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章 星云鎖鏈
不同于其他人的冷眼旁觀,特麗莎在看到這一幕後,立即跑了過來,向羅伊和絲黛爾詢問究竟.

"原來是這樣……"聽完絲黛爾的聲解釋,特麗莎輕輕點頭,看了看已經走出去站在卡布奇諾面前的羅伊,輕笑道:"這個卡布奇諾真是笨蛋,他這次丟臉丟定了."

"是啊,其實我早就想教訓他一下的,這次就讓羅伊代勞好了."絲黛爾也嘻嘻笑道.

兩個女孩兒再看一眼羅伊和卡布奇諾,同時偷笑起來.

絲黛爾本就是宴會上最為靚麗的存在,而特麗莎雖然容貌上差了她一些,但卻勝在活潑開朗,氣質爽利,兩個女孩兒湊在一起,便如兩朵嬌花並開,啥時間吸引了全場所有人的目光.

卡布奇諾的目光貪婪地在兩人臉上轉了幾轉,回到羅伊臉上後,心頭怒氣更盛.

絲黛爾跟著子親近不,連特麗莎姐居然也和他那麼親昵,他媽的這個臭子有哪一點好!

"羅伊·卡特,既然連吉布森城主都你是附魔天才,那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天才到底是真還是假."

"有人曾經告訴過我,這片大陸上至今為止只出現過一個附魔天才,很可惜,那不是我."羅伊淡然應道."所以我這個天才一定是假的,你不用看了."

卡布奇諾頓時一窒,別的人聽到自己這麼,怎麼也要死撐著面子硬挺兩句的,想不到這子剛才還很爽快的承認自己是天才,現在在這麼多人面前居然馬上就否認了,偏偏他還一時間找不到什麼理由反駁他,這可讓他下面的話怎麼接下去.

看到卡布奇諾第一句話就吃癟,絲黛爾和特麗莎再次忍不住偷笑起來.

好在卡布奇諾也不是第一次干這事了,經驗著實豐富,想了一下,又道:"算你子有自知之明,不過既然城主大人這麼了,想來你也是有幾分本事,如果你是男人的話,就接受我這個挑戰.如果不敢的話,那你這個孬種以後就給我離絲黛爾姐越遠越好,因為你不配!"

羅伊的表很是無奈,歎了口氣,搖搖頭道:"首先,我現在還沒有滿十八歲,還未成年,所以准確地還只能算是男孩,不能算是男人.其次,我就算不接受你的挑戰,又和孬種有什麼關系?如果你所謂的挑戰對于我來太簡單,那我可沒有任何興趣在這里浪費時間.最後,我不明白為什麼孬種就一定要離絲黛爾姐越遠越好.而且絲黛爾姐剛才讓你離得遠遠的,是不是代表著其實你已經是孬種,不配在她身邊?"

"噗嗤——"

這下不僅僅絲黛爾和特麗莎,連周圍圍觀的一些人也忍俊不住,笑了出來.

而絲黛爾和特麗莎更是笑得用手捂住肚子,如果不是互相攙扶著,差點兒連站都站不穩了.

同時她們兩人也大感意外,她們雖然總的來和羅伊認識的時間並不太長,但對羅伊的性格已經較為了解.

通常況下,羅伊是絕不會出如此尖銳的話,而且就算面對別人的諷刺,羅伊大多也是一笑而過,並不在意.

今天他會這樣和卡布奇諾針鋒相對,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

"好吧,我會努力的."

絲黛爾腦中閃過羅伊剛才留下的這句話,不由心中一暖.

場中.

卡布奇諾已經是騎虎難下,他也沒想到表面看起來有些呆呆的羅伊居然如此牙尖嘴利,甚至讓他這個在社交場合摸爬滾打多年的老手都有些應付不來.

要是再繼續下去,只怕丟臉的人就是自己了!

想到這里,卡布奇諾不敢再繼續唇舌之爭,從脖子里掏出一條項鏈.

