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驚變(中)
"遲老板,你看我大哥受了這麼重的傷,你是不是多少再補償點啊."

孫家兄弟又不是郝老大的手下,看到郝老大繃緊了臉,心中也是不怎麼痛快,事前誰也想不到那子竟然養了這麼一條惡狗啊?

"孫老二,是你沒查清楚況,還有臉問遲老板要錢?"

一旁疼的直抽抽的六子聞大怒,他也算是老江湖了,平時拐帶孩子也不是沒遇到過狗,但卻是第一次吃這麼大的虧,雖然這事兒也怪不得孫家兄弟,不過六子心中還是不爽.

"哎,我六子,你這麼話就不對了,我問遲老板要錢,又沒問你要."

孫老二也是賴皮性子,他哥倆是本地人,雖不受鎮子上的人喜歡,但本家遠近的堂兄弟也有十多個,招呼一聲根本就不怕對方耍橫的.

"行了,都別吵了……"

郝老大陰沉著臉制止了二人的爭執,開口道:"孫兄弟,回頭我再拿五百塊錢給你,算是給孫大哥的醫療費了."

行走江湖,固然要有武力震懾,但也是需要朋友的,就像當年"神槍"李書文仇家遍地,但也有不少可以肝膽相照的好友.

所以在別人的地頭上,郝老大還真不敢和孫氏兄弟翻臉,否則別帶走這倆孩子了,怕是他們連這鎮子都出不去.

"這還差不多……"

孫老二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不過當他看到腳邊那條大黃狗後,忍不住一腳踢了上去,"媽的,果然是咬人的狗不叫,老子晚上就剝了你的皮燉了你的肉,看你還咬不咬人?"

"嗚嗚……"地上的大黃勉強睜開了眼睛,不過隨之就沉沉睡了過去.

大黃很悍勇不假,但就在它接連咬傷了孫老大和六子之後,卻是被張軍龍一針管紮在了腰上,整整一管子的麻醉劑打進去,別一條狗了,就是一個人也撐不住.

"終日里打

到頭來被雁啄了眼睛!"

六子也是狠狠的踢了一腳大黃,往日他要是知道有狗,一般都會准備個肉包子,里面放上老鼠藥,直接就給毒死了,哪里會挨上這麼一口?

"少幾句吧."

郝老大給六子使了個眼色,看向孫老二道:"還有個大點的孩子呢?他什麼時候回來?我的車是下午四點的,這會可已經一點多了啊."

事出了點差錯,但是郝老大對孫家兄弟提供的貨色還是很滿意的.

床上的這個丫頭雖然有些營養不良的樣子,但從臉型上能看出,長大後絕對是個美人胚子,所以剛才郝老大只是給她喂了迷藥,卻是制止了張軍龍往她嘴里灌啞藥.

"遲老板,那子最近好像在收破爛,這個幾點回來……我也不准啊."

聽到郝老大的話後,孫老二皺起了眉頭,他平時哪里會將倆拾破爛的孩放在眼里,自然也不知道秦風兄妹的生活規律了.

對方之前答應的那另外一千塊錢還沒到手,加上後面的五百,孫老二也這筆錢飛了,想了想之後,開口道:"要不這樣吧,我去鎮子上找找,反正那子整日里都在鎮子上轉悠."


"好,就這麼辦!"

郝老大點了點頭,道:"那子應該認識你,你就他妹妹得了病,讓他趕緊回來吧."

"得嘞,那子一准跑不掉,回頭我再買點消炎藥回來……"

孫老二看了一眼大哥,摸起剛沖洗傷口剩下的酒瓶,往嘴里灌了口酒,起身就出了屋子,張軍龍跟在他身後也走了出來,往屋子前後查看了一番.

秦風兄妹住的這屋子,正面對著鐵軌,後面也是一片空地,除了一個樹林外,視野十分開闊,倒是不虞被人悄悄靠近.

"咣當……咣當……"

就在孫老二剛剛走出屋子,遠處傳來了一陣汽笛聲,一列火車駛了過來,這應該是一列運煤的火車,有二十多節車廂,速度開的非常慢.

"孫兄弟,軍龍,你們倆快點進來!"

讓郝老大緊張的是,這列火車開過屋子五十多米後,忽然停了下來,車頭上跳下來個人,像是在檢查著什麼.

"孫兄弟,這是怎麼回事啊?"郝老大壓低了聲音,俗話身不正則心有虛,干著傷天害理的事,自然怕被人發現.

"遲老板,沒事,這是往電廠送煤的車,每天這時候空車都會回去的.

孫老二滿不在乎的往車頭看了一眼,道:"那人下來是加水的,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走,司機不會過來的."

