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章 城主府的清晨
看著羅伊撲進書架中,並逐漸陷入瘋狂,托尼和特莉莎只能呆呆地看著.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平時看起來總是異常平靜,像是什麼事都不會讓他動容的羅伊,居然會因為這些書而變得這麼狂熱.

好半晌,托尼才輕咳一聲,回過神來.

"這個……不要去打擾他,他想看什麼,你們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托尼先向旁邊的侍從吩咐了一聲,這才向特莉莎道:"怎麼樣?你要不要也看看?"

特莉莎有些茫然地搖了搖頭.

"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麼他明明和我一樣只是一年級的學生,附魔的水平卻比我高那麼多了."

托尼看了一眼此時正捧著一本書全神觀看的羅伊一眼,心想如果他不是對附魔如此癡迷的話,又怎麼可能現在具有這麼高的水平.

天才固然有,但不投入汗水的話,任何一個天才都只能停留在天才這個層面上,而不可能成為真正的人才.

"我想我今天還是算了,看著他這個樣子,我覺得我肯定看不下去的."特莉莎又道.

托尼微微一笑,也不勉強,再向侍從叮囑了幾句,這才攜著特莉莎一起離開藏書室.

離開之前,他又看了一眼遠處的羅伊,心想這次自己選的禮物,羅伊一定是非常滿意了.

第二天一早,特莉莎從睡夢中醒來.

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愣了好一會兒,她才想起來,自己昨晚並不是在熟悉的宿舍里入睡,而是留在了城主府過了一夜.

想起昨天發生的事,特莉莎至今還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一般.

先是輸了第一場比賽,極度郁悶之下卻看到了同班的以前在她腦海中幾乎完全沒有什麼印象的羅伊漂亮地贏了比賽,並地幫她報了一仇.

然後她越看羅伊的比賽便越覺得好奇.

為什麼這個在班上幾乎沒有什麼存在感,完全不起眼的男生的附魔水平竟然出奇得高?

剛開始她也和其它人一樣以為羅伊只不過僅僅是對附魔皮靴——初級速度特別擅長而已,後來因為請客吃飯的問題,她和羅伊陰差陽錯開始就附魔問題開始進行探討後,她才發現,自己錯得厲害.

羅伊絕不僅僅是像有些附魔師一樣僅僅只擅長一種附魔而已,而是幾乎對所有的一級附魔都極為擅長.

並且他對附魔的認識和理解也遠比她要高.

很多她以前總是想不到解決方法的難題,一丟給羅伊便被他如同吃飯呼吸一般輕松地解決.

甚至于很多解決方法根本都不是任何一個老師或任何一個課本上教過的.

但她卻能很輕易地推算出,這些方法很管用,而且還很容易做到.

雖然羅伊提起來的時候很輕松,稱這只是他附魔次數多了自然想到的.但特莉莎很清楚,如果不是對附魔的理解達到了一定的深度,那是絕不可能想出這些方法的.

起碼她就想不出.

而接下來的事就更奇特了.

她和羅伊居然救起了一個無意中落水的女孩兒.

這個女孩兒是他們的同學.

這個女孩兒還是城主的女兒.

這個女孩兒……還是因為"那個"來了才會控制不住魔力掉進水里的.

想到這點,特莉莎禁不住偷笑起來.

那個叫絲黛爾的女孩兒,以後見到自己應該還沒什麼,畢竟大家都是女孩子.

可是她再見到羅伊……

"哈哈……"

特莉莎終于忍不住一翻身,把臉埋進柔軟的天鵝絨枕頭里,悶聲狂笑起來.

好一會兒,她才漸漸平靜下來,臉上卻仍然帶著無法完全隱去的笑意爬了起來.

城主府的客房設施自然是奢侈豪華的,特莉莎卻並不在意,熟練地使用者房間內的設施全套梳洗完畢,然後在鏡子面前檢查了一遍,滿意地點點頭,這才推開房門.

"特莉莎姐,早安."一個女仆早就等候在門外,見特莉莎出來,立即施了一個完美的禮節."請問您現在想要享受早餐麼?"

特莉莎同樣回了一個標准的禮節,反問:"羅伊在哪里?"

"對不起,我只是來服侍特麗莎姐您的,所以……"女仆面露難色.

特莉莎點點頭:"那好吧,帶我去見托尼好了,我問他去."

