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案
"別,別開走,葭,你跳下來啊!"

迷迷糊糊之中,秦風好像聽到了妹妹的喊聲,不過當他吃力的睜開眼睛後,眼前卻是血一片,耳邊傳來了火車遠去的聲音.

掙紮著站起了身體,隨之又跌倒在了地上,張軍龍那兩棍子打的著實不輕,要不是一口氣強撐著,秦風早就暈迷了過去.

"嗚嗚……"

正徒勞的嘗試爬起來的秦風,忽然感到臉上傳來一陣涼意,卻是剛才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大黃也醒轉了過來,搖晃著身體正舔著秦風頭上的傷口.

"大黃,去……去找葭,她……她在那列火車上!"

秦風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用盡身上最後的力氣指向火車開走的方向,大黃似乎聽懂了他的話,轉身搖搖晃晃的沿著鐵軌追了下去.

見到了大黃的舉動,秦風心中一松,頓時感覺眼前天昏地轉起來,面前一黑,就此失去了知覺.

三個時之後,在這處平時極少有人來的鐵路屋前,已經是站滿了人,有穿著警服的警察,還有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足足有二十多個.

只是人雖然不少,但現場卻靜的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場景震驚住了,就是其中那個已經有三十多年警齡的老刑偵,嘴角也在不斷抽搐著.

"嘔……"

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法醫終于忍不住嘔吐了出來,即使戴著厚厚的口罩,但那鐵軌上被碾成肉泥的身軀所散發出來的氣味,還是讓她連昨夜尚沒來得及消化的食物盡數吐在了地上.

女法醫的嘔吐帶來了連鎖反應,就是那些平時自詡硬漢的刑偵隊員們,也是一個個跑到遠處吐了起來,等回到現場的時候,一個個均是臉色煞白.

"凶殘,太凶殘了,這……這簡直是滅絕人性啊?"

一個長著國字臉的中年人嘴角還殘留著嘔吐物,他中午吃的那大半個豬肘子,算是白吃了,肚子里還時不時往外犯著酸水.

"李,你把況給宋局長一下吧!"

中年人叫做趙志建,是這片轄區的分局局長,而那位頭發已經花白了的老頭,則是市局主管刑偵業務的宋副局長.

倉州雖然民風彪悍,但人也是非常質樸的,平時最常見的案子也不過就是打架斗毆致死的,像眼前這種死亡五人的大案,從解放後到現在都是屈指可數的.

出了這麼大的案子,除了公安局領導親臨現場之外,市里領導也給予了很大的重視.

不過剛才過來的那位副市長,顯然沒有經受過血與火的考驗,在看到現場之後馬上吐的頭昏眼花,跟隨著拉著一個還有口氣的嫌犯救護車,一起送到了醫院.

"是,局長,我也是接到報案才過來的."

一個穿著警服大約三十四五歲的男人走了過來,臉上的表顯得有些緊張.


他是鎮派出所的副所長,也是除了那個牧羊人之外,第一個來到現場的,當時所受到的驚嚇,直到現在都沒回過神來.

原來,在血案發生之後,一個經常到這附近放羊的羊倌,最先看到了這血腥的場景,嚇得他連滾帶爬到鎮的派出所報了案.

當時派出所一共過來了四個人,帶隊的就是這位李副所長,他也算經驗豐富,在一陣嘔吐之後,馬上保護好了現場,並且立刻向上級部門做了報告.

"宋局長,在屋里發現了這個……"

正在李副所長進行著彙報的時候,一個帶著手套的法醫拿過來一個透明塑料袋,里面放了一條手帕.

"局長,這個手帕上含有高濃度的乙醚,在一個死者身上發了裝有乙醚的瓶子,應該是他帶來的."法醫將初步勘察現場的結果了一下.

宋局長點了點頭,看向了李副所長,開口問道:"李所長,死者的和那個傷者的身份搞清楚了沒有?"

"報告局長,死者里面有兩個人我都認識,另外傷者我也認識."

李副所長苦笑了一聲,道:"屋外死的那個,還有屋里面咽喉被割斷的,這兩人都姓孫,是鎮子上的居民,是一對親兄弟,至于昏迷的那個孩子,是五年前流浪到這里來的,他還有一個妹妹……"

鎮上的人口並不是很多,尤其是孫家兄弟這樣被判過刑的浪蕩子,更是在派出所里掛了號的,是派出所的重點教育分子.

