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驚變(下)
"伙子,你是誰啊?"

雖然郝老大有些懷疑出現的這個人就是秦風,不過一來孫老二沒有回來,二來秦風應該只是十二三歲,個頭也不應該這麼高,所以郝老大這才出問道.

"你們是誰?我是秦風的朋友劉子墨,過來找他的."

右手背在了身後,緊緊攥著那把槍頭,秦風很努力的讓自己的呼吸變得平穩,因為他看到,自己的妹妹躺在床上,但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體表上的傷害.

"不對,他就是秦風,他就是秦風那子!"

就在秦風准備走進屋子,趁著郝老大幾人不注意先解決掉一兩個人的時候,靠在屋子一角的孫老大,卻是看清楚了秦風的樣貌,大聲喊叫了起來.

"什麼?他就是秦風?"

坐在椅子上的郝老大猛地站起身來,他的心思遠比其他人都要慎密的多,這孫老二剛剛才出去,如果見到秦風,不可能沒有任何反應的,那就只有一個解釋,孫老二遭遇什麼不測了.

"你們這些壞人,都給我死吧!"

秦風的反應也不慢,就在郝老大剛站起身的時候,他突然竄入到了屋子里,右手往前一探,鋒利的槍頭無聲無息的就插入到了六子的胸口之中.

之前已經干掉一個孫老二了,秦風知道這件事無法善了,他現在只有一個心思,就是將所有的人都給殺光,然後帶著妹妹亡命天涯.

偷師五載,秦風對人身要害自然是熟悉無比,這一下出手毫不留,直接就刺穿了六子的心髒,握著槍頭的右手竟然沒有絲毫的顫抖.

"你……你敢殺我?"

就算六子聽到了孫老大的話,也完全沒有想到,像秦風這麼一個孩子,居然敢用東西捅自己,看著胸口激射而出的鮮血,他的眼中還滿是不可置信的神.

只是六子再也無法聽到答案了,這句話剛問出口,他的意識就陷入到了黑暗之中,整個人隨之癱倒在了地上.

而秦風此時已經竄到了孫老大面前,一道寒光閃過,孫老大的喉嚨處就被捅開一道口子.

順著那口子一拉扯,郝老大的脖子被鋒利的槍刃割開了大半,血管中摻雜著空氣的鮮血,頓時狂湧而出,噴的秦風一頭一臉都是血跡.

孫老大怎麼都不會想到,一時的貪婪,竟然會葬送自己和弟弟兩條人命.

不過就算他此時產生悔意也于是無補了,雙手捂著脖子倒在地上的身體不斷抽搐著,鮮血瞬間染了地面.

"媽……媽的,這……這還是人嗎?"

饒是郝老大作惡多端,手下也有好幾條人命,但見到這血腥的一幕,整個人也是愣住了,這孩子殺起人來猶如殺雞一般,簡直就像是失去了人性.

俗話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秦風兩槍捅死兩個人,就是郝老大也感覺腿腳發軟,剛剛站起的身子,差一點就坐回到了椅子上.

"舅舅,你先出去,我來對付他."

就在秦風對著郝老大沖過來的時候,張軍龍卻是反應了過來,伸手抬起屋里那張唯一的桌子,對著秦風劈頭蓋臉的就砸了過去.

連殺兩人的秦風眼中滿是血絲,不過頭腦還保持著冷靜,身體一側,讓過了砸來的桌子.

"啊,軍龍,干掉他!"

桌子砸在地面上的聲音讓郝老大如夢方醒,正要沖出屋子的時候,眼睛卻是看到了床上的女孩,心中一動,伸手將女孩抱了起來.

"放下她!"

看見對方抱起了妹妹,秦風大急,連忙將身體橫在了門口,想攔住要出屋的郝老大,卻是突然感到頭部一疼,腦子嗡嗡作響起來.

"臭子,你不是挺厲害的嗎?"

站在秦風身後的張軍龍臉上露出了獰笑,他在扔出桌子後,發現靠著牆的地方立著一根頂門棍,趁著秦風轉身的時候,卻是一棍子打在了秦風的頭上.

"妹妹?"

使勁晃了下腦袋,秦風發現自己眼前的景象變成了一片血的顏色,依稀能看到妹妹已經被那個中年人抱出了屋子,他根本就沒去管身後的張軍龍,抬腳就要去追抱走妹妹的人.

"還想跑?"

張軍龍怪叫了一聲,又是一棍子對著秦風的腦袋砸去,這一棍他傾注了全身的力氣,要是砸實在了,一准能要了秦風的命.

到底是練了五年多的武把式,就在腦後傳來風聲的時候,秦風渾身的汗毛都炸了起來,下意識的將頭一縮,身體半側了過去.

但秦風還是沒能避過這一棍,只聽"咔嚓"一聲響,秦風的左臂軟噠噠的垂了下去.

