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偷師(上)
倉州地處華北,自古有水旱碼頭之稱,京杭大運河縱貫全境,倉州人民向來以淳樸,剛直,勤勞,勇敢著稱.

由于倉州乃畿輔重地,為曆代兵家必爭,古有"遠惡郡州",明時有"梁山"之號,沿渤海方圓百余里,均系蘆蕩荒灘,人煙稀少,既是犯軍發配之地,又是叛將蔽身良所.

所以自明清時起,一些受朝廷緝拿之叛將,尋倉州民眾強悍喜武之俗以蔽其身,這些人等隱姓埋名,化裝僧道游俠,傳藝維生,倉州武術之鄉的名聲,也由此而起.

雖然在那變動的十年中,一些武林人士因為某些原因受到沖擊,很多拳譜和曆史文物被銷毀,倉州武術的發展暫時受挫.

但倉州習武之風始終未息,從八十年代起,各種武校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的冒了出來,是家家習武也不過分,就連那賣燒餅的老胡,手上也是有幾分工夫的.

此時的秦風,正貓著身體蹲在一戶人家的後院牆外,這戶人家姓劉,在倉州算得上是個大戶人家,光是瓦房就有十多間.

十多年前的時候,劉家曾經受到過很大的沖擊,房子一度被收走,在八十年代初期,政府才將房子歸還給了劉家,現在祖孫四代人都生活在這里.

和一般家人的院子不同,劉家的後院十分的寬敞,並且被改成了一個練武場,在場邊放著兩排兵器架子,上面插滿了刀,槍,劍,戟等十八般兵器.

這會在院子正中,有七八個十來歲的孩子正擺著拳架子,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坐在場邊,雙眼似睜非睜,悠閑的品著面前桌子上的熱茶.

不過只要場內哪個孩子身體一旦松垮下來,老人手中一條長長的剝了皮的柳樹枝,立刻就會毒蛇般的抽打到那孩子的身上.

"進了把式房,不是打樁就是靠牆,想練八極拳,先把拳架子給我站好了!"

看著那些已經站了大半個時辰,臉上汗如水下的半大子,老人站起身來,眼神有意無意的往外牆處掃了一下.

"劉爺爺莫非發現我了?"

躲在牆外從一個窟窿里正往里瞅著的秦風,連忙縮回了腦袋.

倉州這地界習武成風,也極其講究門派傳承,他這行徑屬于偷師,要是被發現,輕則挑斷腳筋手筋,重則不定連命都要賠進去.

不過秦風的眼神卻是異常的堅定,兩腳擺著和院子里孩子一樣的拳架子,雖然兩個腿肚子一直在發顫,但還是在咬牙堅持著.

就在秦風以為老人發現了他的時候,院子里的一個孩子突然開口道:"師爺爺,站多久算是有功夫了?"

"站多久?站一輩子!"

老人看到那群孩子臉上的不解,搖了搖頭道:"你們祖師爺當年縱橫四海,打遍江湖無敵手,這樁功就是基本功……"

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老人擺了擺手,道:"你們休息一下吧,想要學得真功夫,就要能吃苦,不然還是早點都回家吧!"

"師爺爺,給我們下祖師爺的故事吧."

聽到老人的話後,孩子們發出一聲歡呼,一個個擁到老人面前將其圍了起來,除了練功的時候,其他時間老人還是非常和藹的.

牆外的秦風也是豎起了耳朵,他在這里已經偷師了好幾年了,不過每一次聽到那位"神槍李書文"的故事時,仍然還會熱血沸騰.

"好,我給你們一段師父當年槍挑日本人的故事,那會你們師爺爺我還沒出生呢……"

人老了就怕寂寞,縱然這老人一身八極拳練的爐火純青,是國內少有的武術大家和拳法宗師,但也有著老人的通病,那就是喜歡緬懷過去.

不過作為"神槍"李書文唯一存世的弟子,老人無疑是最有話語權的,而他所講述的事,也是真實發生的.

那是1895年,袁世凱在津南郊站練兵的時候,他利用各種手段和關系籠絡武藝高強之士,並重金聘用日本空手道高手和德**事教官來訓練他的精銳部隊.

李書文的師傅黃士海就收到袁世凱的聘書,因年事已高,于是推薦他的弟子李書文去任教.

李書文到兵營後,拿著黃士海的聘書,自然人領他到演武大廳見袁世凱,袁世凱及眾教官見他貌不驚人,瘦枯干,扛著一杆大槍,誤認為是大槍黃士海的仆人或家童.

當問明況,知李書文是替師傅來任教官時,眾人哈哈大笑.

袁世凱的衛隊武道教官伊藤太郎,蔑視地對李書文:"大大的東亞病夫."並用手指向下連續指點.

李書文性剛烈,哪里受得了這種侮辱?大槍一挑,槍尖對准了伊藤,這是在向他挑戰.