而對秦風兄妹,李副所長也不陌生,因為秦風前幾個月還找他去打聽如何幫自己和妹妹在這里掛個戶口,在李副所長的印象里,這是個很穩重的孩子.

聽到李副所長的話後,宋局長沉思了一會,搖了搖頭道:"案基本上清楚了,死亡的這幾個人,應該是懷著某種目的來到這里的,誰知道目的沒達成,反而被那孩子殺了個干乾淨淨,這事兒……"

在進入到九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各地拐賣婦女兒童的案件陡然變得多了起來,通過現場發現的含有乙醚的手帕和李副所長的彙報,經驗豐富的宋局長已經可以給案子定性了.

只是宋局長怎麼都無法想象,這麼凶殘的場面,居然是那個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孩子干下來的,這要有多麼大的仇恨才能下如此殺手啊?

正在分析案的時候,一人快步走到宋局長面前,在他耳邊聲道:"局長,醫院那邊有消息了,那個孩子已經醒了."

"趙,咱們先去醫院吧,讓人調查下另外幾個人的身份."

向停在鐵軌旁的警車走到一半的時候,宋局長停住了腳步,吩咐道:"這個案子可能牽扯到未成年人,暫時不要擴大,不要在鎮子里造成很壞的影響."

就在前不久,那位老人剛剛南巡完畢,發表了一系列發展經濟的重要講話,宋局長可不敢讓這一類的惡性案件破壞了市里的大好局面.

--------

"我……我這是在哪里啊?葭,葭呢?"

秦風只感覺自己做了一個長長的噩夢,在夢中他見到了父母,還見到一些長得凶神惡煞般的人,只是沒等這個夢做完,他就清醒了過來.

看著眼前的一片白色和那弄弄消毒水的味道,秦風知道自己應該是被送到了醫院,在他醒來的第一時間,就喊起了秦葭的名字.


"伙子,不要亂動,你這傷可不輕,不定就會留下腦震蕩的後遺症."

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大夫按住了秦風的身子,他是這個醫院最有名的的腦外科專家,秦風一系列的診斷都是由他做出的.

不過這位大夫並沒有去案發現場,並不知道秦風做下了什麼事,否則在給他治療的時候,怕是手也會發抖吧?

"妹妹,我妹妹呢?"

秦風對于自己的傷勢根本就不在乎,此刻在他心里,只有妹妹,因為父親當年將他藏到衣櫃里的時候,曾經對他過,要照顧好妹妹.

"你叫什麼名字?鐵路邊的案子是你做下來的吧?"

就在秦風想抓住醫生時候才發現,自己的雙手卻是被拷在了病床兩邊,在醫生身後,還站著兩位穿著警服的公安.

"我妹妹呢?那人把我妹妹怎麼樣了?"

秦風沒有回答公安的詢問,而是一個勁的在追問妹妹的下落,他在最後那一刹那意識已經完全模糊了,並不知道自己投擲出去的槍頭刺中了郝老大,導致下跌下火車身亡.

"你妹妹是誰,先回答我們的問題,再來你妹妹的事,你知道你犯下多大的案子嗎?"

病房里的兩個警察都很年輕,加入警隊不過兩年出頭,遇上這麼大的案子,要是在他們手中有了突破,那絕對能給自己的警隊生涯增光添彩的.

"我不知道,我只想知道,我妹妹在哪里?"

對于警察的問題,秦風聽若未聞,他迫切的想知道妹妹的下落,緒也變得有些激動起來,雙手拉扯的病床"嘎嘎"作響.

"你想干什麼?"

病床前的兩個警察被嚇了一跳,他們此刻才想到,這個看似瘦弱的大男孩可不是個善茬,那屋子里血腥的場景,讓他們現在想起來還有中嘔吐的沖動.

"你們想干什麼?對付一個孩子,用得著拔槍嗎?"

就在此時,病房大門被從外面推開了,滿頭白發的宋局長走了進來,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兩個警員,擺了擺手,"行了,你們先出去吧."

趕走了兩人之後,宋局長看向秦風,輕聲道:"伙子,我也想幫你找到妹妹,可是……你要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妹妹去到什麼地方了?"

其實宋局長到了有一會了,病房里發生的事他都看到了,他能看得出來,這個男孩對自己的妹妹很在乎,而案子的突破口,應該就在那個失蹤的女孩身上.

"葭被那人帶上了火車,對,就是火車,每天下午,那列火車都會經過我們家的!"

宋局長柔聲細語的話,讓秦風的緒慢慢穩定了下來.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