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改變
"吃住在你家里?"

秦風聞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才搖了搖頭,道:"子墨,就算這東西很值錢,也是我送給你的禮物,這錢……我不能要!"

"秦風,我你子也太固執了,別你現在沒有能力送我這麼貴重的禮物,就算是有,我收著也不會心安啊,你別那麼執拗了,這錢你必須收!"

聽到秦風的話後,劉子墨有些哭笑不得,這哥們哪都好,就是自尊心有些太強了,強的近乎有些敏感了.

"你的也是,好吧,這錢我收下,不過我只要一半,這一半你幫我還給劉爺爺."

秦風想了一下,將那錢分出了一半,遞向劉子墨道:"在你們家吃飯沒有問題,但是我和妹妹不會住在那里,另外,我要劉爺爺教我怎麼才能分辨古董,這些錢就算是學費了."

秦風和周圍那些孩子們的關系並不是很好,他不想帶著妹妹看別人的白眼,所以也不願意住在劉家.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每當看到別人父母訓斥或者疼愛自己孩子的時候,秦風內心總是有一種不出的傷痛.

至于學習如何分辨古董,秦風則是存了一點心思,因為那個破玻璃瓶能值這麼多錢,著實讓他震驚不已,他可不想因為自己不懂,日後再和什麼寶貝擦肩而過.

"你子真是個怪胎,學那些東西干什麼啊?"

劉子墨瞪著秦風看了半天,搖了搖頭道:"我可做不了主,錢你拿著,明兒個自己和爺爺去吧."

雖然名字起的文雅,不過劉子墨卻是喜武厭文,一身功夫比秦風還要更甚一籌,這也是劉老爺子一直將他帶在身邊的原因,就是想將衣缽傳于他的.

"行,明天我自己和劉爺爺."

秦風點了點頭,看了眼天色,道:"我該回去了,改天我帶你捉蛐蛐去,老李那片辣椒地里出現了個大將軍,不過被它跑了."

"好,你可別忘了啊."聽到秦風這番話,劉子墨頓時眉開眼笑,要不是秦風急著回家照顧妹妹,怕是現在就要拉他去逮蛐蛐了.

告別劉子墨後,秦風穿過一片亂墳崗,這才回到位于鐵道邊上的"家"中,原本趴在門外的大黃悄無聲息的沖著秦風搖了搖尾巴.

俗話咬人的狗不叫,從被秦風兄妹養大的大黃,雖然只是個土狗,但卻凶悍異常,就連鎮子上的那武校看門的大狼狗,見了它都夾著尾巴躲著走.

前幾天有個在動亂期間被整瘋了的人莫名其妙的闖到了這里,要不是秦風回來的早制止了大黃,怕是那人咽喉都要被大黃給咬斷掉.

親昵的揉了揉大黃脖子上的毛發,秦風輕輕推開了屋門,桌子上那根蠟燭已經快要燃盡了,細細的火苗似乎隨時都會熄滅.

幫妹妹守好了被她蹬掉的薄被,秦風和衣睡了下去,從五年前家中發生那場變故之後,他就再也沒脫去衣服睡過覺了.

--------

"秦葭,你要是再不聽話,哥哥就不要你了!"

站在鐵路學的門口,秦風皺著眉頭,今天他和妹妹穿的雖然還都是舊衣服,但卻十分整潔,就算經常見到他們的人,第一眼怕也認不出這就是秦風兄妹.

不過丫頭的倔強,還是超出了秦風的預料.

就在剛才他帶妹妹進學校報名的時候,早已修完學四五年級課程的秦葭,竟然在老師面前裝瘋賣傻,連那入學最簡單的考試都沒有通過.

"壞哥哥,你不要葭葭了,沒人疼葭葭了!"

聽到秦風的話後,丫頭嘴巴一咧,頓時就哭了起來,"葭葭不要上學,葭葭要和哥哥在一起,永遠都哥哥在一起!"

對于秦葭而,這個世界給她的記憶並不是多美好的,除了哥哥之外,她受到了許多嘲笑和白眼,雖然並不仇視那些人,但秦葭還是無法服自己與他們一起學習和生活.

"行了,葭葭不哭,是哥哥不對,唉,算了,不上學就不上學吧."

看著哭的一抽一抽的妹妹,秦風的心像是被一雙大手狠狠的揪了一把,長兄如父這句話用在他身上再合適不過了,每次只要丫頭這麼一哭,秦風總是會妥協的.

不過秦風心中還是有幾分惱怒,因為昨天拿了劉子墨給的錢後,他已經准備在鎮子上去辦自己和妹妹的戶口,只需要花八十塊錢就夠了.

