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真的認為人多有用嗎
第九十七章你真的認為人多有用嗎?

"日階功法?!"卡拉達感覺胸中微微翻滾的血氣,想起剛剛霸氣澎湃的一拳,他驚駭出口.他確信,只有日階功法才有如此威勢.

日階功法啊,這是他們自己小傭兵向往至極的武技啊.自己最強的功法也只是月階中級功法.還是自己九死一生,費勁手段才得來的.

可是,現在卻又一門日階武技擺在自己面前,這就不得不讓其興奮了.日階功法要是去賣的話,這輩子都衣食無憂了.何況,自己要是學會了日階功法,自己的實力將提升幾個層次不止...

想到這,卡拉達忘記了葛大叔,忘記了了小妖精模樣的晴兒.他的眼睛熾熱的望著羿鋒,眼中閃著貪婪的光芒.

"小子,給你一條選擇.只要交出日階武技,我放你們離開."卡拉達興奮的說道,不由在心底感歎自己運氣真好,居然日階功法這東西自己都能碰到.

羿鋒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想不到自己並不是很在意的日階功法.卻讓人這麼如此激動,他不由在心底罵道:沒見過世面的家伙...

要是卡拉達知道現在羿鋒在想什麼的話,他一定破口大罵,把羿鋒的十八代祖宗給罵個遍,就算是羿鋒祖宗偷的小妾都要從頭到尾問候一遍.

日階武技啊,在外面可是炒到十數萬金幣,而且還有市無價.

當然,聖地特殊出身的羿鋒當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見過的日階功法沒有上百本,也有幾十本吧.要是他知道,一本日階武技可以買到十數萬金幣時,他肯定會想方設法的從聖地偷出幾本來...嘖嘖,這可都是錢啊……

"傻比……"羿鋒想也不想,兩個字就口中湧了出來.

卡拉達陰冷的小眼一凝,更顯得陰冷無比,他握緊拳頭.從後背把他的重劍去了下來,陰沉的說道:"好啊,老子殺了你,再慢慢的找."

雖然剛剛卡拉達吃了一點小虧,但是他不認為自己殺不了一個少年.剛剛的失利,他都歸結到日階武技之上.但是,就算如此,他也不敢再小視羿鋒,終于拿出了他的兵器...他是一個劍士,有劍的加成,卡拉達的實力可以上升三成.

"羿鋒,小心點.這禽獸的劍法很強.而且,他還有一招月級武技."葛大叔顯然對卡拉達很了解,他提醒道.

羿鋒深吸了一口氣,把自己的氣息調整到頂峰狀態,連葛大叔都對他的劍法這麼高的評價,這就不得不小心應對了.

"小子,老子會一刀刀的砍死你的."卡拉達猙獰的說道.

羿鋒很鄙夷的看著卡拉達:"廢話真多,你難道不知道你這句話說了很多遍嗎?本少不站在這里一直好好的..."

"雜種,去死……"

卡拉達顯然被激怒,他怒吼一聲,那雙陰寒的眼凝結成一道細小的縫隙,揮舞著重劍,狠狠的而就向著羿鋒劈砍了過來.重劍在虛空之上滑過了一道可見的波動,直刺羿鋒的胸口.

羿鋒嘿嘿一笑,絲毫不理會卡拉達暴怒.

"禽獸,你要是能砍刀本少.本少就松你一本日階武技又如何."羿鋒腳尖輕點,一句不屑的讓人發狂的話從羿鋒嘴中說出...

晴兒張了張嘴巴,不過砍刀羿鋒一閃就幾米的距離.不由輕笑道:"真是一個無賴."

顯然,比起速度.力量見長的卡拉達差羿鋒太多了.就算比起流楓也差的遠.所以,盡管卡拉達的劍勢強悍的不像話.但是卻絲毫奈何不了羿鋒,這就好像,自己有石破天驚的力量,,卻一拳拳打到棉花上,讓人憋屈不已.

"小子,有本事別跑."

"禽獸,有本事別追!"

"雜種,你是個懦夫!"

"畜生,你懦夫不如!"

"……"

一句句的對罵,讓晴兒笑的前俯後仰...搖曳的嬌柔身軀,看的四周的人不由的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

地面之上,兩道人影不斷閃動,雖然卡拉達重劍之上灰色光芒暴動不已,卻偏偏無力可使.卡拉達大感惱火的同時,也聽下了追逐羿鋒的腳步.

可就在他氣勢一弱的同時,羿鋒的身影卻猛的折返,一雙不大的拳頭,散發著驚人氣勢,向著卡拉達狠狠的就轟了過去...

"卑鄙……"

卡拉達心頭大罵,但是卻不得不趕緊從體內遠轉斗氣,湧上重劍,對羿鋒迎了上去.

"碰……"霸道的拳頭和堅硬的重劍猛的一碰撞,羿鋒的身影再次望著後面急退而去.他不想給卡拉達絲毫攔住自己的機會.

強大的力量,從碰擊之處猛地爆發出來.強大的力量,讓卡拉達後腿數步...日階武技的力道,他對抗起來還是很吃力的.

"草……"

卡拉達剛想借助這個機會攔住對方,卻發現對方已經又在自己的十數米外了.他不由的爆了一句粗口來顯露自己心底的情緒.

"羿鋒哥哥加油!"

晴兒見卡拉達吃癟,她咯咯的就笑了起來.她看的出來,卡拉達是拿羿鋒一點辦法都沒有.想不到這個自己看不起的醫師,卻猛地成為了自己所有人的救星...晴兒對羿鋒的想法也大為改觀.

羿鋒聽到羿鋒哥哥這個稱呼,嘴角也綻放了一道邪魅的笑容:早知道暴露實力有這種待遇,我丫的還隱藏個屁啊.

"小妮子.你看著,看我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

羿鋒很臭屁的擺了一個姿勢.可是看到卡拉達的重劍狠狠的劈砍過來的時候.他大喊一聲"媽啊!"

那還沒完成的臭屁姿勢,馬上就分崩離析.扯著步子趕緊閃動步伐逃跑.

晴兒見到這一幕,更是笑的歡快:叫你臭屁.遭報應了吧.

卡拉達見又站到自己遠處擠眉弄眼的羿鋒,心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被一個少年戲弄,,是誰也承受的.

"雜種,逃,我看你往哪里逃.你們給我宰了這小子."卡拉達望著羿鋒,對著他的手底下怒吼道.

本來手到擒來的少年,給他這樣的難堪,他再也沒有什麼顧忌,只想撕碎羿鋒.

葛大叔望著嗖的一聲就把羿鋒圍住的幾人,不由大罵道:"卡拉達,你還要不要臉.三個師級.三個人級圍攻一個少年."

卡拉達哼了一聲道:"你要是不滿,你可以去幫他啊."

葛大叔氣急,剛想走到包圍圈,卻聽到一句淡淡的聲音響起:"呵呵,你難道以為,人多就能取勝嗎?既然這樣,本少就讓你們都死無葬身之地."

淡淡的話語,讓葛大叔呆立在原地.望著眼前沉凝自然的少年,他不由感覺自己眼睛錯了.

在三個師級,三個人級的圍攻下.他居然如此淡定自然,這到底是誰培養出來的弟子,實力先不說,就是在寵辱不驚的氣質,也非一般人能擁有.起碼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做不到這麼淡定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