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吸血蝙蝠武魂(中)
() 幸好,王冬兒的修為要遠高于阿德,如果換做修為比他地上許多的對手.那個血影人偶甚至有可能將對手直接吸cheng ren干.

戰斗進行到這時,王冬兒已經被對手壓制的同時,這阿德的連招竟然還沒有結束,擊退王冬兒的同時,他背後的翅翼猛然大張,緊接著,天空中突然詭異的出現了一道道紅se光線.和諧光線密密麻麻的布在了先前王冬兒和他曾經打斗過的地方.所有光線居然各自化為一道道利刃,直奔王冬兒的身體切割而去.

天羅血網.這一次不再是魂技,而是他那一雙利爪埋下的伏筆.

他那利爪同樣也是一對六級魂導器,為了參加本屆大賽,明玉宗可謂是下了血本.

這一雙利爪指套名叫,血se切割,每一次攻擊,都會附帶出一道道如同細線一般的鋒銳血線.實際上是一種純粹的魂導能量she線,具有很強的切割力.

這種能力能力就相當于是在攻擊的同時又連續上二次攻擊.在近戰魂導器能力中絕對是相當強悍的一種.更可怕的是,這血se切割還有一種隱現的能力.也可以不讓自身的血seshe線第一時間顯現出來,而是隱藏于利爪曾經劃過的空氣中.到了必要的時候,由使用者進行激發.一旦激發後,這些光線都能夠沖擊十米,就像是利刃斬出一般爆發出強橫的攻擊力.它們是隨機攻擊的,不一定會攻擊向哪個方向,但只是不會攻擊到帶有血se切割的人.

阿德已經布置了這麼久,他這血se切割的威力在空中的停頓時間也快到極限了,他這才連續使用三個魂技,再將自己這個強大的魂導器能力激發出來.目的很簡單.就是要一舉建功.

如果他一上來就使用血se切割的能力,雖然可能給王冬兒帶來更多的麻煩,但想要以魂王級別的修為擊敗一位魂帝,阿德還沒那個自信.所以他選擇了隱忍,悄悄用血se切割布下一張天羅血網,靜待最佳時機的到來.此時激發,雖然那些血線都是隨機攻擊的,但深陷其中的王冬兒顯然會被絕大部分血線所牽連,命中.只要有其中少數一些能夠落在她身上,就是克敵制勝的關鍵.不但狠辣.甚至是yīn毒.如果王冬兒的防禦不夠到位,那麼,很可能她的身體就會被直接切割成碎塊.

王冬兒有些蒼白的俏臉上流露出一絲冷厲,盡管此時處于極端被動的局面,但她卻並沒有任何慌亂跡象.

光芒一閃.她已經在原地消失,平移十米開外.左腿骨魂技,瞬間移動.

阿德微微一呆,比賽的隊伍太多了,而且王冬兒之前的瞬間移動又只是用過一次,明玉宗並沒有調查到這一點.天羅血網攻擊距離只有十米,盡管王冬兒這一下沒能完全脫離.但也從最密集的地方脫離了出來.

不僅如此,王冬兒身上隨冇之亮起一團金光,將參與的一些血線擋在外面.

魂導護罩?而且還是六級的魂導護罩.

阿德眼神一凝,第二魂技立刻就再次用了出來.又是一聲恐懼尖嘯響起,他整個人也如同閃電一般沖向了王冬兒.雙爪展開,這一次,血se切割再也沒有任何隱藏.鋒銳的雙爪帶起血線,直奔王冬兒抓去.

魂導護罩一現即隱.只是擋住了血線後就立刻被王冬兒回收了.恐懼尖嘯似乎對她失效了.她自身的第四魂環也隨之亮起.

那曾經令幽辰極其痛苦的魂技,在天空中展現了.一個巨大的金se六芒星出現在王冬兒背後.刹那間,那強橫的金光就已經將她的身體完全吞噬,然後直奔阿德電she而來.

六芒星陣還能這麼用?阿德顯然沒想到這一點,但他的動作也還算快,蝙蝠雙翼猛的一收,利用自冇由落體之勢,身體瞬間下沉,勉強躲開了這一擊.

王冬兒右手抬起,燦爛的金se光焰驟然在她右手之中閃亮.背後翅翼突然開始奇異的變化起來.

兩片前翼,兩片後翼以不規則的韻律律動起來,而她整個人也在空中翩翩起舞似的朝下方落去.

唐門絕學,鬼影迷蹤步,而且是在半空中施展的鬼影迷蹤步.

在王冬兒背後以及雙臂,雙腿上,不時有白光閃爍,令她的速度變得奇快無比.刹那間,空中仿佛出現了十七,八個王冬兒似的,將阿德圈在其中.那一雙翅翼,不斷勾勒出強悍的光芒斬向對手.

