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邪宗
第六十八章邪宗

五樓擺放著眾多石桌子,每個桌子形態不一,有似虎有似龍的.所有的桌子都用各種色彩的琉璃裝飾,顯得極其耀眼奪目.各種雕塑的動物體內,或含,或吞的擺設著聖宗曆代的檔案.最讓人神奇的是,每座動物雕像神態各異,仿佛像人表露這自己的心聲似的.

羿鋒不得不感歎,聖地確實能人眾多,這些雕塑的珍貴就不說了,單單這雕塑的手法,就不是常人能有的.

羿鋒走到老虎雕塑的旁邊,從腹中隨手取出一道檔案.淡淡的掃了一眼.媚宗第五十一任宗主的幾個大字躍然眼上...

羿鋒一愣,腦海中不由閃過了那媚到極致,也火爆到極致的容媚.

"她好像也是媚宗的.呵呵,可惜媚宗敗落了.第五十一任放在這麼顯眼的位置,顯然說明那時候的媚宗,在聖宗絕對算餓上是一個極大的宗門.可是現在的媚宗,在聖宗也只能算中上級別的."

羿鋒搖搖頭,把檔案隨手放到一旁.聖宗的這些檔案,羿鋒的興趣不大,這也導致羿鋒對聖宗只有一個大概的了解.即使魂閣的那些古老門派的檔案,羿鋒也很少去看...這也導致羿鋒對大陸的各種勢力歸宿並不是太清楚,僅僅是哥大概.

羿鋒繼續往前走,卻被一條金彩奪目的龍吸引住目光,他走向前,把龍嘴里面叼著的一本厚厚的檔案取到手里.

邪宗兩個大字讓羿鋒不由皺了皺眉頭.雖然自己對聖宗並不是知根知底.但是,卻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邪宗這個宗門.

羿鋒隨手翻開邪宗的檔案,淡淡的掃描著其上的內容.他越看越震驚,到最後,他整個人呆滯在原地.

天啊.第十一任宗主,因為喜歡上一個皇妃...手持利劍殺入皇宮奪人.靠,那可是皇宮啊.

第十五任宗主,因為被人說了一句你不帥.單槍匹馬殺入其宗門.那宗門當時和現在的靜云宗差不多同等勢力.再殘殺無數弟子,甚至他們的宗主之後.飄然而退.

第二十八任宗主:極其喜歡女人,有生之年.身邊彙聚了數十位,其中有公主,貴族小姐,大宗門宗主,女王……更是因為承受不了一個個佳麗在他面前老死,而自殺身亡.

最牛逼的是,第五十三代宗主,他居然把整個聖宗給統一了...當時的聖門,強大到極致,就算要某個帝王退位,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羿鋒知道聖宗的里面的水有多深,要想統一整個聖宗,那比統一幾個帝國的難度還強上許多.可是,這樣一個聖宗,居然在他的手里統一了.

羿鋒無話想象他到底強到何種地步了.不過,很遺憾的是,他死在了自己女人手里.最可笑的原因是因為爭風吃醋,後院起火,那女人殺了他之後,而後殉情自殺.這任宗主有十來個嬌妻,媚宗的宗主當時就是他老婆.

也因此,強大的聖宗分崩離析,原本在其鼻眼下喘息的各大宗門,一個個把劍指向聖宗,聖宗也因此而轉入地下...

……

羿鋒唏噓不已,想不到聖宗還有一個邪宗強大至斯.最讓羿鋒不敢相信的是,邪宗從來沒有超過十人.

邪宗的每代宗主,都把隨心所欲作為左右銘,也是邪宗的唯一規矩.只要你喜歡,你可以去做大魔頭,可以做大英雄.甚至大yin賊都行.

羿鋒歎了一口氣道:"邪宗,想來滅亡了吧.要不然,到了第五十三代宗主的記錄以後就都沒有呢...可惜了."

羿鋒覺得很可惜.最讓人覺得可惜的是,邪宗的每代宗主的稱呼是邪帝.嘖嘖,多麼有霸氣的稱呼啊.可以以後沒有人能稱呼了.

