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拂袖而去
"祖師堂?倒真有些心動.只是我宗守,實在沒那等厚臉皮,今日既已被人罵成是廢物,也未必就定要拜入云凌宗門下.反正我這雙脈之體,你們也瞧不上可對?"

說完話,宗守驀地一躍,跳下了天符台,直接步向了道宮門口處.

後面的林非張了張嘴,欲開口挽留,最後卻化作一聲歎息,默默不言.而那自始至終,都站在大殿之前的梁妙子,雙拳已是一滴滴鮮血滴下.

尹陽微微猶豫,面現掙紮之色.卻僅僅片刻,便已神色毅然的,與初雪一起大步追上.

剛剛走出了人群,宗守又忽的想起一事,轉過頭道:"那個什麼凌云宗令,尹叔你還拿著做什麼?這種沒用的東西,難道還可以拿來當飯吃不成?"

尹陽楞了楞,便又一聲失笑.將手中的凌云宗令,隨手一拋,丟在了一旁.

隨著'哐當’一聲脆響,整個校場內,數百凌云宗弟子,都是面皮漲紅,既感惱火,又覺羞恥.

這面令牌丟在地上,無異是等于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他們的臉上!

凌云宗萬年的聲譽,門規,這一刻都仿佛是被人重重的踐踏在地.

天賦台上的林非,神色是愈發的衰敗頹喪,而那梁妙子,更只覺胸中劇痛,喉間微甜.嘴里面,滿是鐵鏽味道.

宗守卻縱聲大笑,繼續往外行去.正要踏出大門,卻驀地只見前方,一個人影忽然攔在了門口處.高高瘦瘦,面孔稚嫩,肌膚略顯黝黑,氣質又頗為陽光,令人下意識的心生好感.唯獨那眼神,此刻卻如野獸一般,凶厲蠻橫.

一股霸道強極的氣勢,也在這瞬間撲面而來,撼動心神.宛如眼前,乃是一只腥氣迫人,正欲擇人而噬斑斕巨豹,而非是一個與他同齡,同樣十三歲許的少年.

尹陽的眼神,立時微微一變.急忙往前急踏,欲攔在宗守的身前.

而此時的宗守,卻是雙目微微眯起.

"原來是此人——"

埋藏在腦海深處的記憶,瞬間便鮮活了起來.嚴飛白,十三歲入凌云宗,僅僅十年之後,踏入天位強人之列.

算算時間與年紀,此人豈不正是這一年,拜入的凌云宗門下?

凌云宗這一屆的弟子,除了此人之外.其余還能有誰,能在這樣的年紀,便可掌握武道之'勢’?

既然有這人在,那麼另一位,想必也在了.目光游移,四下梭巡,果然在旁邊不遠處,發現一個少女身影.正面泛紅暈,饒有興致的遠遠望著.

若是所料不錯,這女子,必定是姓歌,名叫含韻.

神皇世紀,靈能湧蕩.無數豪雄,橫空出世.這二人日後雖也是頂尖的天才人物,可放在那眾多強者中,卻也並不是太出眾.

令宗守牢牢記住的原因,是前世時,與這丹靈雙壁的一場激戰.再還有,便是那天符與明劍二台.

——即便今日沒有他,僅僅兩年之後,這位嚴飛白,便可將這東臨云陸的神話打破.只一口刀,七百息內,便把小羅天劍陣破去.而旁邊的歌含韻,則是借來了'羅霄靈蘊筆’,在天符台上,親手繪出了十二道天符,同樣震驚云陸.在同一日,二人雙雙晉入凌云宗的嫡傳弟子,成為宗門支柱.

心神只稍稍波動,便再次恢複了平靜.宗守的身形,依舊毫無片刻停滯,仍舊向前邁去.不過腳步落下的方位,卻稍稍變化.僅僅把身形向旁一側,就輕描淡寫的,令這有如凶豹般的氣勢,全數崩解.從這少年的身旁,錯身而過.

那嚴飛白的身形,立時一震.接著又一聲冷哼:"好高妙的手段!這等樣的武道天賦,當真是可惜.你現下是雙脈並行,我勝之不武.若三年之後,世子能夠有機會,入武師境界.飛白必定會尋你分個高低!"

宗守一陣迷惑,這句話,實在是不知所以然,也搞不清其中的因果關系.現在勝之不武,那三年之後,就可心安理得了?旋即便記起了此人的武癡性格,立時是暗暗搖頭,再不理會此人,直接走出了道宮大門.

只見此處兩側雖是重山疊嶂,云霧繚繞.可從這正面望去,卻是一片空曠,方圓數十里之地,盡在視野之中,令人心胸開闊,心曠神怡.

可當宗守再望向腳下時,只見一條崎嶇陡峭的山路,直通山下.也是玉石鋪成,卻艱險異常,更有無數云霧,將那路途,遮攔得嚴嚴實實,看不出去向.仿佛也預示著,自己以後的路途.

只沉吟了稍許,宗守便又再次長笑出聲,往山下行去.

可能是體力消耗太過之故,宗守的腳步虛浮,身形搖搖晃晃.卻是每一步,都是堅定無比.

這路再怎麼艱難,也終歸是走得通的.若是前方沒有路,那麼大不了,自己便強行開出一條路來便是!

沒道理,自己前生數十年的積累,還克服不了這雙脈之身!

這凌云宗雖好,可他的性情,卻更喜歡無拘無束呢——

正胸內豪氣干云,自我感覺良好,只覺這世上的一切礙難,都是那麼的簡單.宗守卻突地'唉呦’一聲.腳下一軟,整個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栽去.

看著那空空如也的萬丈深淵,宗守立時無奈的用手一遮面,暗道我命休矣.心忖自己壯志未酬,就要身死此間麼?

下一刻,卻又覺是天旋地轉.被人強拉著,往後一扯.

"少主,你就別逞強了!"

聲音有如銀鈴,宗守再仔細看時,自己整個人,已經在初雪的背上.

豈有此理!自己堂堂大丈夫,怎麼能被一個女孩背著?

宗守下意識的就要掙紮,可當初雪那誘人的處子體香,傳入鼻間.立時便改了主意,嘻嘻笑著把女孩牢牢摟住.

這氣味,真的很好聞!

※※※※

直到宗守三人揚長而去後的一個時辰,丹靈道宮內,仍是一片寂靜.

內門弟子的入門驗測,也是匆匆了事.所有的凌云弟子,都是神情陰沉.兩座石台上的散碎的零件與石塊,一時也沒人去收拾.

那枚凌云朱令,更無人去觸碰.

而此地身份最高的林非與梁妙子二人,更已如石雕木塑般,在原地站了許久,怔怔發呆.

恰在此刻,天空中一道三彩光霞,從山巔云層中降下.在天符台上現出了身形,一位大約四旬左右,峨冠博帶,體型略旁的中年,從光霞之內踏出.

看著四周,那本該常年掛在面上的溫和笑容,卻是蕩然無存.只剩下了錯愕:"林師叔,莫非是發生什麼事了?靈微子只是去了一趟育靈宮而已,難道錯過了什麼?看這情形,莫非是有人破了小羅天劍陣,臨摹了十二天符?不知是哪位弟子,有這等天縱之資?"

林非的身形一僵,嘴里更是說不出的苦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