"請這邊走."女仆向右邊伸出了手,前面帶路."托尼少爺正和絲黛爾姐以及夫人一起在後花園享用早餐."

"夫人?"特莉莎揚了揚眉頭.

昨天在那間旅館的時候,正是城主夫人親自帶著一隊城防軍前來把絲黛爾接走.

她可是親眼見到了這個外表溫柔和美的城主夫人行事起來是多麼的凜冽.

旋即愕然.

"你剛才絲黛爾?她能起床了麼?"

"夫人雖然不准,但是不過姐."女仆露出一個仿佛是母親看到調皮女兒的無奈笑容,搖了搖頭.

特莉莎微微一愣,心想絲黛爾在城主府內一定和這些仆人相處得不錯,甚至關系應該還很親密,不然這個女仆不會露出這種表.

想到這里,她不由對絲黛爾的評價高了幾分.

這個女孩兒昨天突然遇到那種事,醒來後面對兩人居然還能十分冷靜,雖然里面多多少少有羅伊在的因素,但是這也反映了她不像一般女孩兒那樣遇事慌亂沒有分寸.

隨著女仆穿過長廊,右轉幾步,眼前豁然開朗,一個極為寬闊的院落出現在特莉莎眼前.

"嘿,特莉莎,早安."托尼遠遠地便看到特莉莎的到來,立即起身走過來打起招呼.

"早安."特莉莎笑著回應.

目光越過托尼,果然看到前方草坪上的圓桌邊,昨天已經見過的城主夫人和絲黛爾兩人正圍坐在一起.

向托尼點點頭,特莉莎來到夫人面前,行了一個完美的早安禮.

"夫人早安."

城主夫人並沒有起身,只是輕輕點頭,微笑示意.

特莉莎這才看向絲黛爾,正好迎上絲黛爾的目光.

絲黛爾一件特莉莎轉過頭看向自己,頓時臉上一,卻沒有避開她目光的意思,反而落落大方地起身向她同樣施了一個標准的早安禮.

"早安."

"早安."

特莉莎回了一禮後,在絲黛爾身邊坐下.

看了城主夫人和托尼一眼,她忽然湊到絲黛爾耳旁起了悄悄話.

絲黛爾的臉色立即變得漲,片刻後忽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偏過頭又湊到特莉莎耳旁起了什麼.

于是特莉莎也臉起來,再湊到絲黛爾耳旁.

兩人你來我往,不一會兒便已經像是非常親密的朋友一般有有笑起來.

托尼向城主夫人聳聳肩,交換了一個欣慰的笑容.

他們兩人都很擔心絲黛爾會不會因為這次事件產生什麼心理陰影,現在看來卻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特莉莎和絲黛爾談笑一陣,她的早餐已經被仆人端了過來.

剛准備開動時,她忽然想起什麼,向托尼問道:"對了,羅伊呢?怎麼還沒見他出來?不會還在睡懶覺吧?"

"睡懶覺?"托尼苦笑."他昨天根本就沒睡覺."

特莉莎和絲黛爾都愕然睜大眼睛.

"沒睡覺?"絲黛爾還不知道因為什麼,特莉莎卻反應過來."難道他一晚上都在藏書室里看書?"

托尼輕輕點頭.

"沒錯,早上侍衛告訴我的.他從昨天進去後,到現在都沒有出來過."頓了一頓,續道:"我已經讓人把早餐送過去了,希望他不會忘記吃就好."

"這怎麼行!"

特莉莎和絲黛爾忽然同時開口.

兩人愕然互望一眼,同時看出對方臉上的關切之意.

"難道絲黛爾……"

"難道特莉莎……"

同樣的心思在兩人腦中電閃而過.

終究還是特莉莎現在精神更好,搶先道:"羅伊今天還有比賽呢,要是一晚上不睡覺怎麼還有精神參加比賽?"

"走,我們去看看他."絲黛爾忽然起身.

看到托尼和母親兩人都愕然望向她,她臉上微,卻迎著兩人的目光,正色道:"我還沒有好好謝謝他呢."

特莉莎面色古怪地湊到絲黛爾耳旁了句什麼,絲黛爾頓時臉上又了幾分,瞪了特莉莎一眼,徑直離開.

特莉莎趕緊向城主夫人和托尼兩人施了一禮,悶笑著跟隨絲黛爾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