羿鋒忽然笑了笑,把心頭的那絲可惜拋出腦外.然後目光在四周打量了起來.發現這里和以前沒有絲毫變化.羿鋒打量著各個石桌下,也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同.他自嘲的笑了笑,以前得到了兩本地級功法,難道還能在其中找到不成?!

羿鋒不由的揉揉腦袋,他不知道從何而找,他曾經敲打過.五樓的地板和牆壁之上也沒有暗格...

而且,四周除了這些古怪形狀各異的雕塑,根本就沒有別的擺設,一眼就可以望穿.

"雕塑?!"

羿鋒心頭突然閃過了一絲明悟:對,沒錯的.如果五樓有秘密,一定藏在雕塑里面.五樓只有雕塑里面能藏的了秘密.

想到這,羿鋒不由有些興奮.他上下打量著這些雕塑,並沒有發現什麼例外.而且,都是實心了的,根本藏不了什麼東西.

羿鋒用著手上的邪宗檔案敲了敲腦袋,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道:"或許,五樓真的存儲檔案的也說不定..."

就在羿鋒無奈的准備放棄的時候,猛然注意到龍口,剛剛叼著邪宗檔案的龍口.

羿鋒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他鬼使神差的居然伸手向著龍口探去.如同他想想的那樣,並不深的龍口,被他一探到底.

但是,羿鋒卻驚駭的望著自己的手,探入龍口的手,居然有一小部分見不到.

"攝魂師?"羿鋒驚駭的大叫.

沒錯,只有攝魂師才有這種能力,讓人產生幻覺,明明手在,卻能使你看不到...

羿鋒驚駭過後,馬上就興奮了起來.果然,這些雕塑有秘密,羿鋒的手向著下面探了探,果然摸到了些東西.他拿了出來.

"水木天華"幾個大字躍然在古樸的紙張上,羿鋒見到欣喜若狂.

這就是小魔女要的東西,羿鋒把擺在上面的水木天華移開,下面也是同樣一本很古樸的書籍.

"五行,星級武技."

羿鋒見狀,他不由一愣,星級武技?!那怎麼會放在這里,一樓才是他的歸屬啊...

羿鋒沒有想太多,手向著每個雕塑探去,果然不出他所料.手中再次多了幾本秘籍.不過,這卻讓羿鋒苦笑不已.

秘籍要是放到外面去,怕死所有人會搶破頭腦.可是,已經有凌神決的羿鋒.這些魂和氣的修煉,對其根本沒用.而武技卻有是有那麼幾本.可是卻也不適合羿鋒,不是如同女人的太柔,就是太剛烈.這兩種極端都不是羿鋒適合的.

想到這,羿鋒不由苦笑了起來.聖地的武技雖然多.可是適合凌神決的卻少的可憐.自己是應該到哪里找些高等武技練練了.

要是別人知道羿鋒想什麼,拍是會一把拍死他:你丫的武技還少啊?那我們直接去死得了.

羿鋒現在有些明悟了,為什麼五樓擺放著檔案.因為,每個宗門的檔案下面,一般都有一套屬于他們宗門的武技.或好或差,總會有.

羿鋒學過的武技說多也不多,說少也不少.但是某些大宗門弟子,就算差,也不會比羿鋒差多少.畢竟羿鋒因為凌神決的緣故,很多武技根本沒法學習.

所以,得到這些,羿鋒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當羿鋒出現到四樓的時候,趙老突然出現在羿鋒身前.他看著羿鋒淡淡的問道:"找到了?"

羿鋒一愣,隨即點了點頭.

"恩.你只有三個月時間,三個月之後,你必須把秘籍送回原處."

羿鋒點了點頭,很乖巧的說道:"小子知道!"

趙老剛准備離開,他忽然又說了一句:"那本《五行》,有時間多看看."

說完,人就消失不見.

羿鋒一愣,似乎有些不理解.星級的武技有什麼看的?不過,神秘的趙老的話,他還是放在心上的.雖然這趙老冷的駭人.但羿鋒能感覺到他對自己的偏愛.這也讓羿鋒很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