辦了戶口,妹妹再入了學,秦風也打算去學門手藝賺錢,如此一來,他們日後也不會被鎮子上的人另眼相看了,只不過妹妹卻是不能了解自己的苦心.

"哥哥話算數?"秦葭捂著臉的手指露出了一條縫隙.

"算數,別哭了,哥哥帶你去子墨哥哥家玩,你要聽話啊."秦風無奈的苦笑了起來,就算知道妹妹是裝的,他也狠不下心去管教自己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葭葭最聽話了."聽到哥哥的話,秦葭放下了捂住臉的手,一雙眼睛笑得像個月牙似地,眼中露出了那絲狡黠卻是讓秦風生不出任何懲罰的心思.

"算了,不願意上就不上了,等我學了古董的知識賺了錢,也沒人敢再看不起我們了."

搖了搖頭,秦風牽著妹妹的手往劉家走去.

鼻煙壺的事讓秦風大受啟發,他決定暫緩辦理戶口的事兒,用那些錢做本錢,改拾破爛為收破爛,就算一個月只能收到一件值錢的東西,那也遠比拾破爛有錢途的.

劉老爺子發了話,又有劉子墨的關照,那些看秦風不太順眼的幾個半大子倒是也沒找麻煩,帶著妹妹吃過中飯後,秦風就被劉老爺子叫進了後堂.

"家伙,你真的想學古玩鑒賞的知識?"

對秦風,劉運焦還是有很大好感的,只不過他看不清這孩子的命理,加上秦風身上戾氣沖天又是短命夭折之相,這使得他下意識的不想與其牽扯太深.

"劉爺爺,是的,這一百塊錢,是我的學費!"

秦風認真的點了點頭,將十張十元的鈔票放到了劉老爺子的面前,他是個十分敏感的人,心中隱約能感覺到老爺子的心思.

"錢就算了,給你兩百塊本來就有點少,不用給我了."

劉老爺子擺了擺手,他在台島有很大一筆產業,由三兒子在打理,雖然稱不上大富豪,但也算是有錢人,對這點錢根本就不在乎.

"你子倒是聰明,懂得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的道理,俗話亂世黃金盛世古董,這天下太平了,古玩市場也要起來了."

看著秦風,老爺子眼中滿是贊許的神色,接著道:"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在我這里,你只能看,卻是不能問,你能做到嗎?"

這只看不問的要求,明劉老爺子也是動了心思,若是秦風能躲過去命中這一劫,他就將其收入門下,要是躲不過去,那卻是萬事休提了.

秦風點了點頭,道:"能,劉爺爺,您放心吧,秦風絕對不會給您招惹麻煩的."

"好,我今兒給你這個鼻煙壺,這可是好東西啊,當年我也有一個宮廷制造的,不過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劉運焦在台島的時候,曾經做過總統府的武術教官,沒少接觸那些珍貴的古玩,見識更是非常人可比.

而九二年這會的內地,收藏古玩的人還不是很多,更不用提這地處偏僻的鎮了,劉運焦平時也找不到人交流,正悶得難受呢,此刻話匣子一打開,倒是收不住嘴了.

這一講就是兩三個時,得劉運焦是口干舌燥,不過秦風也是個好聽眾,時不時拍上個馬屁,也是讓老爺子心懷大慰.

老爺子引經據典的一番話下來,聽得秦風眼冒精光,他怎麼都想不到一個的破玻璃瓶子還有那麼多的的講究.

"行了,明兒給你字畫,去找子墨吧."

看了下時間,差不多是孩子們練武的時候了,老爺子停住了嘴,不過就在秦風出了屋門的時候,又把他給叫住了,叮囑道:"你最近這段時間不要亂跑,更不要和人斗狠爭勇,要是被我知道有這些行徑,你就不要再來了."

雖然懂得一些相面之術,但劉運焦終究不是干這行的,他只能看出秦風應該就是在一年半載中會有一劫難,他沒有化解之法,也只能如此提點秦風了.

"劉爺爺,我知道了."

秦風點頭答應了下來,興高采烈的跑出了屋子,今兒老爺子所講的這些知識,像是給他開啟了一扇門窗,讓他觸摸到了一個從未見過的世界.

有了劉老爺子的照顧,秦風兄妹的生活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往日里混跡在垃圾堆的兩人,改成了走街串巷,白天從住家戶手中收著諸如牙膏皮廢紙等破爛,晚上卻是在劉家打熬身體習練武藝.

秦風原本就是在長身體的時候,伙食上有了改善,半年功夫不到,剛剛十三歲的他就個頭猛竄,居然長到了近一米七高,身上也長出了一塊塊腱子肉.--PS:感謝大妮淼淼成為寶鑒的盟主,謝謝朋友們的支持,新一天,求推薦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