辦法,所以之前秦風才會毫無顧忌的下了殺手.

"自衛?你知不知道還有個自衛過當的罪名?"

看著面前鎮定自若的少年,宋局長沒來由的一陣煩躁,他曾經見過無數罪惡滿盈的犯人,但從來沒見過像秦風這般,在手刃了五個人之後,竟然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和妹妹是流浪到這里的,而且我才13歲,也沒上過學,不懂你的什麼叫自衛過當……"

秦風搖了搖頭,從數年前家中遭遇變故之後,他對警察一直都沒什麼好感,要不然那日父母失蹤以後,為何還會有人守在自家門前,為何警察沒有去抓那些壞人?

這也是秦風帶著妹妹遠走他鄉的主要原因,他那會在心中就下意識的對警察產生了不信任,眼下面對一病房的警察,也是不願意多什麼.

"你才13歲?這……這怎麼可能?"宋局長倒是沒在乎秦風的態度,不過卻是被他的話給震驚了.

秦風的臉上雖然還帶著稚氣,但個子很高,加上有著少年人很少見的成熟,看上去足有十五六歲的樣子.

而且以秦風殺人的狠辣手法,就是一些江湖老手都辦不到,宋局長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秦風所的年齡.

"我五年前帶著妹妹來到這里的,鎮子上的人都知道."秦風也沒爭辯,這半年多在劉家吃喝,他的身體足足竄高了七八公分,看上去已經像個大人了.

宋局長聞皺起了眉頭,轉臉對著身後一個干警道:"吳,馬上去鎮子上調查."

雖然這件事起因不在秦風身上,但是他那一怒殺人的心性,卻是讓宋局長有些不寒而栗,如果有可能的話,宋局長是想把秦風送到少年管教所去勞動改造幾年.

要知道,像秦風這類無父無母又做出了驚天血案的流浪兒,如果不經過正確的引導,任其流落在社會上,恐怕以後還會對社會造成更大的危害.

只是按照國家刑法規定,不滿14周歲的人不需要負刑事責任,但是還有一條,那就是已滿14周歲不滿16周歲的人,如果犯有特別嚴重的罪行也要承擔刑事責任.

秦風連殺五人的行為,已經算是極為嚴重的罪行了,不過他要真的是13歲的話,宋局長也是拿他沒什麼辦法的.

"你講的況我們會查明的,你先好好養傷吧."

有些撓頭的宋局長結束了和秦風的對話,他還要急著回去向領導報告呢,畢竟在民風相對淳樸的九十年代初期,這種案子還是十分駭人聽聞的.

"你們要把我怎麼樣都行,但是要找到我妹妹!"

在宋局長走出病房的時候,秦風喊了一聲,秦葭雖然也是個鬼精靈,但今年才八歲,秦風最怕就是她流落在外面受到什麼傷害.

宋局長點了點頭,腳步卻是沒停,這個案子讓他的心十分沉重,誰都無法想到,這麼一樁血案居然是個孩子做下的.

---------

雖然之前下達了封鎖消息的命令,但紙總是包不住火,秦風殺掉孫家兄弟的事,沒幾天的功夫,就在鎮流傳了出去.

孫家也是鎮上的大戶,固然這兄弟倆不爭氣,但他們老頭子卻是與人為善,在鎮子上的人緣很好.

喪子之痛,而且一死還是兩個兒子,讓孫老頭聯合了一眾孫氏族人開始了上訪,要求嚴懲凶手,鎮上出了個殺人惡魔的消息也是不翼而飛.

這讓公安局的工作變得被動起來,因為經過他們的慎密排查,原本等在火車站的齊保玉,在火車站被封鎖後,由于行蹤詭秘舉止慌張,被當場抓獲.

由此郝老大等人的身份和作案動機也都暴露了出來,死去的幾人除了孫家兄弟之外,一個個均是有血案在身.

按照齊保玉提供的線索,兩地警方合作,將那個沿海城市的乞討集團連根拔起,算是為社會除去了一個毒瘤.

只是在對秦風的處置上,讓市局的領導們感覺很為難,關鍵點就在秦風的年齡上,因為秦風咬死了自己未滿十四歲,按照國家刑法,是不能判刑的.

不過孫氏族人的不斷上訪,也讓公安局的領導們傷透了腦筋,在數次市領導車被攔後,市里下達了從快從重處理這件案子的指示.

兩個多月後,法院對這件案子進行了宣判,在判決書中,他們將秦風的年齡定位在了十四歲.

由于秦風已滿十四歲未滿十六歲,因為案嚴重,但念起年幼而且有而原,給予從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考慮到把未成年犯和成年犯一起關押改造,不利于青少年的健康成長,在判決書下達之後,秦風將被送往省城唯一的少年管教所.

而在整個滄州地區,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整頓武校的活動,對武校學生的武風武德教育,提出了嚴格的要求.

-----------

在被送往管教所的前一天,劉子墨在父親的帶領下,再次來到了看守所,看著被剃了個禿頭的好友,他有些無以對.

"阿風,是我害了你,我不該把槍頭交給你的."劉子墨比秦風還要一歲,此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緒,放聲大哭了起來.

劉子墨得到秦風殺人的消息,還是在半個月之前,當時他馬上纏著父親回到了倉州,想為秦風開脫.

只是他們回來的晚了,秦風的案子已經是塵埃落定,而且由于槍頭的事,還差點將劉家牽扯進來,廢了好大的功夫才將此事擺平.

"子墨,找到我妹妹沒有?"

秦風看著劉子墨,頭上的傷口已經愈合了,反倒是在看守所呆著有吃有喝的,他的身體變得強壯了不少.

但是秦風眼中的陰霾,卻是讓人有些望而生畏,他並不在乎自己被判處了什麼樣的懲罰,而是一直在牽掛著那唯一的妹妹.

劉子墨不敢去看秦風的眼睛,低下了頭道:"對不起,阿風,我這段時間一直都在找葭,可……可就是找不到

大黃也沒能找到葭!"

"葭,你究竟在哪里?"秦風眼中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右手緊緊的攥了起來,連指甲掐進肉里都沒感覺到疼痛.

對于這個消息,秦風已經有些心理准備了,因為就在昨天,那個宋局長來見過他,告知曾經發動了兩個城市的干警,但就是沒有找到秦葭.

按照宋局長的話,秦葭或許在那列火車中途下了車,很有可能被什麼人家給領養了也不准,這也是秦風一直用來安慰自己的話.

童年的艱辛,讓秦風和妹妹都有著異于常人的成熟,秦風相信,妹妹一定會沒事的,而他們兩兄妹,也一定有相見的時候.

看到兒子傷心的樣子,跟著一起前來的劉子墨的父親開口道:"秦風,你放心,我會一直讓人去尋找秦葭的,你安心服刑,有什麼事就給劉叔叔."

劉子墨的父親和大哥一同掌管家族生意,錢是不缺的,僅是這段時間,他就在那列火車的沿途城市打滿了尋人廣告.

"謝謝劉叔叔,我一定早日出來."

聽到劉父的話後,秦風恢複了平靜,只是這種平靜,卻是讓劉子墨的父親感覺有些心悸,誰也不知道平靜背後是否有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從就經曆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變故,秦風要遠比一般的孩子來得成熟,他早就學會如何隱藏自己的緒,從判決書下達的那一天,秦風就已經打好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