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卡幕式決斗
第七十章卡幕式決斗

人級的力量,這才讓羿鋒松了一口氣.聖地弟子當中,任何一個都是天賦傑出.要不然也不能送來聖地.所以,除了班達卡那個例外,所有弟子都達到了人級.只是有等級的高低而已,而像流楓,詩黛兒這樣天賦極其傑出的,想來到達了師級.

師級雖然和人級只有一個等級的差距,但是卻有著天與地的區別.整個聖地弟子當中,達到師級的不超過五個.就算天逆,也還停留在人級九階,一直沖破不了人級那道薄膜...

羿鋒到達人級,心頭也微微松弛了下來,起碼,現在和聖地大多數弟子等級差距不是太大了.最重要的是,他以前說過的話沒忘記.這一年內,他們要為自己說過的廢人那個詞付出代價.

半年多沒露面的羿鋒,猛然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一個個望著羿鋒的眼神也詭異了起來.

嘴角若有若無的邪魅,懶散的步伐,雙手插在褲子的口袋中,說不上來的玩世不恭.

這模樣,和昔日的羿鋒沒有絲毫分別...注意到這一幕的眾人,一個個對望了一眼,眼中滿是不解.

"這廢人,依舊如此欠扁."

眾人心頭不約而同的冒出這麼一句話:現在的羿鋒,還有裝逼的的准備嗎?

"鋒哥哥……"

一句清涼的聲音響起,羿鋒看也不用看,除了小魔女,在聖地沒有人如此叫自己.

詩黛兒依舊那樣光彩奪目,一出現在羿鋒身邊,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當然,也同樣嫉妒羨慕恨的目光集中在羿鋒身上...

依舊是一身她永久不變的紫色連衣裙,腰帶系的緊緊的,把纖細的腰肢包裹出來.雅致與輕盈在她的一舉一動之間體現出來,特別是那似嗔非嗔的眼睛,讓羿鋒心魂有些震蕩.在這舉手間散發著無窮媚意的小魔女面前,他顯得有些迷離.

習慣性的自傲詩黛兒的嘟嘴之中,揉了揉她的頭發,笑罵道:"為什麼我每次出現時候,都有你在?"

詩黛兒咯咯的直笑,笑聲圓潤清亮:"因為人家的心一直掛著鋒哥哥的身上,不信你摸摸..."

羿鋒順著詩黛兒的目光望去,圓聳聳的豐腴把紫色衣裙高高聳起,不難感覺到到其中的膩彈.

"不錯,長大了!看來聽我的吃木瓜還是有作用的."羿鋒定定的看著,良久之後才冒出這麼一句話.

"咯咯……"詩黛兒的笑聲更歡,好像得到羿鋒這樣一句贊美極度高興似的...

羿鋒的肆無忌憚,讓所有人的眼中閃爍著嫉妒的火光.更為詩黛兒和一只癩蛤蟆如此親近不值.

羿鋒見狀,冷哼一聲,一手攬過詩黛兒的腰肢,滿是挑釁的望著四周的人群.

本以為會遭到詩黛兒掙紮的羿鋒,卻發現詩黛兒乖巧的任由羿鋒攬住,頭微微靠在羿鋒的肩膀上,一道道甜香湧入鼻中.詩黛兒著賢淑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昔日的小魔女.

"鋒哥哥,我很乖吧...給足了你大男子主義的面子."詩黛兒趴在羿鋒耳邊,輕聲說道.

羿鋒一愣,隨即就明白這小魔女打的什麼主意:她這是整自己啊,怕是這一幕,讓很多人恨上自己了,小魔女就是小魔女.整起人不留痕跡.

不過,本來就要找他們麻煩的羿鋒,當然不會害怕他們的目光,他緊了緊自己的手,滿是不屑的望向眾人.

頓時,這些弟子心頭的火焰在也抑制不住:一個廢人有什麼能力可以攬著我們心目中的女神,更有什麼能力不屑我們...

詩黛兒望著向著這里走來的人群,她一愣,不由反思自己是不是玩的過分了.雖然鋒哥哥不是廢人,可是他才子級的實力.這還不是要吃大虧麼?

就在詩黛兒准備站出來的時候,一句聲音猛地在眾人的耳朵里面響起:"鋒少,這次可不可以讓我練練手?"

羿鋒看著突然出現的天逆,微微一愣,隨即笑道:"還是我來吧.呵呵,躲在你們身後,怕是我的廢人名頭要坐實了...何況,我說過,這一年內會好好的幫他們松松骨頭.總不能不講信用吧."

天逆一愣,隨即疑惑的說道:"你的實力?"

羿鋒拍了拍天逆的肩膀說道:"你等著看吧."

笑話,我要不是實力恢複了一點,我還真不敢如此囂張.

天逆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羿鋒哪里來的信心,但是羿鋒敢這麼做,那他也用不著擔心了.何況,他那手毒術就不會使他吃虧...只是,毒術畢竟不能曝光.就是在聖地這地方,也不宜曝光.

詩黛兒見狀,她臉上卻滿是笑意,退到一旁,定定的看著場中,仿佛是看戲似的.

"呵呵,怎麼?這麼多人過來?圍毆我啊?"羿鋒調侃的望著眾人,嘴角掛著淡淡的調笑.

"哼.一個廢人,還至于我們圍攻嗎?"一個男子很鄙夷的看著羿鋒,譏諷的說道.

"廢人啊?!呵呵,又是廢人.本來我還計劃給你們少做幾次松骨按摩呢...可是現在,嘖嘖,還是多做幾次吧.免得你們天天吃糞長大."羿鋒絲毫不以為意的笑笑.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詩黛兒目光一冷,不過目光轉移到羿鋒身上,馬上就緩和了下來.

"小子,聖地已經不是你的時代了.哼,識相點磕頭認錯.我能放過你."那男子很鄙夷的看著羿鋒.

"呵呵,是嗎?原來聖地已經不是我的時代了,那是誰的?你的嗎?"羿鋒很疑惑的看著這一群人,詢問道.

"嘖嘖,鋒少就是鋒少.就算成了廢人,一樣是如此的囂張.只是不知道,你還有囂張的本錢嗎?"

又是一個人站了出來,看著羿鋒滿臉含笑的說道.

"有沒有,試試就知道了.你要試試嗎?呵呵,你不試也沒關系.本少已經決定了,每天揍一人,總會輪到你的.我也沒你們大方,就算對我磕頭認錯,我也你放過你."羿鋒淡淡的說道,嘴角滿是笑意.

"呵呵,鋒少果然有魄力.不過,我喜歡卡幕式決斗,鋒少能滿足我嗎?"

"可以!"

羿鋒的答應,頓時讓所有人一片嘩然.包括詩黛兒和天逆,他們猛的站起身子,不敢相信的望著羿鋒.

卡幕式決斗他的意義是:必須在絕對公平公正的情況下進行,任何人不得使用陰謀詭計,卑鄙手段.這種決斗方式也為所有人推崇,沒人敢在卡幕式決斗的情況下使用卑鄙伎倆.即使羿鋒這人品極差的人也不敢.

可是,羿鋒卻接受了這樣的決斗.他難道不知道,人級的實力,和子級有著天壤之別.卡幕式決斗下,羿鋒根本就是找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