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毒術的強勢
第九十三章毒術的強勢

葛大叔見晴兒過來,眼中一寒.手上的重劍猛地揮動了起來,狠狠的就砸向翠青魔蛇.強大的碰擊力,讓四周響起了一陣陣悶響.無數的勁氣也向著四周飛射出去.

晴兒見狀,身影猛地暴動.手中捏著銀針,向著翠青魔蛇就狠狠的刺了過去.

翠青魔蛇的鱗皮不愧是極其堅硬的東西,在能量的護持下.晴兒手中的銀針居然沒有刺入.這讓晴兒大駭,身影暴退出去...

葛大叔見狀,他手上的氣勢猛的一漲,大喝道:"晴兒,攻它的腹部,那里才是最柔軟的地方."

話音剛落.鐮斬猛地形成,宛如圓月彎刀似的,滑過虛空.帶起陣陣破空之聲,向著翠青魔蛇狠狠的就砍了過去.

羿鋒望著那氣勢凌人的一劍,忍不住感歎.葛大叔能把月階武技練到這種氣勢,實屬不易啊.這要是葛大叔懂日階武技,而且也能練到這中程度...這翠青魔蛇怕是他一個人也能對付吧.

想到這,羿鋒不由搖搖頭.心底有些自嘲的笑笑: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擁有日階這樣高級功法呢?這還是在少數人手中啊.

翠青魔蛇吃過一次虧,當然不會和葛大叔硬碰.他身影嗤的一聲,猛地退後數米之遠,尾巴繞過葛大叔的重劍,向著他後背狠狠的掃了過去.

葛大叔見狀,心頭大駭,不得不趕緊調轉劍勢.猛的一轉防住自己的周身上下...只是,這突來的變故,讓鐮斬的氣勢消失的一干二淨.

羿鋒見到這情況,不由歎了一口氣.不得不說,翠青魔蛇的智力已經很強了.難怪僅僅身為四階魔獸,卻讓人這麼忌憚了.

"碰……"

那被鮮血染紅的尾巴,狠狠的砸在重劍之上.葛大叔瞬間倒飛出去,噴出了一口鮮血之後,在虛空滑過一道痕跡,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一聲悶疼聲,帶起了一虛空灰塵...

"葛大叔……"

就在奧火兩兄弟驚駭出口的同時,晴兒已經繞到翠青魔蛇的腹部.手上的斗氣猛地迸發,注入到銀針之上,狠狠的刺在翠青魔蛇腹部,嗤的一聲就打入它的體內.

"嗷……"

一聲痛吼,翠青魔蛇的尾巴猛地向著自己身下弱小的人類砸了過去.躲無可躲的晴兒,被它這暴怒的一擊擊沉了能量,晴兒分身瞬間消散...晴兒也猛地癱倒在地,臉色無比慘白.顯然,分身的擊刪,給其也帶來極大傷害.

晴兒癱坐在地面上,望著不斷嗷叫的翠青魔蛇.心底暗自祈禱道:羿鋒,希望你不要騙我.這根小小的銀針真的能麻醉這翠青魔蛇.

羿鋒望著在地上不斷翻滾的翠青魔蛇,嘴角閃過一絲冷笑:這當然不是什麼麻醉銀針,而是毒藥.雖然藥力不是極其恐怖.可是,這樣的毒素進入體內.將會一點點的麻醉體內各種器官...然後再一點點的腐蝕.要是人類的話,還可以逼出毒素.但是對于翠青魔蛇,他只有等死的份.

在所有人的祈禱當中,翠青魔蛇不斷的翻滾.強大的身體力量.把四周的一切摧毀的一干二淨.虛空之上灰塵噗噗.顯然是翠青魔蛇在承受極大的痛苦.

在奧火得人的注視和祈禱下,翠青魔蛇並沒有掙紮多久,很快力道就慢了下來.氣息也原來越虛弱,直到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那道恐怖的蛇信也收了回去,蛇目中滿是虛弱和不甘的凶殘...

眾人見到這一幕,一個個對望了一眼.不由把目光轉向羿鋒:這小子那一根小小的銀針真有這麼大威力嗎?!

羿鋒沒有理會眾人的驚訝,從納靈戒中取出一個小瓶子.走到翠青魔蛇當中,在奧火等人注視的目光中,走到翠青魔蛇的身邊,蹲了下來,敲開翠青魔蛇的嘴.把瓶子放在它的尖牙下,斗氣微微運轉.很快,幾滴極黑的液體滴入瓶中...羿鋒這才滿意的收回瓶子,小心翼翼的封住瓶蓋,這才松了一口氣.翠青魔蛇的毒液,不是鬧著玩的.

奧火等人眼睛張的大大的,有些不敢相信的望著羿鋒.這小子也太大膽了吧,蛇口拔牙不怕它反撲嗎?不過,他們看到癱在地上如同死蛇般的翠青魔蛇時.恍然的同時,也懷疑起醫師這職業沒殺傷力的傳言?

"呵呵,你們還愣著干什麼?還不趕緊那那畜生宰了.然後看看有沒有魔晶..."

羿鋒對著一臉呆滯的奧火兄弟說道.

奧火兄弟這才反映過來,一個個提著重劍興奮的就向著翠青魔蛇跑了過去.但是心底也暗自祈禱,希望這條翠青魔蛇體內有魔晶.畢竟,不是每條魔獸都有魔晶的.要是沒有的話,他們這次的任務也宣告失敗了.

翠青魔蛇不愧有著堅硬的鱗片,就算任由奧火他們宰殺,他們也費了一段時間.

"葛大叔,有魔晶..."奧火興奮大叫道.反倒是羿鋒和葛大叔啞然失笑,兩人早就知道會有魔晶.要不然,這條翠青魔蛇不會如此強悍.有魔晶的魔獸,一般比起沒魔晶的強上一點.

羿鋒沒有理會奧火兩人,走到晴兒面前,一把把她擁入懷中把其西歐那個地上抱起.輕聲問道:"晴兒,你沒事吧?"

晴兒感覺傳到自己身上的道道熱氣,臉色不由自主的羞紅了起來.

羿鋒見狀,不由輕笑了起來.這小丫頭居然害羞了,不過.這麼一想.感覺到體內溫軟的軀體.甚至壓在自己身前軟軟的兩團綿軟.他心魂忍不住一蕩.

"禽獸啊.禽獸啊!怎麼能對一個十六歲的小女生起這種想法."

羿鋒心底越是這麼想,他感覺自己火氣更是飆升,到最後,他不得感歎自己真的是個禽獸.

晴兒感覺到自己嫩綿處居然被人有意無意的碰上一下,雖然不知道羿鋒是不是故意的,可是足夠她羞惱萬分了,她滿臉紅暈的說道:"放開我."

羿鋒微微一笑,調整一下自己心頭的情緒.幾根細針出現在手中,輕輕的插入晴兒頭頂,對著她說道:"你再服用一點回氣散.就應該好多了.我去看看葛大叔."說完,就把其小心的放在地上.

晴兒感覺自己腦海中湧來一道暖流.溫潤著自己的腦海,剛剛沉重的頭腦,猛地清醒了幾分.她聽話的服用了回氣散,剛剛慘白的臉色,也慢慢的恢複了血色.

晴兒松了一口氣,望了一眼走向葛大叔的羿鋒,心底惱羞惱他的同時,卻不得不承認.這家伙的醫術確實有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