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章 書庫
城主府中.

托尼擺擺手,示意兩旁的仆人退下,然後站起身向對面兩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代表父母和我自己,也代表絲黛爾,向你們致以最真誠的謝意."托尼表非常認真."如果不是你們,絲黛爾這次搞不好會有生命危險."

托尼的眼神中有一絲後怕和一絲自責,如果不是當時他跟著絲黛爾一起去的話,又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羅伊和特莉莎連忙站起身,避開一旁.

"你太客氣了.絲黛爾……"羅伊頓了一下."就算我不認識,也一樣會去救的.何況我還認識她."

"不管怎麼,是你們救了她一命."托尼輕輕點頭."我們全家都會牢牢記住這份恩,假如你們有什麼……算了,我不想那些太過庸俗的話.但是羅伊,特莉莎……"托尼向兩人伸出右手."你們願意以後把我當做朋友對待麼?"

羅伊和特莉莎互相望望,同時想起下午特莉莎向羅伊伸出手的那一幕,忍不住失笑起來.

"怎麼?不願意麼?"托尼愕然.

"不不,只是下午我才向羅伊這樣伸出手……"

在特莉莎的解釋下,托尼總算明白了兩人為什麼發笑.

"這倒是巧了,羅伊,既然你願意接受特莉莎作為你的第二個朋友,那你願意接受我作為你的第三個朋友麼?"托尼頓了頓,續道:"另外我想絲黛爾也一定很願意把你當做朋友的,你願意接受她作為你的第四個朋友麼?"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麼日子,居然讓我一下子交到了三位新朋友."羅伊笑了笑,伸出手和托尼握了握.

本來按照羅伊的性格,他是很不願意和貴族子弟們產生交集——尤其是托尼和絲黛爾這樣更是芬蘭城城主的兒女,畢竟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可是和托尼,絲黛爾接觸了兩次後,卻發現這兩個城主的子女並沒有像學院那些一般的貴族學生們一樣總是趾高氣昂,鼻子像是長在頭頂上一般,反倒是非常容易接近.

所以他猶豫了一下後,便接受了托尼的好意.

再和特莉莎握了握手後,托尼露出一個寬慰的笑容.

"很好,既然我們是朋友了,我也就不想再謝來謝去的那麼客氣,顯得太生疏了."托尼忽然向羅伊眨了眨眼睛道:"羅伊,你知不知道,為什麼絲黛爾會忽然掉在你們面前的河中麼?"

"為什麼?"羅伊和特莉莎對望一眼,也有些好奇.

本來他們覺得絲黛爾只是無意中失足掉進去的,現在看來還是別有隱.

"其實絲黛爾當時是無意中看到羅伊你和特莉莎在一起,她很奇怪,明明前幾天見到羅伊的時候你還沒有女朋友的,怎麼現在身邊就忽然多出一個女孩子."托尼望著兩人,促狹地笑道."簡單來,她把特莉莎當成是你的女朋友了,出于好奇才追了過去."

兩人頓時大窘.

"咳……絲黛爾她當然是誤會了."羅伊尷尬地道."我和特莉莎才第一天認識……哦不,才第一天真正認識,她怎麼會是我的女朋友.不過我有一點兒想不通,你剛才絲黛爾是風系魔法師,那肯定會飛的吧,又怎麼會失足掉進河里呢?"

這一下,輪到托尼尷尬了.

從剛才醫生給絲黛爾檢查的結果,以及絲黛爾羞的臉頰和母親大人隱約的話語中,托尼可以推斷出事實真相,但是這個事實他這個當哥哥的又怎麼好給羅伊聽.

只有一旁早就從絲黛爾身上的血跡看出事實真相的特莉莎看著尷尬的托尼和不明所以的羅伊,捂嘴偷笑.

這可是女孩子最羞于出口的秘密,她絕對不會告訴羅伊的,就讓這個家伙一直困惑下去吧.