孫家兄弟原本就是鐵路上的職工,對鐵路上的相關工作自然熟悉的很,孫老二知道,要不是供應著整個倉州地區電力的電廠需要,這一段鐵軌早就被拆除掉了.

"哦,那就好,孫兄弟,早點把那子找回來吧."

聽到孫老二的解釋,郝老大這才放下心來,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他這會老是感覺有些不對勁,所以想快點解決了那男孩,趕緊離開這里.

"放心吧,不過就是個毛孩子罷了,還能翻天?"

孫老二笑著笑,口子哼著曲,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門,心里卻是在想晚上是買點二鍋頭還是瀘州老窖,和大哥慶祝一下.

"哎呦,媽的,什麼東西啊?"

走出屋子二十多米後,孫老二忽然腳下一個打絆,整個身體往前撲倒在了地上,正當他想回頭看時,猛的感覺腰眼子一沉,像是被什麼重物壓在了身上.

"孫老二,想死就別喊!"秦風壓坐在了孫老二的身上,一只手死死的勒住了他的脖子,就是孫老二想話也是開不了聲.

"告訴我,你們來我家干什麼的?我妹妹怎麼了?"

鎮上有名的浪蕩二流子,秦風自然認識,但是他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是來干什麼的,卻是想從孫老二口中得到答案.

"嗯嗯……"孫老二拼命點著頭,他聽出來話的是秦風了,只是不知道這子哪來的那麼大力氣,自個兒居然一點都反抗不得.


不過孫老二打定了主意,只要他一松開手,自己馬上就把屋里的人給喊出來,這麼一個屁孩,想必不是那麼多人的對手.

"救命……"

見到孫老二老實了,秦風稍稍松了下胳膊,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胳膊剛一松開,孫老二就扯著嗓子要喊起來.

"媽的,該死啊!"

這一聲喊,嚇得秦風有點不知所措,不過就在此時,那列火車忽然拉響了一聲汽笛,將孫老二的救命聲遮掩了下去.

而孫老二再也沒有機會喊第二聲了,因為他忽然感到後心一涼,整個人的意識就變得模糊了起來,在他人生最後的時刻里,只聞到了鼻端那淡淡的青草味道.

"我……我殺了人?"

當秦風將那槍頭隔著厚厚的棉襖插入到孫老二後心,又將其拔出來後,一股急湧而出的鮮血噴了他滿臉都是,秦風呆呆的坐在了孫老二身邊,大腦中一片空白.

雖然曾經無數次臆想著要干掉傷害父母的那些壞人,但秦風畢竟還是個孩子,他這輩子做過的最凶殘的事,也不過就是將欺負妹妹的那些男孩鼻子打出血,哪里經過這種場面?

"想要欺負我們的人,都要死!"

一滴鮮血流淌進秦風的嘴里,那股子咸咸的略帶腥臭的味道,讓他清醒了過來,原本迷惘的眼睛忽然堅定了起來,並且露出了一絲瘋狂.

從父母被毆打莫名失蹤之後,妹妹秦葭就成了秦風唯一的逆鱗,別人可以輕辱他,但絕對不可以傷害自己的妹妹,來到鎮後打過的幾次架,都是因為妹妹受了欺負.

屋中傳來的鮮血味道,讓秦風下意識的認為妹妹受到了傷害,這讓他心中的彷徨和害怕都變成了憤怒,這其中還摻雜著一絲剛殺過人後的興奮.

人在受到刺激之後,一般分為兩種表現,一種是沉默害怕萎靡不振,一種卻是精神亢奮緒激動,無疑……秦風正是屬于後者.

伸手在臉上抹了一把,秦風站起身來,右手緊緊握著那沒有沾染絲毫鮮血的槍頭,緩慢但卻堅定的往自己的"家"走去.

在殺掉了孫老二之後,秦風發現,殺死個人好像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手中鋒利無比的槍頭也給了他信心,秦風並沒有再掩飾自己的身形.

"孫兄弟,你怎麼還沒走啊?"

當秦風來到沒有關門的屋子前面後,遮擋住了正午射向屋內的陽光,郝老大見到門口出現了個人,下意識的就認為是孫老二.

"不對,你是誰?"

不過郝老大很快就發現自己看錯了,站住門口的那個人雖然也有一米七左右高,但身材卻是異常的消瘦,由于秦風背向陽光,所以一時間屋里的人也沒能看清他的面目.

"媽的,怎麼這麼多人啊?"

雖然父母失蹤後,秦風在社會上厮混了四五年,但他極少罵人,不過今兒卻是粗口連連,臉上也變了顏色.

因為秦風發現,屋子里的人並不是他所想象的只有孫老二和剛才出去的那個人,里面一共有四個面色不善的男人正在惡狠狠的瞪著自己.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