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一個人的戰隊(下)
王秋兒在比賽台上表情第一次有了變化.因為對方問的太突然了,一抹紅暈瞬間就染上了她的嬌顏.

她和王冬兒那一模一樣的容顏本就極美,這一臉紅,更多了一抹如同盛放牡丹一般的絕麗.

"你找死?"王秋兒手中的黃金龍槍幾乎是在下一刻就甩了起來.雖說這明都隊長也可能是女人,但她這話也太流氓了.

別看那明都隊長似乎有些脫線,但反應卻是不慢,瞬間彈身後躍,就躲開了這一槍.她倒是沒反擊,卻是立刻轉身看向不破斗羅鄭戰,"裁判,她犯規,比賽還沒開始呢."

誰說她傻?關鍵時候比任何人都精明.鄭戰一閃身,就擋在了兩人中間,看向王秋兒沉聲道:"警告你一次,再犯規就取消你的比賽資格."

明都隊長頓時得意洋洋的笑了起來,不過,她這笑容還沒完全露出來,鄭戰就轉過身來,一臉陰沉的道:"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語,你代表的是明都的形象,再言語攻擊對手,我也判你出局."

明都隊長癟了癟嘴,道:"我只是闡述一個事實而已.開始吧,開始吧.讓我擊敗她不就得了."

"雙方通名."鄭戰臉色難看的說道.

"史萊克,王秋兒."

"明都,徐天真."

聽到這個名字,就算是以王秋兒的性格,嘴角都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差點笑出來.這家伙,還真是人如其名.很傻很天真.

"雙方後退."鄭戰喝道.

"我很厲害的.你輸定了."徐天真向王秋兒比了比自己並不太大的小拳頭.這才轉身向本方比賽台邊緣走去.

王秋兒根本就沒有理會徐天真,手握黃金龍槍徑自走向自己那邊去了.有著剛才這一連串的小插曲,令她的魂力著實恢複了不少.

王秋兒的戰斗風格幾乎和所有魂師都不一樣,她是那種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戰斗方式,准確的說,就是憑借一往無前的強橫戰意.永不言敗的精神,爆發自身潛能.對手越強,她被激發出來的潛能也就越多,也就越是厲害.這才是她最可怕的地方.

永遠藐視對手,這本就是她的戰略.她那份高傲,根本就是發自骨子里的.

"比賽開始."

"嗖——"刺耳的破空聲,仿佛要將整個空間撕裂一般,黃金龍槍在空中劃出一道金色閃電,直奔百米外的徐天然電射而去.這就是她對徐天然先前那句話最有力的回應.

但是,進入戰斗狀態後的徐天然也變了.

只見她雙手在胸前合攏.向上一翻,作出一個十指相扣雙手托天之勢,不算太豐滿的小胸脯也因為這個動作而顯得挺拔了許多.

一道刺目紅光驟然從她身上迸發而出,就在她那托天的雙手掌心之上,一團橘紅色光彩瞬間綻放.

兩黃,兩紫,兩黑,赫然是六個最佳配比的魂環從她腳下升起.第三魂環瞬間閃耀,一道橘紅色光芒就暴射而出.悍然轟中了那道猶如金色閃電一般的黃金龍槍.

"轟——"劇烈的轟鳴驟然大響.黃金龍槍上附帶的金光在那橘紅色光芒的轟擊下竟然以驚人的速度消耗著,但黃金龍槍本身卻依舊堅定而執著的朝著前方鑽去.

徐天真身上第一魂環亮起,一圈橘紅色光環也隨之出現在她腳下.頭頂上方射出的那道橘紅色光芒向地面一沉.下一瞬,她的身體驟然消失,再出現時,就在之前光芒落地的位置.剛好閃過了黃金龍槍的穿刺.

王秋兒一步跨出.重重踏地,整個人瞬間騰身而起,直奔徐天真的方向沖了過來.

閃開黃金龍槍,徐天真眼中光芒變得澄澈無比.雙手掌心對天托起的那橘紅色光球中突然射出萬道強光,將整個比賽台都照耀成了一片燦爛的金紅色世界.

王秋兒只覺得眼前一花,強光刺目之下.竟然失去了她的蹤跡.

比賽台下,看到這里,和菜頭突然脫口而出,"這是,日月傳承,太陽武魂.那個明都隊長是日月帝國皇室直系."

"嗯?"台上突然充滿了金紅色光芒,本來也看不清楚了.唐門眾人,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他,露出疑惑的光芒.

