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樓的詭異
第六十七章五樓的詭異

依舊是熟悉的古灰色石磚,琉璃砌成的大樹形狀的書架之上,零零散散的擺著一些秘籍.不多,但是每部都是世人為之瘋狂的.

空曠的空間里面,只有一刻雕塑而成的大樹.旁邊擺放著這幾把軟椅.雖然不常有人進來,卻乾淨萬分.顯然,有人經常打掃這里.

羿鋒的手輕輕的滑過放在琉璃支架上的古樸書籍,隨手取了一部出來...日階中級拳法——殘綿掌.

羿鋒不由笑了笑,四層的日階功法雖然多,自己也研究過很多,但是真正學的並沒有多少.殘綿掌就是羿鋒所學不多功法里面的之一.殘綿掌,練成之後,打出的拳如同綿羊一樣軟綿無力.可是,在無力的外表下,整個掌身卻高速旋轉著體力斗氣,而且如同巨浪一般,體內的斗氣一波一波的向著掌上湧去.

當初羿鋒選著這套掌法學習,就是覺得出其不意制人死的特爽...你想想,你軟綿綿的打上一掌,在別人的不屑一顧中,卻能把人轟死.這樣扮豬吃老虎的完美掌法,他能不學習嗎?

為了學習殘綿拳,羿鋒曾經拍裂過數塊巨石不止,雙手如同紅燒豬扒,其中的苦不可言語.

羿鋒把所有秘籍都翻轉了一遍,詩黛兒要找的那套功法他還是沒有找到.他四處打量著這個空間,但是卻沒有發現哪里可以隱藏東西...

除去這琉璃做成的書架,還有幾把軟椅,羿鋒甚至發現不了一點別的東西.羿鋒四處敲敲看看,想從這寶塔里面找到暗格什麼之類的.可是很遺憾,羿鋒什麼也沒找到.

空曠的四樓,一眼望去,完全可以望穿,何況沒有暗格之類的,那絕對沒有詩黛兒所要的功法.

想到這,羿鋒不由揉揉額頭:詩黛兒師傅那妖後到底那得來的消息是說四樓有這樣的功法?!可是,以她的身份性格,沒有確定的事情,絕對不會和小魔女說啊...

想到這,羿鋒不得不咬咬牙,心中嘀咕道:小魔女,本少豁出去了.小魔女啊,你今天晚上要是不和我談談人生,談談理想,我絕對不放過你.

羿鋒深吸了一口氣,輕聲喊道:"趙老!"

羿鋒的話音剛落,一道身影猛的就出現在羿鋒身邊,依舊是白胡子,白頭發,甚至穿著白衣...他就是羿鋒害怕的老人,甚至羿鋒害怕的不敢見他,每次見到他,羿鋒心底都會發顫.

"趙老!"羿鋒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躊躇的站在一旁,極為不自然.

要是聖地別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覺得眼睛花了,在聖地無人能治的羿鋒,居然老實的如同一只綿羊般.

"恩!這次找我有什麼事情?"老人柔弱的聲音在羿鋒的耳朵里面響起,羿鋒更顯得恭敬了...

"呵呵,趙老.是這樣的,我看上了一套水木雙系的日級功法.但是不知道放在哪里?你能不能告訴我?"羿鋒小心翼翼的低聲說道,眼神有些閃躲的望著趙老,顯然面對趙老,羿鋒失去了他往日的脾氣.

趙老渾濁的雙目猛然一亮,看著羿鋒語氣疑惑的反問道:"你怎麼知道有這麼套功法?"

果然有!

羿鋒心中一喜,但還是恭敬的解釋道:"一個偶然的機會得知的...不知放在那?小子想看看."

趙老上下打量的看著羿鋒,羿鋒直感覺自己後背冒出了冷汗,在他的目光下,仿佛自己無處藏身似的,暴露的一干二淨.

"不在四樓."

在羿鋒險些快虛脫的情況下,趙老終于開口了,這也讓羿鋒大呼了一口氣...

"那趙老能否告訴小子在那里呢?"羿鋒輕聲詢問道.羿鋒知道,對于聖地的整個秘籍,沒有人比趙老更熟悉,就是自己得到的那兩套地級功法.也是趙老提醒之後得到的.

"是在五樓嗎?"

"五樓我沒有權限上去.所以是不是我也不知道?"趙老淡淡的說道,說完之後,不理會羿鋒,眨眼間就消失了...這讓羿鋒不由的又給趙老多打了幾分.

羿鋒歎了一口氣,只得往五樓的入口處走去.

想到五樓,羿鋒不由的有些失笑:在五樓擺放的不是功法,而是曆代聖宗各個宗主的檔案.至于其他的什麼都沒有.而最讓羿鋒承受不了的是,兩套地級功法,居然被拿去壓桌腳.要不是趙老曾經說了一句:"最不起眼的東西,或許是最大的寶物."

羿鋒怕是一輩子都不能想到,兩套最頂尖的功法,會被用來壓桌腳...

羿鋒望著眼前的大門,微微一笑,整個聖地,只有自己能進入五樓.即使大長老他們也不行,雖然羿鋒懷疑趙老也能進去,可是他每次都說自己沒權限.

武技閣五樓,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仰望的存在.他們從來沒有想想,一個弟子能進入里面,要是知道的話,怕是一個個會驚訝死掉吧.

羿鋒從納靈戒中取出六塊鐵片般的東西.紅黃綠青藍紫,每種顏色各一塊.這也是通往五樓的要是.

這六把鑰匙,本屬于五大長老和老頭子的.不過,羿鋒從他們手里打劫了過來.六塊鐵片同時鑲在石門之上,通往五樓的石門就會打開.

或許,五大長老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六個人合起來才有的權限,居然鬼使神差的被羿鋒一個人擁有了.他們現在還不知道,他們的六把鑰匙已經被羿鋒給擁有了,他們還以為羿鋒只有自己手中的那把,最多進入四層而已.

羿鋒望著緩緩而開的石門,心中變幻莫定.對自己下的結論也懷疑了起來.

一直以來,羿鋒都認為五樓是存儲檔案的地方.可是,自己不止在其上面找到了兩套地級功法,而詩黛兒看上眼的功法也在其上.

最重要的是,聖宗的檔案.為什麼,要擺放在武技閣五樓,這和武技這兩個詞根本不搭勾啊.

想到這些,羿鋒對五樓隱隱有些期待了起來.或許,五樓還有很多秘密自己沒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