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黃泉幽冥
"這是哪里?"

一塊群山深處,高懸山巔一側的石台之上,宗守游目四顧,思緒里全是茫然錯愕.

然後下一刻,他的目光,就被前方處,正眺望遠處朝霞的一個人影所吸引.

一襲布衣,素白潔淨.明明不算很寬的背影,氣勢卻雄闊之極,氣息更空幻莫測.

然而也不知為何,宗守望過去時,卻總覺此人的身影,有些蕭索悲涼.

"守兒,想不想你娘親?"

"當然想!可父王你不是說,母親已不在云界,已經回不來了?"

"的確不是在云界,不過也不是回不來!"

那人影苦笑一聲,卻並未轉身:"以前是只當你娘已經死了,可最近總是想起她.或者真是該努力一番,把她帶回來.我家的守兒,也不能總是沒有娘親."

"真的?父王你沒有騙我?娘親在哪里,守兒要現在去看娘親."

宗守越發地莫名其妙,明明不想說話,可這聲音,卻完全管不住的說出口.而且是極其稚嫩,仿佛是六歲孩童口音.特別是當娘親二字說出口時,胸中竟也有幾分熱切期待之感.

皺著眉凝思了片刻,才終于醒悟.這應該是宗守那十三年記憶中一個片段.

前面的人影,這時正大笑著回過頭,俊朗的面孔,滿布著豪氣,目光又凌厲無比.

"要隨我去看你母親可以,不過一身本事,卻不能差了.二十年,只需要二十年,我們就去看看,那號稱雄霸八百小千世界的陸家,到底是怎樣的強橫——"

宗守的目光微微一縮,這個人影,豈不正是他所熟悉的那位血狂妖聖,九尾天狐?

還未來得及細思,眼前的畫面,就都紛紛崩碎.宗守的意識,順著那記憶長河流淌.不多時,就又到了一塊記憶畫面中.

這次換作一個寬闊的校場,旁邊擺放著許多石鎖,與大量的刀槍劍記戟.

自己的胸腹,正是劇烈的喘息.身體也似乎在承受著劇烈的鍛煉,無比疲憊.

胸膛之內,卻憋著一口氣,無盡的不甘,充斥心田.恨天地如此不公,恨自己的身體,如此無用.

仍舊是那個中年男子,不過此時的眼中,已是銳氣全無,反而全是心痛內疚之色.

"好了守兒,你輪脈未開,是因你身具人妖雙脈之故.練不成武,不是你的錯.再折磨自己,也是無用.無法走武修之道,不是還可修行魂力?過些日子,父親就送你去臨海書院——"

記憶再次破碎,當宗守的眼前,再次由無數畫面碎片,逐漸平湊出一個場景時,卻是在一個狹窄的走廊.

宗守行走在內中,只聽兩旁,無數的細碎聲音,傳入耳中.

"這個人,莫非就是乙班那個廢物?用了三年時間,仍無法開辟魂海?"

"就是他,據說這人,還是乾天山的世子,未來的妖王殿下——"

"切!妖族素來都以強者為尊.那些乾天山的人,怎會服他?豈不已經死定?"

"可笑,既然天資全無,就該自己走人!白白占著一個名額,一處靈地!"

與之前不同,此刻宗守胸內.那不甘愈發的強烈,憤恨之意,更是激湧.而除了這些之外,更有著一絲絲的絕望,充斥心底.

接著不止是宗守這十三年的記憶,便連他的前世,遭遇的那些不公,苦難,也都一一翻出.

幼年喪父的悲傷,以幼沖之年,獨力奉養病母.打工之余,硬生生憑著每日不懈的苦讀,考入至東臨云界最高學府.卻被人以權勢搶去了名額,最後連學業都無法完成.母親傷逝,孤零一身.

之後奮力拼搏,在商場上,漸漸顯露出才華,卻又被人妒忌排擠.只能淪落到,在圖書館打工糊口.

宗守卻笑嘻嘻的看著,好似不關己事.然後一揮手,眼前的幻像,都盡數散盡.

再睜開眼,只聽那蕭聲仍在繼續,依舊回旋婉轉.而趙嫣然本人,似乎心神也全然沉浸在內,神情專注之至.

宗守啞然失笑,懶洋洋地把背往後一靠,竟是極其舒適的,斜躺在車簷之下.

然後便在那蕭聲再次一個節奏轉換之時,用手中的松紋風劍,連帶劍鞘,在身旁輕輕一敲.

聲音不大,可這金木交擊的聲響,卻讓那蕭音,忽然一滯.

淒婉的意境,也立時消失無形.

趙嫣然不由是神情詫異地看了過來.望見宗守竟還保持著清醒,笑意吟吟.本能的,就是一陣驚愕.

皺了皺眉頭,趙嫣然正欲變換音調,一**精神異力,往那翻云車方向陣陣彌漫.卻只見宗守,拿著劍又是一敲.這一下,是突兀至極,也恰到好處,竟使她的簫音,忽然淆亂.僅存的一些意蘊,也蕩然無存.

而沉浸在回憶中的尹陽與初雪,也在這時,漸次恢複清醒.望見眼前的情形,先是一陣不解.然而僅僅片刻,就各自冷汗涔涔,目中含悸.

趙嫣然的眸子里,也是微含冰鋒.一次可以說是巧合,可連續兩次,卻絕無法以意外來解釋.

眼前這人,竟是真有破解自己這一首黃泉幽冥曲的法門.

還來不及思考怎麼應對,第三聲敲擊,已是再次響起.

這第三次,不單是使她只覺自己簫音混亂,就連自己體內的內息,也仿佛有些不穩.更有一股氣,堵在胸口處,宣泄不得.

趙嫣然目光閃了閃,停頓了片刻,卻仍舊將後面的音符吹出.

接著就只見對面的宗守,唇角又邪魅無比地挑了挑,又是第四次,用劍敲擊在木板上.

使她的簫音,不但是再難以為繼.左胸旁外衣上的血暈,更在這瞬間,擴大了足足一圈.

那人面桃花似的臉,此刻也仿佛蒼白了幾分.

只是當那眸子里的冰寒退去,竟仍無半分惱色,那股狂熱之意,卻更是熾烈無比.

眼前這個年紀還不到沖齡的少年,居然能給她如此驚喜!

"宗守你真的才只十三歲而已?以前可曾學過音律?我這首黃泉幽冥曲,就連我那幾位師妹,也素來都是無可奈何.能夠從我曲中,自己掙脫出來,就已是不凡.能夠再將我這曲子破去,就更不是凡俗武者,能夠辦到.似你這樣的璞玉,叫我現在,又怎可能放棄?這樣如何,你如果答應.除那十二幻焰火蓮的蓮子之外,人家還可送你三顆煉胎丹.你要是再不答應,我也不是沒辦法強來——"

宗守暗暗一歎,有些苦澀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這個瘋女人,看來還真是盯上自己不放了.

正絞盡腦汁,想著如何尋個辦法,打發了此女.卻忽的只覺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而來.

再抬起頭看向上空時,只見那云際間,赫然一條龍影,正在三百丈高空處,蜿蜒而來.

宗守不由長松了口氣,等了足足十日時間.這一位,總算是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