和菜頭也自覺失態,看看周圍並沒有人注意到自己,這才低聲說道:"日月帝國皇室直系擁有著強大的武魂.這是當初他們之所以能夠登上皇位的最重要一點.只有直系血脈的擁有者,才能擁有這太陽武魂.太陽之力,至剛至強.乃是火屬性武魂中的極品.就算不是極致武魂,卻也相差無幾了.而且,它本身就能夠借助太陽之力來壯大自身.比大師姐的月亮武魂有過之而無不及."

果然,在和菜頭分析的同時,眾人也注意到,伴隨著比賽台上這金紅色光芒的充斥,天空中的太陽光芒似乎減弱了許多,只有照耀比賽台方向的光芒似乎格外強盛似的.這就令天空中出現了一幕奇景,仿佛有一道百米直徑的巨大光柱從天而降,落在那比賽台上一般.

"她最先施展的是第三魂技,太陽神光,然後是第一魂技,太陽倒影.此時施展的,應該是至少第五魂技的光芒萬丈.王秋兒遭遇到強敵了."

比賽台上,身陷其中的王秋兒感受是最為明顯的.當整個比賽台被那金紅色強光照耀之時,她首先視覺就受到了巨大的影響.眼前完全是金茫茫的一片,也感受不到徐天真的氣息了.

而且,比賽台上的溫度,也因為這金紅色光芒而持續提升著.就像是大地在泛起岩漿一般,熾熱的溫度烘烤著她的身體.

在這一刻,連王秋兒自己都有些驚訝的是,自己想到的並不是如何去克敵制勝,而是如果這時候身上有霍雨浩幻化的極致之冰鎧甲該多好,那樣的話,就不會受到這太陽武魂的熾熱所影響了吧.

王秋兒右手一招,就收回了自己的黃金龍槍.她靜靜的站在原地,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金色鱗片覆蓋全身,金龍護體,環繞身形而動.一層淡淡的金色霧氣開始從她身上騰起.她就像是雕塑一般,站在比賽台上一動不動.

看著台上那大片的金紅色,霍雨浩眉頭微皺,在這個時候,他當然不可能上台去幫助王秋兒了.這次和上次不同,他沒能提前隱身上台.而且,他也並不認為王秋兒會輸.更重要的是,下午也有他們的比賽.現在如果消耗太大,唐門的比賽怎麼辦?

強行使用精神探測鑽入護罩內幫助王秋兒並不是不行,但會消耗到什麼程度,霍雨浩自己也不清楚.所以,他有些猶豫了.

面對王秋兒的"不作為",徐天真也有些皺眉.她當然能夠感覺到王秋兒在什麼地方了.但她也同樣沒有輕舉妄動.那王秋兒雖然如同雕塑一般站在那里,但卻像是一座隨時都有可能噴發的活火山一般,一旦爆發,必定石破天驚.

說起來,徐天真在明都魂導師學院絕對是個異類,她特異的地方就在于,她的本質是一名魂師,而並非魂導師.試問,擁有強大太陽武魂的她,又怎麼可能不修自身呢?只要有的選擇,沒有人會先選擇成為魂導師的.

徐天真進入明都魂導師學院有些特殊原因,她雖然也會使用魂導器,但最強的還是武魂.

徐天真也沒有動.比賽台上的一切,就像是在那金紅色光芒中靜止了一般.

徐天真為什麼不著急?她這光芒萬丈的魂技,本身就是一個類似于領域類的強大能力.這個領域不只是不斷提升溫度去灼燒對手,更重要的是凝聚來自于天空中太陽的力量.持續時間越長,從太陽汲取的能量也就越是龐大.不但能讓領域內溫度持續增加,她自身也可以控制這部分力量,積蓄到一定程度後再爆發攻擊,其威力可想而知.所以,她也同樣不急.

這會兒要說最郁悶的,恐怕就是身為裁判的不破斗羅鄭戰了.

身為裁判,他需要在比賽台上觀察雙方比拼,在關鍵時候結束比賽,判定勝負.一般來說,他是決不可能被攻擊到的.可現在,面對這領域類魂技,他是避無可避啊!這光芒萬丈雖然沒有真的高達萬丈.可也有著相當的高度.如果飛到這個高度之外,那他還怎麼判斷比賽台上的局面?而且,他還不能過度去抵抗這個范圍型魂技的壓迫.否則的話,就會影響到徐天真.無奈之下,這位強大的九級魂導師就只能硬扛領域帶來的效果了.就算他修為驚人不會受到傷害,但被烘烤的味道也並不好受啊!

無論是台上還是台下,比賽氣氛都極為緊張.明都魂導師學院那邊的隊員們也都是站起身來看著台上的比賽.他們都很清楚,如果這場徐天真再輸了,恐怕就真完了.

--------------------------------------------------------

努力碼字,天天向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