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萬象寒冥(第三更!求推薦收藏
('

大功告成,宗守隨手將手中的筆丟開.

這控獸的符陣剛一繪成,那頭銀白黏獸,對他的態度就已截然迥異.[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身軀一縮一彈,就跳到了宗守的手中.那些觸手,都已經收起.整個身體,都變成了水滴般的形狀.外表光滑,又沒有那些正常黏獸的惡心黏液.在宗守的掌心里磨蹭著,顯得極其可愛.

"銀白獸王這名字,實在難聽.唔,長得有些像果凍,以後就叫你果凍好了——"

這麼一看,手中這小東西,還真與真正的果凍,有些相似.

宗守咽了咽口水,緊接著又覺不對.

"對了!這個時代,應該還沒果凍這種東西.與人打斗起來,這個名字也太弱了,日後也不好當做靈獸真名.怎麼說你也是神獸之後,祖先大名鼎鼎,名字要華麗一點才有氣勢.嗯,我再想想!記得日後的你,進化到極致時,身軀都換成了紫金色.那以後就叫小金可好?說起來,你這家伙以天地萬物為食,這本命神通倒是與我那吞天元化大法,有些相似——"

那頭銀白黏獸完全不懂,只是把身軀再蹭了蹭.

宗守呵呵一笑,就當這小家伙同意了.也恰在此時,一個窈窕人影,冒著密集雨點,從遠處穿梭而來.

靠近之後,才發現是初雪.身上沾滿了血,衣服也破損了不少.不過本身,倒沒有什麼的傷痕.

宗守毫不覺意外,若說兩個武修聯手,一加一等于二.那麼武修與靈師合力,那就是一加一等于三,甚至等于四五的效果.

這次來襲的人手,其實不多.三位七脈秘武師,再加上十人左右的武師.整體算來,比那次宗瑜烏維的實力,還要弱上一線.

可一旦加上此處的這位觀魂境靈師,可使其戰力,添加足足五成之巨!

然而一旦等到這祁嘯死亡,實力大增的尹陽與初雪,將對手解決,自然是極輕松之事.

素初雪卻無法淡定,望見宗守那虛弱的模樣,先是一驚.直到發現自己少主,身上一絲一毫的傷口也沒有,這才心神一松.

下一刻,她的目光,就被宗守手中之物吸引,目透出疑惑之色.

"少主?這是——"

"我的護駕!"宗守得意一笑:"名字叫小金,是不是很有氣勢?"

初雪一臉的愕然,不清楚小金這名字,與'氣勢’二字,有什麼關聯.

不過這卻不妨礙她的思緒,眼珠一轉,就大約猜到此物的來曆:"這是那頭什麼'銀白獸王’的變異黏獸?少主,你還真打算把它當成護駕?聽說靈師一生,也不過能收服五到二十個護駕而已,哪怕是真形境之後的神師,也無法更改.似乎我們這樣靈武雙修的人,數目就更少——"

宗守卻神情肅然地搖了搖頭:"你可是覺得,這小家伙無能至極,以後會幫不上我?"

'小金’的等級,雖是只有二階,卻也有幾分通靈.當宗守說到無能二字時,立時在宗守的掌心里跳了跳,以示抗議.

素初雪卻撇了撇嘴,黏獸,是這世界上公認最弱,也最沒有智慧的一種精獸.這樣的護駕,哪怕是變異之後的,只怕也沒有什麼前途.

下一刻,卻見宗守的唇角微微一挑:"雪兒,你可知黏獸最早的祖先是什麼?繼承的又是何種血脈?"

"黏獸最早的祖先?我記得是神獸萬象?變化千萬,可變幻任何事物.傳說萬象變幻為黑龍時,可與黑龍斗水.變幻為火凰時,可與火凰斗火.在上古神獸中,最是詭異莫測,被視為頂階神獸,可惜荒古之時就已隕落——"

初雪說到此處時,忽然一驚,仔細看向了宗守手內的銀色果團,心忖莫非這家伙,還能進化成那'萬象’不成?

片刻之後,卻不屑的哼了哼.

"少主,不是雪兒我不信.可是這頭黏獸,也能進化成萬象,未免也太荒唐了!"

"沒事!靈師的護駕多是多了,可同時能使用的,卻不過一兩名而已,端看魂力強弱.一兩個名額,浪費了也是無所謂!"

宗守搖了搖頭,也懶得再說.他手中的這個小家伙,日後還真晉入神獸階位.差一點,就可擁有真正的萬象血脈.只可惜最後根基不穩,功虧一簣.

不過這些事,即便說了初雪也不會信.

手中再捏了一個手印,小金的身軀,就自動散開.仿佛一層皮膜一般,包裹著宗守的手.然後蠕動著向上,消失在他的袖內,

"對了,記得雪兒你身邊,還沒合適的護駕?"

"是沒有!我們虎貓族內,修習的都是武學,以前都沒有什麼靈師.當初君上說,要給我尋來一個頂級靈獸當做護駕的.只是過沒多久,君上就出了變故."

說起此事,初雪的面上,就有幾分黯然:"其實也沒什麼,日後總能尋到合適的靈獸——"

話音未落,初雪便見一個銀色的木罐被拋了過來.接在手中看了看,面上立時露出驚喜之色.

"這是三階寒冥虎,而且是魂獸?"

寒冥虎生長與北地,本身是獸中王者,加上最喜嚴寒.一身皮毛爪牙,都在嚴酷環境中,鍛煉得堅韌銳利.

五階之後的寒冥虎,武者若不到玄武宗之境,休想在冰天雪地中,將之獵殺.

即便降了兩階的寒冥虎精魂,實力也仍是不凡.

其實本身在精獸中,並不算最強.可其身屬虎類,與初雪的虎貓血脈,正好相合.對于初雪而言,恰是最適合不過.

見雪兒開心,宗守也是高興.本來是打算把那鷂鷹,也一並給她,不過當想及雪兒乃是靈武雙修,便息了這念頭.

這頭鷂鷹雖好,能夠飛高遠望,也可阻敵窺視,日後身軀漲至四丈之時,更可騎乘.可就戰斗力而言,作為護駕靈獸,卻有些不合格.

更何況此時,這鷂鷹還處于重傷狀態.

二人正說話時,那密林之外,又是一個人影,飄至法壇之旁.

仔細看了眼地面的尸體,尹陽粗密的眉頭,立時一皺:"世子可曾受傷?還有這人是誰,這身服飾,看著似乎有些眼熟——"

初雪的面色,立時一紅.她趕至此間,就是為看看宗守這邊的情形.可因手中這頭寒冥虎的事,幾乎完全將此事忘記.

宗守則神情一怔,將那口桃木劍取出在手,只見那劍身之上,赫然有個飛鴿印記.

"這人方才說,他名叫祁嘯!"

"祁嘯?原來是他!"

尹陽面皮一跳,露出恍然之色,神情既仿佛是松了口氣,又仿佛是頭疼之極,目透惑然道:"此人之師,乃是中央云陸中的人物,據說是還陽境的靈師,為避禍才到我東臨云界.雖有些麻煩,可這一時半會,這祁嘯的老師,估計也找不上門.不過此人,到底是哪一位將他請來?"

PS:第三天三更,可這推薦和點擊,著實不給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