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居然是邪帝
第八十六章我居然是邪帝

一襲青衫站立在下山的道路上,微微把衣衫微微吹起,瀟灑的在虛空中飄散.那幾乎不可見的夕陽,,光芒照射在其身上,把他的影子拉的老長,留下一道偉岸的背影,配合著聖地的自然風光,倒頗有幾分出塵氣息.

羿鋒望著背對著自己的人,不僅心底誹謗了一句道:老頭子還是喜歡裝酷,都一大把年紀了.他就不覺得不好意思麼?

"老頭子!"

羿鋒知道,老頭子在這里等他,心頭也感動了起來...老頭子可以說,一年之內,沒有幾天會出現在聖地之中,能為他下山特意趕回來,殊為不易.

老頭子轉過頭,依舊是鶴發童顏,看著羿鋒笑道:"你來了."

羿鋒乖巧的站在老頭子身邊,等待著老頭子的吩咐.

"從你經脈俱斷到現在,整整有六年了.呵呵,我從來沒有想過,宗門曆代宗主都沒完成的任務,居然在我手中完成了..."

老頭子顯然十分高興,不為別的,就為宗門找了數千年的人找到了.終于有人能修煉花費了太多人心血的凌神決了.

羿鋒沒有說話,他靜靜的看著老頭子,等待著老頭子平息他激動的心情.

老頭子笑了幾聲之後,他馬上就恢複了淡然的模樣,他看著羿鋒笑道:"你小子倒是出乎我意料.一年之間哪呢個達到師級...呵呵,不愧是我的弟子."

羿鋒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老頭子,真的要上靜云宗挑戰他們的當代傳人嗎?"

老頭子笑了笑說道:"恩,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意思.是五大長老,也是整個聖地的意思.你沒辦法逃避.小子,努力點吧.你要是勝了,將有得不到的好處.不過,你要是敗了.呵呵,怕是你今生都會後悔."

羿鋒聽的懵懵懂懂:"這是為什麼麼?"

"你應該知道,每個聖地弟子下山前都要完成一個任務...而偏偏你沒有,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凌神決出問題了,所以我不同意,你這才沒有任務."

羿鋒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疑惑的說道:"我的任務就是挑戰靜云宗傳人?這難度也太大了吧.和其他聖地弟子的任務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啊."

"呵呵,難?!你在聖地享受一切特殊的時候怎麼不說難?"老頭字看著羿鋒呵呵的笑道...

羿鋒識趣的閉上了嘴.

"聖地其實給了你三年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年,但是還有兩年的時間讓人成長.然後去挑戰靜云宗傳人.不過,我希望你一年之內,就能上靜云宗山門挑戰."老頭子看著羿鋒說道.

羿鋒一愣,想不到這里面有這樣的原因.怪不得一年前老頭子要我兩年之內挑戰靜云宗傳人.

"我盡力吧!"羿鋒苦笑道...

老頭子笑了笑,看著羿鋒說道:"你也不要覺得多麼艱難.努力修煉凌神決吧.他會帶給你驚喜了,讓你無法想象的驚喜.你也不要天天抱怨,因為凌神決的緣故,沒有適合你的武技."

羿鋒越聽越模糊,這老頭子說話怎麼越來越聽不懂了.

羿鋒索性不理會他話中的意思,轉頭看向老頭子說道:"老頭子,你說我可以成為攝魂師,可是沒有老師帶我入門?這個……"

老頭子笑了笑說道:"我這次來正是為了這件事情,我已經幫你找了一個老師...這人在整個大陸也極其出名,一手攝魂術出神入化."

羿鋒眼睛閃著綠光:"他是誰?"

"湛藍學院的瘋老頭.不過,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這老頭性子極為古怪,這麼多年前去拜師的,沒有一個他看的上眼的,你也別指望他能看上你."

羿鋒聽到這句話,剛剛閃亮的眼睛馬上就黯淡了下去,不滿的嘀咕道:"那你還說個屁啊,這麼多人他都看不上,難道還能看上我啊,我可不認為自己多特殊..."

"哈哈!你小子也有自知之明的一天.不過,你倒是可以試上一試.其一是,你的原魂力無人比你更強大.其二是,我倒是有點面子,他答應看上你一眼.你好好表現一番,說不定他會看上你也說不定."老頭子解釋道.

羿鋒聽這明顯不抱希望的話,無奈的說道:"要是他不同意,難道我就成不了攝魂師了?"

"呵呵,那倒不是,我另有安排...就算他不收你,也有一個人會收你,只是他的水平差太多了."老頭子笑著說道.

羿鋒這才松了一口氣,有人教就好,何況老頭子選的人,能差到哪里去?!

"小子,努力成為強者吧.我們宗門的規矩是隨心所欲.沒有一定的實力,如何隨心所欲..."

老頭子突然感歎一聲說道.

"等等!老頭子,你說我們宗門?!我跟著你五年了.我還不知道我是那個宗門的呢?"羿鋒很委屈的說道.

老頭子沒有直接回答羿鋒的話,而是轉頭對著羿鋒說道:"小子,你還不知道我名諱吧.呵呵,以後受欺負了,倒也可以報我的名號,它還是有幾分殺傷力的.記住,我叫柳然."

"柳然?!"羿鋒嘀咕了一聲,搜索了腦海中的所有記憶,卻沒有關于這個名字的.

"呵呵,柳然你或許沒聽過.不過我們師門每代宗主,都被人稱呼邪帝!"

"邪帝?!"羿鋒嘀咕了一句,但馬上就瞪大眼睛,驚駭出口的說道:"你說你叫邪帝?!邪宗的宗主?!"

"呃……呵呵,我還以為你小子沒聽過聖宗有這麼個宗門呢.想不到你還知道."

這淡淡的語氣,讓羿鋒心頭翻起了驚濤巨浪:天啊,邪宗啊,牛的發紫的邪宗啊.

羿鋒努力的平息著自己心情,可是怎麼也平靜不了.自己居然是邪宗傳人,那豈不是說,自己是這一代的邪帝?!

羿鋒想到這,他感覺腦袋有些發懵.

"一個名頭而已,有什麼驚訝的.好了,這是那老頭的資料,你去試試看吧."說完,老頭子不理會還在震驚中的羿鋒,身影一閃,在虛空之中滑過一道痕跡,就在十數米之外了.

就在羿鋒反應過來准備大喊的時候,一句縹緲的話傳進耳朵:"小子,好好修煉凌神決.記住,用心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