肩膀處傳來的劇烈疼痛,反而讓頭部遭到重擊變得意識有些模糊的秦風,驟然間清醒了過來,沒等張軍龍再抬起棍子,秦風口中已然發出一聲怒吼,瘦弱的身體猛地向後靠去.

這一靠,用的正是八極拳中的貼山靠,只是秦風終究還沒成年,這一記貼山靠並沒有劉老二撞倒圍牆的威力,只是震得張軍龍後退了幾步,胸口一陣氣悶.

但就是這幾步,卻是讓秦風轉過了身子,透過被鮮血遮掩著的雙眼,看到了張軍龍的位置,右手一劃,一道寒光閃過,槍頭准確的割斷了張軍龍的咽喉.

"媽的,六子,**你親媽!"

這一切只不過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為了防止秦風從背後偷襲他,一直是倒退著出了屋子的郝老大,將這一幕完完整整的看在了眼中,一股寒氣從心頭升起,嘴上更是破口大罵.

要不是六子出的什麼餿主意,自己這會早就坐上回去的火車了,哪里會遇到這麼個殺神?此時的郝老大,簡直恨不得在六子的尸身上再踹個幾腳.

現在郝老大心里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遠遠的逃離這個地獄般的地方,什麼親外甥,現在都已經顧不上了,郝老大做夢也沒曾想過,自己居然會被個半大孩子給嚇破了膽.

"咣當……咣當……"

停靠了大概十多分鍾的那列火車忽然緩緩的開動了起來,最後面的三個平板車廂,緩緩從門前開過.

郝老大眼睛一亮,連忙將懷里的女孩扔了上去.

死了那麼多人,這絕對會是個震驚全國的大案,郝老大知道,自己要是坐客運火車走,肯定逃不過警方布下的天羅地網,以他犯下的案子,那絕對是個槍斃的下場.

但是跟著這貨運火車去到下一個城市,自己逃脫的機會就會大大增加,至于這個女孩,只是郝老大在見識了秦風的凶殘後,下意識的將其帶在身邊的.

"站……站住!"

此刻的秦風,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剛才的那一靠和一刺,幾乎耗盡了他全身的氣力,硬撐著追出了屋子,炙熱的陽光迎面照在臉上,讓秦風一個踉蹌摔倒在了地上.

"嗯?他……他是真的不行了,還是裝的?"

見到秦風摔倒在地,並且是一頭一臉的鮮血,正准備往火車上爬的郝老大猶豫了一下,不過也就是猶豫了那麼一瞬間,郝老大又抓住了緩緩開動的火車.

有些人可能不明白了,郝老大怎麼著也是手上見過血的人,怎麼會這麼不堪呢,其實他的這種反應也是很正常的.

人類是有智慧的生物,在遇到一些對神級刺激極大的事時,大腦會做出一系列的反應,當那種刺激超過了個人的承受底線的時候,人就會崩潰.

此時的郝老大就是如此,秦風的凶殘,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孫老大那脖子被割開一半鮮血狂湧的景象,早已讓他崩潰掉了.

"別……別跑,還……還我妹妹!"

倒在地上的秦風抬起了頭,看著逐漸將要遠去的火車,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右手用力一甩,槍頭脫手而出.

雖然秦風由于失血過多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但是准備卻是不錯,靠著槍頭的鋒利,居然紮中了郝老大的肩膀.

感受到肩後傳來的劇痛,郝老大嚇得是魂飛魄散,他還以為秦風追來上來,撐著平板的雙手一軟,卻是從火車上摔了下來.

"沒有追上來啊."

在摔倒的一瞬間,郝老大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躺在門前的秦風,頓時松了一口氣,只是還還沒等他這口氣完全吐出的時候,瞳孔猛的放大了.

"不……不要啊!"

郝老大口中發出一聲淒慘之極的呼叫,但叫聲剛出口就戛然而止,被那轟隆隆的火車行進聲完全淹沒掉了.

原來,郝老大沒有注意,他摔下來的位置,正好是兩節車廂接軌的地方,沒等他起身,那車軌就從他身上碾了過去.

當最後兩節節平板車廂駛過後,路軌上的景象讓人慘不忍睹,郝老大的兩條大腿和身體已經完全分家,一雙死不瞑目的快要瞪出眼眶的眼睛,茫然的望著天空.

"我這是在哪?哥……哥哥?"

平板火車上的秦葭,這時忽然醒了過來,迷藥帶來的後遺症讓她的神智還不是很清楚,揉了揉眼睛站起身後,秦葭發現了十多米外倒在地上的哥哥.

不過就在此時,火車忽然一個加速,原本就沒站穩身子的秦葭,一頭栽倒在了甲板上,頓時又暈迷了過去.

--

PS:第二更,感謝龍盟的厚愛,作品能得到大家的肯定,真的很高興,再次謝謝朋友們,恩,每天的推薦票別忘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