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進境神速
('

時光匆匆,轉眼之間,就是兩個月的時間過去.

宗守是越發適應了萬年之前的生活,不過除了偶爾逛街,收集靈師日常修行,還有那頭'水銀獸王’所需的藥物與材料,偶爾戲弄一下自己的侍女之外.其余時間,都是呆在自己房內,每日鍛煉基礎劍法,基礎步伐,基礎提縱等等一切武修基礎.[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hui.]

尹陽與初雪也是一樣,盡量不外出招惹是非.

此刻這座煙霞鎮內,已經聚有十余萬人.魚龍混雜,而且多是年紀輕輕,氣血方剛.哪怕以凌云宗的威懾力,也不免有些混亂,斗毆頻起,只是還無人敢鬧出性命.

三人身份特殊,自然不願在這里,惹出麻煩.

兩個月時間,最令宗守欣喜的,是尹陽初雪,各自都在修為上,小有進益.經曆了之前,與烈劍烏維的那場惡戰,尹陽直接破開了第八條輪脈,成位中階秘武師.

至于初雪,雖不知其元魂到底到了何等進境.不過一身真氣,卻分明已到了武師境的巔峰.甚至還要勝過當時的宗瑜一籌.

宗守不能不為之高興,尹陽初雪都可算是忠仆.這個世界上,他唯一能信任之人.

二人實力提升,自然也意味著他保命的機會,也大大增加.

就連初雪,也是欣喜不已,靈武雙修,要在這個層次之後,再進一層,可說是難如登天.每一個小小的進步,都是彌足珍貴.

唯有尹陽,誅殺烏維之後,剛散開的愁云,又重新恢複到了臉上,而且是一日比一日陰沉.

那日晚間與馮曉的對話,尹陽未曾對他說起,宗守也就只當不知,沒去詢問.只是日常的練習,越發的勤奮.

浴桶之內,水波蕩漾,熱氣沖騰.宗守全身赤裸,懶洋洋地坐在中間.

而在其身後處,初雪則是香汗淋漓地,雙手十指,不斷為宗守推拿拍打,點脈活穴.

似乎是看不慣宗守的模樣,用力極重,使宗守後背,全是紅痕.

"少爺現下已經修成了胎輪,息輪也完成了小半.練氣已經小有成就.下次藥浴,就不需雪兒,自己便可完成.稍後雪兒會教少主一套呼吸內煉之法,同樣可煉化這五參壯血湯的藥力——"

說起宗守的輪脈,初雪便深深驚異.也不知宗守,到底使用了何法,明明是修習那套宗氏家傳的基礎練氣術而已.卻在短短兩個月時間,整整打通了胎輪二十四個穴位,加上雙脈之體,則是四十八個.息脈方面,似乎也完成了部分.

別說是同階武士,就是那些三脈巔峰,在內氣的量方面,只怕也要稍稍遜色.

基礎之雄渾固實,遠超世間任何武者.

以這等強橫的內息,也的確再無需她幫助,就可自己吸收消化那些藥物.

不意前面的宗守,卻直接搖了搖頭,口氣干脆之極道:"呼吸內煉之法?不學!有雪兒幫我就夠了——"

心忖道自己干嘛要那麼辛苦,自行去吸收熔煉這五參壯血湯?

雖說論效力,他的吞元大法與內呼吸導引術,的確比雪兒要強許多.

可每過十天,就有賞心悅目的美人陪浴.這樣的福利,自己卻要到哪里去尋?

初雪一身真氣,幾乎走岔.好在這兩月下來,對少主如今的性子,已經有些了解,有了免疫力.面色冰冷道:"不管少主學不學,反正下一次雪兒都不會再陪少主沐浴了,說話算話——"心中是打定了主意,再不幫這個有些色色的少主點脈推拿了.

宗守淡淡'哦’了一聲,神情仍舊是百無聊賴的憊懶模樣,只唇角旁邪魅的一挑:"那樣也行,不過你家少主這里,原本是想把我學的那手基礎劍術,也教給雪兒的.唉,可惜了——"

言語間,是無比的遺憾.初雪卻是眼神一亮,基礎劍術,各家各派都是大同小異.可如宗守這般,使的出神入化,卻是前所未見.

這幾日偶爾與宗守比劍,她總是寥寥幾個回合之內敗北.無論再怎麼精妙的劍式,在宗守面前,都毫無半分妙處可言,輕易便可破去.

而至始至終,都是那一套最簡單的基礎劍式而已.

令她最眼饞的,也是其中所含的劍道至理,以及一應變化.

心神瞬時動搖,下一刻,素初雪的面頰又脹成了通紅.重重在宗守的背心一拍,將最後一點彙集的五參壯血湯藥力拍散.然後起身將衣服裹好,飛也似的騰出了門外.

直過了數息,外面才又傳來初雪的聲音道:"少主,你無賴!"

語氣里倒確是有些憤憤,不過搭配上這軟糯甜美的嗓音,實在沒什麼殺傷力.

宗守咧嘴一笑,然後直接便發動起吞元之法,將藥液內殘余的藥力精華,全數汲取.化作純淨的精元,儲藏在體內.

總共用時,都不足數息.

"可惜了那天鏡照魂之術,無法應用于輪脈.若也能借太陽精炎,提煉真氣純度.如今修為,必可再進一階,將胎息二輪修成——"

每次使用吞天元化功後,那段不斷精練提純的過程,實在是消耗了宗守太多的時間.

如非是顧忌真氣過于混雜,為日後埋下太多隱患.他如今即便突破武士境界,也未必不可辦到.

倒是魂力修行,進境反倒是後來居上.天鏡照魂之術,已經由六面增至十二面.每過七天,這客房窗台上,幾乎都被密密麻麻的銅鏡擺滿.

如今已經是穩穩完成,定神境的修持.

靈師等級,較為簡單.不過在神師之下,也分九層.定神,觀魂,養靈,出竅,夜游,還陽,日游,塑體,真形.

在魂力修行之初,元神是極不穩固,虛無飄渺,不斷發散的.而所謂的第一階定神,顧名思義,便是使得元魂穩固.

宗守自築造真魂靈種後,日日出竅,對抗罡風.又借助月華中的太陽精炎,不斷淬煉,其實早已完成這個過程.

所缺的,只是魂力的量而已.直到如今,才達到要求,可以進行下一步的修煉.

將木桶移到一旁,宗守照例是先喂養那鐵木罐里的那只變異黏水獸.

此時用的食物,除了礦石的品質,已經增加一個層級之外,那獸晶已增加到二階.

聽著內中,那卡喳喳的聲響.宗守面上,不由浮起一絲笑意.

再過幾天,他積累的魂力,就可將這頭未來的護駕靈獸收服.而大約再有半月左右,此獸便可進化到二階,初步擁有令人眼饞萬分的能力.

不過當再望見囊中,那僅余的幾十顆獸晶時.宗守的面上,又現出幾分無奈之色.

修習練氣術,喂養靈獸,使他的財富,急劇縮水.再無補充的話,遲早有用完一天.

"嗯?這風,似乎有些不對?"

宗守驀地一踏步,迎著從窗外刮進來的清風,走到窗前.

下一刻,便只見外面的街道,一陣騷亂.更有人在狂奔大喊:"大風起了!凌云宗開山在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