怎麼可能?他分明中了我的血se人偶啊!血液中jīng元至少也會被我吸了三分之一才對.為什麼居然還會有這麼強的魂力.他的魂力究竟有多少啊!阿德大驚失se.經過先前一連串的攻擊,他雖然吸收了王冬兒的血液jīng元,感覺到自己瞬間大補,可這時候,體冇內被吸入的血液jīng元卻似乎有點不受控制了,不再補充他的消耗.再加上王冬兒的強勢反撲,一種不妙的感覺油然而生.

第五魂環閃亮,阿德的計劃立刻就發生了改變.他知道,這場比賽自己恐怕贏不了了.但就算是不能贏,也一定要盡可能的消耗對手,給接下來的同伴制造機會.

他的第五魂環乃是黑se,萬年魂環.也是他最強大的一個魂技.全身血光驟然大放,居然率先釋放出一層強烈血光,硬生生的將纏斗上來的王冬兒逼退.緊接著,那強烈血光就開始升騰,燃冇燒.誰都能感覺到,他要發出最強一擊了.

王冬兒身上的第五魂環也亮了起來,身體頓時變成了如同金se水晶一般的通透,光神附體可不只是一個能夠抵抗絕大部分元素能量的魂技,同時,它也對王冬兒一切光明屬xing魂技有著巨大的增幅啊!一個直徑超過五米的巨型六芒星陣也開始在王冬兒背後勾勒出來.

一擊定勝負,比拼的是絕對的實力.

但是,也就在這個時候,令所有人意外的一幕發生了.

空中正在膨脹的血光突然停滯了一下,緊接著,一聲歇斯底里的慘叫驟然從血光中響起,"你,你的血里面有什麼……"

阿德充滿恐懼的尖銳厲嘯聲中,從那血光之中,一道道金se光線驟然迸發而出,瞬間就將周圍的血se沖破.

就像是要掙脫血se包圍的太陽一般,一團強光驟然從那中冇央爆發開來,無數血se紛紛潰散,一道道金光瞬間膨脹.

"不好."身為裁判的不破斗羅暗叫一聲,身形一閃就到了空中,一層白se光網直奔阿德的身體籠罩而去.

但是,一切都太晚了.外部的攻擊可以阻擋,可由內而外的攻擊,又如何阻擋呢?

恐怖的爆炸在空中綻放,刹那間,血肉紛飛.奪目的金光在空中足足持續了四,五秒,才漸漸收斂.而阿德卻是尸骨無存,炸碎的血肉都在那些金光中化為了飛灰.

一直坐在明玉宗待戰區主位上巋然不動的明玉宗隊長瞬間站起,一股強盛的氣息驟然從他身上迸發而出.可面對那強大的防護罩,他也是毫無辦法.

天空中,王冬兒也是一臉呆滯,她也不明白那阿德的身體為什麼會突然爆掉了.這一切來的實在是太快.她原本准備好的攻擊只能收斂起來.

金光漸漸淡化,卻並沒有消失,而是化為點點金光先是向冇四周散開,然後再緩緩圍繞在王冬兒身邊,從四面八方向她湧來,直到接觸到她的身體,才一一消失.王冬兒蒼白的俏臉也漸漸恢複了血se.

這個……

這一幕無論是看在誰的眼里,都要為之呆滯.那金se光點是什麼?王冬兒究竟做了什麼?竟然能夠令對手自爆.她先前也沒有發動什麼特別強大的魂技啊!

無論是對手,還是伙伴,甚至是遠處主冇席台上觀戰的ri月帝國強者們,一個個都不禁有些發愣.這究竟是什麼情況?為什麼那阿德就這麼自爆了.

"他的血液中蘊含著什麼?"神秘國師喃喃的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攝政王徐天然也是皺起眉頭,"難道說,這人的血液也能發動攻擊嗎?"

神秘國師搖了搖頭,道:"不!不一定是血液發動了攻擊.而是她的血液十分奇特,應該是蘊含著讓對手吸血蝙蝠武魂無法吞噬的力量,或者說是太過大補,直接將身體撐爆了.這倒不是那唐門小子的設計.那阿德先前應該是吞噬了他血液中的jīng華,但後來卻遭到了反噬.他的血液中究竟有什麼?真是有趣.等這次比賽結束後,這個王冬倒是要抓來研究,研究,說不定會有什麼好玩的發現.只是可惜了那個小吸血蝙蝠."

鄭戰臉se鐵青的看著王冬兒,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無論怎麼說,那阿德的死都與王冬兒有關.這唐門戰隊的隊員們究竟是些什麼怪物?為什麼有他們參加的比賽總有人戰死?他們的對手實力都不弱,但他們展現出的實力卻更強.這個王冬已經連續兩場比賽擊殺對手了.好一個六環魂帝.絕世唐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