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無冕之王
第八十二章無冕之王

羿鋒慢悠悠的再次走到大長老身邊,手擦了擦椅子上剛剛打斗沾上的灰塵,滿不在乎的坐了下去,那淡然無所謂的模樣,讓人看的一愣一愣.

"大長老,開場戲完了.那准備下山儀式吧."羿鋒淡淡的說道,看也沒有看大長老手中的流楓,仿佛他是死物似的.

大長老望了一眼受傷頗重的流楓,哼了一聲,手一揮招呼上兩個侍奉長老把流楓帶下去治療.狠狠的瞪了流楓一眼,這才走向前台,看著下面說道:"別的廢話我也不說了,下山儀式的內容你們都已經知道...這少宗主的位置,有能者居之."

說完之後,大長老沒有再說一句話.他就返回到坐台上.看的其余四大長老一愣一愣的:什麼時候,大哥說話這麼簡潔了,以往的下山儀式開幕,他不說上一個時辰絕對不會罷休的.

低下眾弟子的眼睛瞬間就熾熱了起來.少宗主這個稱呼,所有人都像據為己有.雖然很多人明知道自己得來無用,可是這個名頭,還是讓他們為之瘋狂.

不過,當他們看到在一旁被救治的流楓時...一個個心頭也漸漸的冷卻了下來.和羿鋒搶這個名頭,自己不是找死麼?!

他的一拳,哪里是自己能承受的.

想到這,原本蠢蠢欲動的眾人慢慢的平靜了,一個個把目光投向看台之上無聊的玩著手指甲的羿鋒.

少宗主雖然誘惑,可是生命更珍貴.

剝著自己指甲,感歎著其完美的空前絕後的羿鋒,感覺到一道道注視到自己身上的目光,不由愣愣的抬起頭...

"那個……雖然本少知道自己很帥,可是我不喜歡男人看著我."

"靠……"

眾人對著羿鋒比去中指,一個個心頭大罵:老子也不喜歡男人.

大長老見沒有一個上台,他不由一愣,隨即就反應過來,原來所有人都被剛剛羿鋒給震撼了.這也難怪,憑借這這小子鬼魅的速度,師級的實力,在配合這日階功法.數十位弟子當中,又有誰敢擋其鋒芒.

想到這,五大長老對望了一眼...以羿鋒聖地弟子的身份,他們倒不希望羿鋒奪取這少宗主的稱呼.這名頭,除去帶來一點虛榮外,並沒有絲毫的好處.甚至還有危險降臨.

可是,那些弟子一個個的敬畏目光,讓大長老也倍感頭疼.現在的羿鋒,就好像無冕之王.

"羿鋒,這少宗主的名頭你要麼?"大長老揉揉腦袋,看著羿鋒無奈的說道.

"啥?!"羿鋒猛的站起身,大叫道"我靠,鬼才要這少宗主名頭.又不給我發工資,又不給我配美女的,我要他個屁..."

這句話,讓大長老幾人的面色漲紅了起來.一個個咬著牙齒瞪著眼睛望著羿鋒:混蛋,別人都能搶破腦袋的東西.到了你嘴里就成垃圾了.

站在台下的詩黛兒,柔嫩的小手捂著精巧的小嘴,咯咯的直笑:鋒哥哥果然還是以往的無恥混蛋.

被大長老提醒的大長老,這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的眼神集中到自己身上,他只得開口道:"少宗主的名頭你們搶吧,你們要是請我做宗主嘛,我還可以考慮下,不過少宗主這遭人無視的垃圾名號,本少沒興趣..."

羿鋒這大大咧咧的一句話,把大長老氣的吹胡子瞪眼,臉色鐵青的看著羿鋒,拳頭握的緊緊的,大有一拳把羿鋒砸死的想法.

聖地給予的少宗主稱呼,真有如此不堪嗎?這小子就算不知道他是聖地傳人,也不能這樣侮辱啊.

想到這,大長老冷哼了一聲,走向前對著眾人說道:"今天破例一次,你們要是看羿鋒不爽.可以圍攻他.只要他敗了,少宗主的名頭也沒有他的份..."

"噗咚……"

羿鋒猛地摔倒在地,望著低下的數十人,心頭打了一個寒蟬:靠,這數十人圍攻自己,自己還有命在嗎?!老家伙,你用的了這麼狠嗎?!

羿鋒把頭轉向大長老,惡狠狠的等著他,仿佛要把其吃了似的.

見羿鋒如此模樣,大長老反而高興了起來,他幸災樂禍的看著羿鋒,恨不得所有人把羿鋒揍的體無完膚.

羿鋒再次把頭轉向最寵愛他的五長老,卻見其無奈的聳聳肩,顯然不准備幫羿鋒...

見此情況,羿鋒不由縮了縮脖子,有些弱弱的看向台下.果然,見一個個弟子眼中冒出熾熱的光芒,腳步蠢蠢欲動.

羿鋒心頭瞬間就湧起了一個想法:逃,趕緊逃.要不然,以往被自己揍過的弟子,報複起來自己吃不消.

可是,就在羿鋒把體內的斗氣運轉到極致,准備運轉魅影功法的時候.卻發現,有些人的腳雖然都蠢蠢欲動,卻沒有一個邁出第一步...

看到這,羿鋒不由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嘿嘿,原來所有人還是顧忌自己的,沒有一個人敢做出頭鳥.

想到這,羿鋒站前一步,笑道:"我知道,你們要是一擁而上的話,我肯定被你揍的很慘,不過我話說在前面了.幫打出頭鳥,我就不相信,對付不了你們一群,我拼著手上,干翻不了幾個出頭鳥."

羿鋒的話,頓時讓剛剛准備踏出一步的人趕緊收回了腳.以羿鋒剛剛暴露的實力,全力對付幾個出頭鳥的話,還真不是太大問題...

大長老望著被羿鋒一句話就弄得不敢行動的眾人.他有些發傻,他低估了羿鋒在這群人心中的威懾力.

羿鋒的目光在下面的弟子里面都轉動了一遍,當她停留在綻放妖豔的笑容的詩黛兒身上時,他對著詩黛兒眨了眨眼睛.

詩黛兒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她白了羿鋒一眼,但還是飄上看台,甜美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朵里面響起.

"黛兒挑戰羿鋒師兄."

羿鋒松了一口氣,雖然現在這群人不敢上前.可是要是有幾個頭腦發熱的不顧一切的話,倒黴的還是自己.羿鋒這才使眼神叫詩黛兒上來.這小妮子,看著少宗主的名頭很久了.

"好.我接受了,你動手吧!"羿鋒笑嘻嘻的說道,往前走幾步.

眾人見詩黛兒去挑戰羿鋒,心思反倒平靜了下來,一個個眼睛不由注視到兩人身上.詩黛兒雖然從來沒出過手,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比流楓差,只會更強.

詩黛兒看了一眼笑嘻嘻的羿鋒,她眨了眨那雙妖魅的眸子:"那黛兒動手了."

說完,詩黛兒那雙藕臂微微抬起,向著羿鋒不緊不慢的甩了過去.

"唉喲……"

詩黛兒的手還離羿鋒一米多遠的時候,已經就疼呼一聲,身子猛地摔打在地.一副極其痛苦的模樣.

"唉喲……唉喲……"羿鋒痛呼不已,"黛兒,你太強了,一招就打的我身受重傷.唉喲……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隔山打牛?"

詩黛兒愣在了原地,看著在地上打轉的羿鋒,心頭無語:這也太假了吧,自己的手還離你很遠呢.雖然知道你會讓我,可是你也不至于做的怎麼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