伊藤感覺被掃了臉面,當下大怒,揮起日本長刀以泰山壓頂之勢朝李書文頭頂猛力劈下,卻不料李書文大槍一抖,將刀崩飛,再順勢一槍"泥鰍翻花",刺穿伊藤的咽喉,又把大槍一甩,將死尸甩出演武大廳外.

這突入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傻了眼.

日本武道教官秋野,井上,野田見同伴被李書文刺死,齊齊揮刀惡狠狠地朝李書文撲來.只見李書文進出如閃電,退守如矢箭,大槍一抖如蛟龍出水,左刺右挑,頓時血肉橫飛.

頃刻間,三位日本武道高手的尸體都被甩出演武大廳之外,李書文大槍一擺,刺向廳柱之蠅,蠅落而廳柱無痕.

片刻之後,廳內立刻爆出雷鳴般的掌聲,袁世凱更是連呼:"神槍!神槍!真乃神槍也!"從此"神槍李書文"名冠天下,為世人所知.

"祖師爺真厲害!"

雖然早已不知道聽過多少次這故事了,但一群半大子依然是聽的熱血澎湃,腿腳也不酸了,一個個瞪著眼睛,恨不得槍挑日本的是他們才好.

秦風也是拳頭緊攥,眼睛里射出一道仇恨的光芒,他要是能有李書文的本事,五年前發生在他家中的慘禍也就不會發生了.

想起當年的事,秦風的眼睛里都瞪出了血絲,指甲掐進了肉里,要不是還有一絲理智在支撐著他,恐怕這會早就嚎叫起來了.

"爸,您老不在屋里歇著,來這干嘛啊?"

正在秦風不能自己的時候,一個五十四五歲的老者走進了後院,沒好氣的掃了一眼那些孩子們,道:"都給我練功去,纏著師爺干什麼啊?"

"老二,屋里悶得慌,還是和孩子們在一起舒暢."

老人擺了擺手,制止了兒子的話,道:"我雖然沒能達到師父的境界,但也知道大限將至沒幾年好活了,能多留下點東西也是好的."

"爸,瞧您的的,您老長命百歲那絕對沒問題的."聽到父親的話後,那老者有些急了.

"師父才活了七十二,我現在已經八十多了,早就知足了."

老人笑了笑,道:"老二,我氣血不行了,這八極靠是施展不出來了,你給家伙們演練下,讓他們看看樁功的好處."

"爸,這幫崽子基本功都沒打紮實呢,合適嗎?"

後來的老者有些猶豫,中國武術和西洋技擊不同,講究的是循序漸進,來不得絲毫捷徑的,在這些子們面前演練工夫,未免會給他們帶來不好的影響.

老人忽然對著兒子笑了笑,嘴角往圍牆一處撇了撇,道:"有什麼不合適的?文有太極安天

武有八極定乾坤這句話可不是白的,讓這些子們見識下吧!"

"是,父親!"

見到父親的笑容,老者似乎明白了點什麼,臉色忽然變得嚴肅了起來,當下往前走去,到了圍牆下面的時候,才開聲道:"就讓你們看看這站樁的功用吧!"

老者也沒除去衣服,渾身松松垮垮,兩腳不丁不八的靠著圍牆站住了.

突然間老者身形一矮,肩膀猛的在身後圍牆上一靠,只聽得"轟隆"一聲炸響,那近兩米高的圍牆,硬生生的被他從中給撞斷了一段.

"咦,躲的倒是挺快的呀?"

老者這一記貼山靠使出後,緊接著就轉過身體,看向那道缺口外面的一處草叢,喝道:"子,出來吧,你要是能跑出十米去,從此我劉字倒著寫!"

"劉師父,是……是我……",

草叢里傳來了秦風的聲音,他剛才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直到劉家老二走到牆邊才發現,就在劉老二使出貼山靠的那一瞬間,一個懶驢打滾躲了過去.

不過秦風的臉上,還是被崩飛的砂石擦了一道口子,他知道偷師學藝的大忌,當下也不敢擦拭,期期艾艾的從草叢里走了出來.

"恩?怎麼是你子?"看到臉上帶著鮮血的秦風,老者卻是愣了一下,不由回頭看向了院子里的父親,眼中露出征詢的神色.

其實秦風偷師已經有幾年了,他們早就發現了,只不過當時被老人一句話給壓了下去,此刻卻不知為何要揭穿秦風?--PS:第二更,感謝諸神老兄,躍馬天山老兄,婼婼妹紙成為寶鑒的盟主,謝謝朋友們的厚愛,打眼會一如既往為朋友們奉上精彩的故事.公眾期間,是每天兩更,等到上架會補盟主加更的,打眼也只能這樣回報大家了,再次感謝兼求推薦票,要沖榜啊親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