"天色已經晚了,你們現在也不方便回到學院,不如就在我家住下吧."托尼拍了拍手,喚來一個仆人吩咐他去安排好房間,忽然歎了口氣,續道:"本來絲黛爾這次很有希望在魔法師分院一年級組的比賽中獲得好名次的,現在看來卻是沒希望了.羅伊……"

"嗯?"

"聽你進入附魔分院三十二強了?"

"嗯."羅伊沒有奇怪托尼為什麼會這麼消息靈通.

"那努力拿一個好名次吧.我想你這個朋友能取得好成績的話,絲黛爾應該也會高興的."

"嗯."羅伊用力點頭.

不要為了絲黛爾,光是為了他自己,也必須在這次比賽中取得好名次.

准確地,是前三名.

托尼沉吟片刻,忽然站起身.

"趁著還沒有到睡覺的時間,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轉轉吧,你們一定會喜歡的."

羅伊和特莉莎再次互相看了一眼,點點頭起身隨著托尼而去.

兩人在托尼的帶領下在占地極廣的城主府內繞來繞去,不知道繞了多少個圈後,終于在一個大門前站住.

"這是我們家的藏書室,大概從我曾曾曾……我也不知道是多少輩的祖先開始就已經創立,一直延續到現在.我想……這里面應該有些東西對你們會有幫助."托尼笑著示意門前的侍從打開大門,帶著羅伊和特莉莎走了進去.

兩人剛一進門,頓時倒抽了一口氣.

這個藏書室的大門看起來並不特別,但進入門後,卻發現這個藏書室的空間居然大得出奇.

羅伊縱目四顧,估算了一下,這個藏書室左右長怕有近百米,寬也差不太多,而頭頂上的高度更是足有三層樓之高.

視線所及,整個巨大的空間中只有一排排高大的書架.

每兩個書架之間的距離甚至都只有一米來寬,只夠剛好放下一個梯子.

而這麼多書架中,幾乎每一個書架都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讓羅伊只覺得眼花繚亂.

他甚至根本無法估計出這里到底有多少本書.

瞧見兩人臉上震驚的神色,托尼面露自豪地介紹道:"這個藏書室從那一輩祖先開始,每一代族人都會盡力收集自己能夠收集到的各式各樣的書籍,然後再送回這里進行歸納分類.這件事持續到今天已經有接近三百余年,雖然其中經過幾次變故,但大部分書籍仍然完整地保留了下來.所以……其實連我現在都不太清楚這里面到底有多少本書."

好一會兒後,羅伊和特莉莎臉上的表才慢慢恢複正常.

"托尼,你帶我們來這里……難道是有一些和附魔有關的書?"羅伊問道.

"沒錯.帶我們去附魔類書籍那里."托尼向侍從吩咐了一聲,然後向兩人示意跟上,邊走邊道:"雖然我知道光看書並不能真的對你們都有多大的幫助,但是這里面的書有著數百年來各個族人從各種途徑收集來的很多珍稀或者特別的書,我和絲黛爾在遇到魔法上的問題時,很多時候都會到這里來尋求答案.我想,這里面應該或多或少也會有一些書對你們有幫助."

三人在侍從的帶領下來到坐起第四排書架前停下.

羅伊只掃了書架一眼,便立即驚呼一聲.

"《關于陣法線張力的十萬次測試》?這居然還是尤里卡大師親自編寫的那一版!天!上面居然還有尤里卡大師的筆記!這……這太不可思議了!"

羅伊根本沒有等托尼介紹,自己就已經撲了過去.

"哇!這本居然是已經絕版的《陣法力的基礎》!"

"神啊!居然還有《論二級附魔和一級附魔的區別》,這可是我現在最需要的書!"

"啊啊啊,連這本都有!《偏角對附魔效果的正面影響》,這不是被附魔師工會列為**了麼!"

"還有這本……"

"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