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章 通宵
剩下城主夫人和托尼兩人面面相覷.

好一會兒,城主夫人才緩緩開口:"托尼,查清楚他們兩人了麼?"

托尼立即正色道:"羅伊早已經查得很清楚了,只是個普通的學生,家庭也很普通.至于特莉莎……還沒有來得及查."

"立即去查."城主夫人的語調緩慢而不容質疑."從她的儀容氣質來看,應該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兒,而且如果沒有從受到嚴苛教育的話,她不可能能夠有這麼完美的禮節."

"是的.她在見到您和父親大人時也不像一般的女孩兒那麼有些緊張."托尼補充道.

"我雖然不覺得她是故意接近絲黛爾,但為了絲黛爾的安全,你還是要查清楚."城主夫人又道.

"是的,母親大人."

"至于那個羅伊……"城主夫人皺起了眉頭."絲黛爾似乎對他很感興趣,這不是什麼好現象.畢竟他太普通了,配不上絲黛爾.托尼,如果可能的話,你盡量少讓絲黛爾和他接觸."

托尼這次卻沒有點頭,反而苦笑道:"母親大人,您又不是不知道絲黛爾的個性,她既然已經對羅伊產生了興趣,而羅伊恰好又在昨天那種況下救了她,那如果我們故意不讓她和羅伊接觸的話,只會讓她對羅伊更感興趣.甚至……"

托尼頓了一頓,調整了一下呼吸,正色道:"母親大人,其實我覺得您這次看錯了."

"哦?"見托尼非常少見地反對自己,城主夫人微微有些意外.

"您剛才羅伊太普通了,所以配不上絲黛爾.其實我覺得,羅伊雖然家庭很普通甚至可以非常貧窮,但他本人卻一點兒也不普通."

"你是他是個附魔天才麼?"城主夫人輕輕地哼了一聲."這片大陸上的天才很多,可並不是每個天才都能成為真正的人才.而且就算真的成為人才,他依然只是個平民,又怎麼配得上絲黛爾?除非……他能成為三葉附魔師.可是你覺得有這個可能麼?"

托尼心中暗歎,他知道母親大人得沒錯,羅伊就算再怎麼天才,終究是平民出身.

以絲黛爾一城之主的親生女兒的身份,想要和羅伊在一起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羅伊能夠像母親大人所成為伊索瑞大陸上頂尖的三葉附魔師.

如果羅伊真的能夠成為在整個大陸上無數人向往膜拜的三葉附魔師,那所謂的平民身份自然不構成障礙,反倒是會有無數貴族羨慕他們家族居然有個女兒能夠嫁給三葉附魔師.

"嫁?"想到這個詞,托尼忽然笑了起來."母親大人,我覺得……我們是不是考慮得太長遠了點兒?絲黛爾這也不過是第三次和羅伊見面,她也只是暫時對羅伊感興趣而已.您也知道,她從就對很多事都感興趣,但是能堅持下來的,到現在為止也只有魔法和繪畫.我想……"

"但是她一旦堅持下來了,就永遠不會放棄不是麼?"城主夫人打斷了托尼."我不想這個羅伊成為她第三件堅持的事,所以托尼,你一定要看好她."

托尼苦笑.

看好絲黛爾?從絲黛爾記事起,就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她去做她感興趣的事.

不僅他做不到,甚至一向嚴厲的父親大人和看起來溫柔其實也很嚴厲的母親大人同樣做不到.

而嚴格起來,絲黛爾之所以會養成這種性格,眼前的母親大人卻要占很大一部分功勞.

可托尼又能什麼呢?

于是他只能苦笑.

特莉莎和絲黛爾兩人沖進藏書室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兩張極度憔悴的面孔和兩雙充滿血絲的眼睛.

"咦?約克,貝利,你們兩個怎麼了?怎麼好像是幾天都沒休息好的樣子?"絲黛爾訝然問道.

"啊,姐您好了麼?夫人怎麼允許您到處亂跑的?"較為壯實的一名侍從沒有回答問題,反倒是愕然反問道.

"我很好啊,你們看,很精神的."絲黛爾故意轉了一個圈,又追問道:"對了,羅伊呢?怎麼沒看到他?"

約克和貝利對視苦笑一聲,指了指遠方的書架.

"羅伊少爺還在那邊看書呢."

"哦,那我們去找他."絲黛爾牽起特莉莎的手,立即向兩人指的方向飛奔而去.

一直走到靠近牆第三排書架,她們才看到遠處一個用來取書架頂端書籍所用的梯子矗立,而在梯子頂端,羅伊正聚精會神地盯著手中捧的一本書.

如果不是他偶爾會翻開一頁,那他一動不動的樣子甚至都會讓人覺得他已經變成了一座雕像.

"羅伊!"特莉莎揚聲喊道.

羅伊沒有反應.

"羅伊!"特莉莎提高了聲音又喊了一聲,羅伊這才頓了頓,本來炯炯有神的目光變得無比茫然,轉過頭來.

"特莉莎,是你啊."羅伊愣了一會兒,才認出下面兩人."咦?絲黛爾姐,你的身體不要緊麼?怎麼也到這里來了?"

看著羅伊爬下梯子,絲黛爾卻完全沒有了剛才從花園一路飛奔而來的氣勢,只輕輕地從鼻子里"嗯"了一聲.

看著絲黛爾漲的臉頰和一副目光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的神,一旁的特莉莎禁不住在心里偷笑.

羅伊可沒有發現絲黛爾的不妥,他現在依然沉浸在書籍的世界之中.

在這個藏書室里度過的一晚對于他的幫助到底有多大,他沒辦法給出一個准確的數字,因為很多時候他只不過是從這些書上獲得一些對附魔的新認識罷了.

但是,盡管沒有實際上的提高,這些新認識卻能夠讓他對附魔的了解能夠更深一步,以後遇到附魔上的問題就能夠讓他更好的接觸,甚至還能夠從一個全新的角度來進行考慮.

很多時候,恰恰只是一個地方的全新看法,就能夠改變整個附魔的結果.

比如他這段時間一直因為沒有十足把握而不敢去進行實際附魔的附魔皮靴——速度,在看完那本《論二級附魔和一級附魔的區別》後,就讓他對此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雖然依然沒有十足把握,但是卻已經讓他有一試的勇氣.

而且羅伊現在只不過是把看到的東西都先強行記憶在腦袋里,等到回去後再慢慢吸收消化,至于這些消化後的知識又能夠幫助他多少,他也沒辦法得清楚.

"你們怎麼一起來了?"羅伊又向特莉莎問道."這麼晚了,不去睡覺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