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三層覆蓋
羅伊的眉頭依然緊皺.

這柄斧頭上的附魔是一級附魔,附魔武器——初級鋒利,屬于銳器類附魔中最常見的一類,也是羅伊唯一一個掌握的武器系附魔.

如果只是初次附魔,甚至是二層覆蓋式附魔的話,他有絕對的信心完成.

雖然上一次進行覆蓋式附魔時他差一點兒便附魔失敗,但是現在他自認為對附魔的認識要比上一次強了很多,再進行二層覆蓋式附魔絕對沒有問題.

可是三層覆蓋式附魔的難度卻是比二層覆蓋還要高上數倍,羅伊也不敢確定自己到底能不能行.

想了一會兒,羅伊伸手在懷中掏出了一根全身晶瑩通透,在宿舍燈光照射下還能折射出無數五彩光芒的六棱體細棒.

云英石晶附魔棒.

或許……有這根明斯克送的附魔棒的幫助下,他還是有希望完成這次附魔吧.

"材料."羅伊忽然向布隆伸出手.

"嗯?哦哦,早就准備好了."見羅伊准備開始附魔,布隆立即興高采烈地回頭在自己的櫃子里翻了一會兒,拿出幾袋東西遞給羅伊.

"這麼多?"羅伊接過袋子顛了顛,愕然道.

"嗯,這里是三份材料,賣我材料的人聽我的斧頭以前附魔過,就直接給了我三份材料,我肯定用得上.我也不知道他得對不對,就干脆聽他的全買下算了,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錢."布隆大大咧咧地回答.

羅伊手捧著材料,望著布隆那張粗豪的臉,一時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按照正常況來,賣給布隆材料的這個家伙得倒也沒錯,為覆蓋式附魔准備三份材料根本不算多,甚至還是少了,因為覆蓋式附魔的失敗率實在很高.

但是即便是附魔失敗了,這一次附魔卻依然會在裝備上遺留一些元素之力,對接下來的附魔會有一些影響.所以理論上來,覆蓋式附魔最好第一次便直接成功,不然越進行多次,難度便會越大.

諾貝爾·伊萊克在嘗試五層覆蓋式附魔實驗的時候,曾經一口氣准備了一百件一模一樣的,已經有過四層覆蓋式附魔的裝備,然後每一次嘗試失敗後,都重新選取一件裝備再次進行實驗,並最終在嘗試到第十一件裝備時獲得成功.

諾貝爾·伊萊克有這樣的財力和魄力,羅伊可沒有.

更何況布隆也不可能有一百柄一模一樣的斧頭來讓他慢慢做試驗.

所以羅伊在接下答應布隆的這次委托時,根本就只准備嘗試一次而已.因為他很清楚,以他現在的水平,如果不能在第一次就成功的話,那麼後面就幾乎不可能成功.

從這個角度來,布隆准備三份材料完全沒有必要.

"事先好,我沒辦法保證成功."羅伊又道."如果失敗了,手續費照收."

"沒問題."布隆大方地一揮手."不過羅伊……"

"什麼?"羅伊正把材料倒出來檢查,聞頭也不抬地反問.

"你能不能讓這次附魔完成後,讓我的斧頭更亮一些?就算實際上不鋒利也行,但是要讓他看起來很鋒利?"

"看起來很鋒利?"羅伊愕然抬起頭.

"就是……我也不知道怎麼,反正這個斧頭以前……對,就是這里……"布隆伸出手在刃面上點了點."這里看起來很亮,一看就覺得很鋒利,後來附魔效果不行了後,就沒那麼亮了."

羅伊愣了半晌,總算明白了布隆的意思.

裝備附魔後,因為隨著陣法圖附著在裝備上的元素之力的緣故,總會或多或少的顯示出一些特性,最明顯的就是會有一些光澤體現.

比如羅伊這兩天干得最多的附魔皮靴——初級速度,在完成附魔後,皮靴上就會泛起不易察覺的微微藍光.

而附魔武器——初級鋒利除了讓銳器更加鋒利,提高殺傷力之外,還會附帶著讓銳器更加具有光澤,刃面更加光滑,看起來顯得更加鋒利.

