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試試看吧
第一百零八章 試試看吧

"跳完河之後.你們去找另外的一條花船吧.不用來這了."蝶韻腴淡淡的話語,讓所有人腳下一頓,心頭對羿鋒的怨恨更是暴漲.

蝶韻腴的這句話告訴他們,他們今天一定要跳河了.

眾青年才俊離開之後,整條花船也寂靜了下來.聽著船外傳來的一道道噗咚落水聲,蕭公苦笑道:"這群小子雖然輸掉了.可是不見到會履行賭約.不過因為夫人的一句話,卻不得不王河里跳了..."

蝶韻腴笑了笑,伸手撥開額頭的一根青絲,姿態優雅魅惑:"他們都太心高氣傲了.打擊一下他們氣焰也是好的.畢竟,這世界是武者的世界.他們反倒把詩者作為主業了.這種本末倒置的做法,是時候教訓下了.帝國,武者才是頂梁柱."

蕭公無奈的笑了笑,他一直知道眼前的女人對陛下把文人的地位抬的極高不滿.卻想不到會借此機會,讓所有人都集體跳河去.

蕭公拍拍羿鋒的肩膀,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羿鋒,以後你去帝都要小心了...呵呵,這些人都是那些文官的子輩.到帝都,你的麻煩怕是不斷了."

羿鋒不屑的笑了笑.這要是武者的後代,他還不敢這麼做.畢竟他怕挨揍,至于這些文官嘛,嘿嘿,來多少他可以揍多少.終于他們會使用陰的,靠,這世上還有誰比自己陰嗎?誰怕誰啊!

"呵呵,已經是那句老話,詩詞歌賦,琴棋書畫隨便他們挑.本少才絕天下,來一個殺一對,來一對斬成四個..."

蕭公無奈的笑笑,心頭歎道:也只有你敢在我面前自稱才絕天下.

"夫人,那老朽也告退了,我要是不走,不知道受此刺激的那群心高氣傲的青年.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情來."蕭公告退了一聲,絲毫不停留的就向著船外走去.

蝶韻腴看著這一幕,她笑了笑.她現在看出來了,蕭公一定在羿鋒手中吃虧了.要不然,也不至于這麼害怕和羿鋒呆在一起...逃似的離開這.

"靠,本少這麼善良純潔的人,你怕個屁啊."羿鋒望著蕭公急促的步子,他忍不住破口大罵.

蕭公腳下沒站穩,險些摔倒,他趕緊穩了穩身子.步伐再次加快向著外面走去:靠.你小子要是善良.這簡直是沒天理了.

蝶韻腴望著恢複寂靜的空間,輕噓了一口氣.忽然有些感歎的說道,"終于安靜了."

羿鋒古怪的轉過頭,疑惑的看著蝶韻腴說道,"你也不喜歡他們在這里鬧?那你為什麼不趕他們走...以你的身份,只要你開口他們也不敢呆在這里吧."

蝶韻腴笑了笑說道,"這件事你可以做,我卻不可以做."

羿鋒感覺的蝶韻腴其中的無奈,他笑道:"我只知道,人生在世,做自己想做的最重要,管他名聲,身份,地位.要不然,顧忌的太多,永遠被塑束縛住."

羿鋒說這句話的時候,目光很深邃,卓而不凡的英俊面容仿佛經曆無窮似的...深邃的成熟和剛剛的邪魅形成了極大的反差.那張越顯青澀的臉龐,雖然不是很英俊.卻又讓人沉凝在他眼中的渴望.

這一刻,蝶韻腴有種恍惚.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不是青澀的少年.而是一個經曆萬千的成熟男人.

"咯咯……羿鋒,這是你裝的最像的一次."蝶韻腴心頭好笑自己迷戀羿鋒那明亮眼眸的同時,也媚音十足的笑了起來.

"裝嗎?!或許吧!"

羿鋒笑了笑,沒有解釋...他有些煩躁的倒了一杯酒往著嘴里灌區.自己已經來這個世界六年多了,不知道家里的二老怎麼樣了!想著二老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情景.他心頭就忍不住疼痛.這不笑的罪名,他落實了.

蝶韻腴愕然,她呆呆的望著眼前萬千心思的少年,她感覺自己的心被牽扯了起來.見慣了各種貪婪,坐坐,**的眼神.這真情流露的目光,讓她微微有些震撼.

這少年,或許和自己有著同樣多的故事和壓抑吧...

羿鋒見蝶韻腴呆呆的看著自己,他啞然失笑,呵呵的笑道:"姐姐!你這樣直直的看著我,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嘴角蕩著笑意,望著再次回複到邪魅笑容的少年,蝶韻腴笑道,"你不是說你琴棋書畫都行麼?為我彈一曲如何?"

水波粼粼的眼睛雖然含著笑意,但是其中隱諱的落寞和傷感卻沒有瞞過羿鋒.

"那個……姐姐……貌似情況搞錯了吧...好像我和你的賭約我勝了啊.應該是你給我端茶遞水,暖床疊被啊."羿鋒不滿的說道.

蝶韻腴愕然了一下,這才響起自己和羿鋒之間還有一個賭約.她轉著眼睛,含笑的看著羿鋒說道,"那你想要我做什麼?"

羿鋒上下打量著這這句爆勁的軀體,毫不掩飾的透入出火光.對著蝶韻腴說道:"這問題幾乎都不用想了.是男人都會只有一個回答."

蝶韻腴淺笑流光的眸子沒有看到絲毫的不滿,對于敢如此大膽對待她的男人...她還真沒找到.

"羿鋒弟弟!你倒是敢說."

"呵呵,謝謝誇獎.我這人沒什麼別的優點.就是膽大."

"呵呵,你這不是膽大,你這是色迷心竅."

"你管我什麼呢.反正現在的情況是我勝了.這點就足夠了."

蝶韻腴輕呸了一聲,臉頰發燙:這混小子,還真實壞.可笑的是,自己對他起不了惡感.

"行!只要你能給我彈奏一曲,也讓姐姐喜歡.我答應你又如何?"蝶韻腴笑著對羿鋒說道.眼神中媚態橫流.

羿鋒目光一凝,更加懷疑這女人修煉了媚術.要不然,絕對不會讓自己如此失態.

"沒興趣.你能提第一個要求.你就能找到第二個理由拒絕.沒事沒事事情的話.本少就回房睡覺了."羿鋒撇了撇嘴,把這女人的危險再次提高了一分.

"這次我是認真的.只要你能彈奏一曲打動我的,我什麼都答應你.絕對不會找第二個理由."蝶韻腴望著羿鋒接道,"不過,這世上打動我的,只有虞大家一人過.你有本事就來取我."

羿鋒好笑的看著蝶韻腴,這回倒是相信了蝶韻腴.虞大家,不就是那被穿的神乎其技的琴師麼?!

"那我試試,希望你到時候不要哭."

羿鋒雖然這麼說,但是卻也沒有把握.雖然他有一大把的名曲,可是琴功卻有些不是很強.以前也就大學四年死命的練過.在聖地,跟著一個侍奉長老練過.但是那侍奉長老對羿鋒的評價是:"中等水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