"這條項鏈是我家祖傳之物,據很久以前曾經被一位知名的附魔師附魔過.我現在給你的挑戰,就是在另外一條項鏈上仿造這條項鏈上的附魔."卡布奇諾冷笑道:"這上面的附魔是一級附魔,如果你連這個都仿造不出來的話,那還有什麼臉稱自己是天才."

羅伊眉頭一皺,居然是首飾系!

因為首飾系附魔時同級附魔中最為複雜,難度最大的附魔,所以羅伊以前根本沒有錢去做關于首飾系附魔的實驗.

而在加特胖子和斯卡利那里,他們也從來沒有接受過關于首飾系附魔的委托,所以對于首飾系附魔,他的經驗幾乎為零.

根據另外一件裝備上的附魔進行仿造,除了要完成這個附魔之外,首先還得探查出這件裝備上的附魔到底是什麼.

如果是在《一級附魔大全》上有記載的附魔倒還好,但如果不是,那就算能夠探查出上面的陣法圖,卻也沒辦法得知附魔公式.

想要只靠著陣法圖就完成附魔,那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怎麼樣?敢不敢接受這個挑戰?"見羅伊面露難色,卡布奇諾頓時得意洋洋起來."如果不敢,就趁早滾得越遠越好,不要讓我再看到你糾纏絲黛爾姐."

羅伊本來還想干脆認輸算了,因為就算他再天才,也不可能光靠陣法圖完成附魔,而對于丟面子這種事,他可從不在乎.

但是現在聽到卡布奇諾這句話,再一回頭看到絲黛爾期盼的目光,羅伊認輸的話便再也不出來.

他無所謂面子,絲黛爾卻是有所謂的.

"如果我能夠完成的話,是不是就應該輪到你滾得越遠越好,以後不再糾纏絲黛爾?"羅伊冷聲道.

卡布奇諾臉色一僵,隨即挺直了脖子,朗聲道:"好,我就答應和你打這個賭.如果誰輸了,以後就不准再見絲黛爾姐!"

"很好."羅伊點點頭,向卡布奇諾伸出手."給我吧."

入手項鏈後,羅伊先向絲黛爾和特麗莎拋去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即右手拂上項鏈,體內陣法力發動,透過右手心向項鏈上探查過去.

誰知陣法力剛剛從右手心透出,碰到項鏈,羅伊忽然感覺到眼前一暗.

等到他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仿佛忽然落入了一片星空之中.

原本因為宴會而被布置的明亮大廳此刻已經墜入一片黑暗.

只不過在這黑暗之中,卻有無數或強或弱的光芒跳動,恍如夜空中的繁星一般,不停閃爍.

而就在羅伊面前,更加密集的光芒聚集成一條橫貫大廳,寬約兩米的帶狀,猶如夜空中的銀河一般,壯闊瑰麗.

銀河四周,又四散著或濃或淡的幾十團薄霧般的云團狀物體,如果羅伊記得沒錯,這些東西,應該就是他以前看過的一本關于星相學的書上所的星云.

整個大廳此刻都被星空籠罩,一時間,所有的賓客都覺得自己仿佛已經置身于夜空之中,而身邊,便是以前可望不可及的漫天繁星.

一名女客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伸手向一顆"星星"抓去,那顆星星落入她的手心,卻依然不停閃動,而她驚訝地發現,自己的手心竟然還有一絲絲暖意.

"這是什麼東西……"羅伊望著頭頂的"星空",不禁愕然.

雖然他第一時間就感覺得到項鏈上繁雜的陣法圖,從而確定這上面的確是被附魔過.

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奇異的景象.

而在另一個角落,原本一邊坐著品酒,一邊准備看戲的麥爾會長忽地站起身來,甚至連手中的酒因為急速起身而潑到身上都沒有注意,只是滿臉震驚地望著羅伊手中的那條項鏈.

再遠處大廳的入口,被一名侍者引進來的一個白發老者也正好看到這一幕,同樣變得呆滯起來.

兩人愣了一眨眼的功夫,同時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