其實這個效果並沒有太多實際意義,只不過後來經過幾名附魔師研究,多了這一層效果後,會讓要求附魔的人產生一種心理上的滿足,于是最終還是被保留了下來.

布隆所的,顯然就是想讓羅伊把這個效果加強一些,因為這柄斧頭他以後也不能使用,只能留作紀念,既然這樣,當然是希望它好看一些.

羅伊可以理解布隆的想法,但是這樣做卻又帶來了新的問題.

覆蓋式附魔其實也分兩類,一類是在這件裝備上覆蓋上和前一次或者幾次一模一樣的附魔,一類則是覆蓋上和以前不同的附魔.

顯而易見,要是覆蓋上不同的附魔的話,因為所用材料的不同,陣法圖的不同,附魔師受到前面附魔遺留的影響必然要大得多,自然難度也要大得多.

如果在這柄斧頭上覆蓋上同樣的附魔武器——初級鋒利,羅伊還有一點點信心的話,那麼在斧頭上進行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附魔,那他一點兒信心都沒有.

當然,布隆要求的仍然是附魔武器——初級鋒利,但他卻又要求提高這個附魔里的外在效果,那麼便和前面的附魔略有不同了.

"你這個要求恐怕……"羅伊想了想,決定坦率承認自己沒什麼信心.

"一枚金幣!"沒等羅伊完,布隆忽然伸出一根手指.

"嗯?一枚金幣?什麼意思?"

"如果你能搞定的話,那我就給你一枚金幣,怎麼樣?"

羅伊心中一跳.

一枚金幣!

不管是在斯卡利那里,還是在加特那里,他忙碌一下午也才能僅僅獲得十枚銀幣,而現在只需要完成一次附魔,就能獲得一枚金幣?

羅伊艱難地咽了口吐沫,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看了布隆一眼,忽然想起一個問題.

"你這麼想恢複這個斧頭的話,干嘛不去找更高級的附魔師?"

"這個……"布隆訕訕地收回手指,粗豪的臉上難得地出現了一絲不好意思."我找過你們附魔分院的老師,也找過城里的附魔師,但是他們要價太高了,所以……"

"所以來找我這個便宜貨?"羅伊眼睛一瞪.

"嘿嘿……嘿嘿……"布隆只有傻笑.

羅伊揉了把臉,想了想,決定還是接下這份委托.

成功了就有一枚金幣,失敗了也沒什麼損失,頂多就是消耗點兒陣法力和精神罷了.

更何況還可以因此獲得一次難得的三層覆蓋式異……半異種附魔經驗,這對于他的附魔學習無疑是很有幫助的.

"紙,筆."羅伊又向布隆伸出了手.

"紙?筆?"布隆又是一愣."要這些東西干什麼?"

"拿來就是了."

布隆只好抓了抓腦袋回頭去找紙筆,結果翻來翻去卻發現,他自從來到學院後根本就沒用過紙筆.

無奈之下,只好又跑到別的宿舍去借.

等到布隆拿著紙筆回到宿舍,羅伊愕然發現他後面還跟著好幾個人.

"這些是……"

"他們是我的同學,聽你要現場附魔,他們要參觀一下."

參觀?羅伊掃了那幾個一臉好奇的家伙一眼,心想斗士分院的這幫家伙怎麼一個個都跟坎雷似的好奇心那麼強?

想到坎雷,他忽然想到這次來斗士分院的原因,可是一看周圍這麼多人,心知現在也不方便問,便重新把問題壓了回去.

"參觀可以,不過希望你們保持安靜."羅伊丟下一句話,便俯身拿起筆開始在紙上畫了起來.

圍觀的幾人只見羅伊右手連閃,不一會兒,紙上便出現一個複雜繁複的圖案.

這就是附魔武器——初級鋒利的陣法圖.

"這條應該是連接線,不能動,這條應該是中樞線,也不能動,這條應該是元素回路,還是不能動,這條……"

羅伊眼睛盯著陣法圖,一條一條線地檢查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