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天逆的彪悍理由
第五十九章天逆的彪悍理由

"天逆,容媚好像情況不樂觀哦,你不去幫她?"羿鋒調侃的望著天逆,眼中滿是探索的望著天逆.

"沒興趣!"酷酷的一句話從天逆的口中吐了出來.

"切,沒興趣你還來."羿鋒看這天逆很鄙夷的說道.

"克拉克我看不爽."天逆依舊是冷冷的語氣,卻解釋了自己的行為.

羿鋒不由一愣,心中忍不住大罵道:我原以為我夠囂張了,可是和天逆這混蛋比,自己的境界差了極遠...他可以看一個人不爽,在帝國蕭公面前一言不發就開始揍人,他可以看人不爽,在聖地也想來上一場.而且這不爽都是毫無理由.

羿鋒揉揉自己的腦袋,他靠著大樹,徹底被天逆打敗了.自己現在看天逆這混蛋也不爽了,是不是應該狠狠的揍他一頓?!

"容媚師妹,去我房間吧.我把那本日級功法送給你..."克拉克眼睛里透著火光,在容媚曲線玲瓏的身上上下游走.

容媚滿臉笑意,扭著她的水蛇身軀,咯咯的笑聲中透露著媚意:"師兄,你真討厭.就知道打人家主意.不過人家今天不方便,你看是不是下次再說?"

克拉克顯然沒有這麼好的脾氣,他搖搖頭說道:"不行,你今天必須得去."說完,他的手再次向著容媚抓了過去,看這情景,他倒是想到這里打上一場友誼戰...

"師兄,你放尊重點."容媚目光再次變冷,這也讓羿鋒看的很疑惑.這女人,平常故作媚態勾引別人.可是,克拉克為什麼只要相碰他,她就發怒呢.克拉克其實還挺帥的,拒絕男人好像不是她的風格啊.

克拉克似乎也發怒了:"臭婊子,收起你那媚術.要是以前我還真抵擋不住,不過現在嘛,這對老子沒用."

容媚心頭微微發顫,自己的媚術,對待男人百試百中,整個聖地,也就天逆,流楓,羿鋒三人能抵擋的住...可是,偏偏現在克拉克也可以抵擋住,這不由得他不害怕,克拉克可是一直打她身子的主意.何況其極其卑劣的人品,什麼手段都做的出來.

羿鋒很疑惑的看著天逆說道:"容媚的媚術很厲害?居然連克拉克都抵擋不住.克拉克好像有人級六階吧."

天逆翻了翻白眼道:"並不是每個人都有你的機遇條件...媚宗的媚術,你說強不強?"

羿鋒聽到之後,不由一愣,想不到這容媚居然是媚宗送來的弟子.這也難怪了,那媚術就算自己都氣漣漪,何況別人.

"我倒是很好奇.克拉克是怎麼抵擋的了容媚的媚術?"天逆把頭轉向羿鋒,微微詢問道.雖然整個聖地傳言羿鋒是廢人.可是他卻知道,誰也沒有羿鋒隱藏的深.這別人都不知道的答案,他相信羿鋒一定會知道答案.

果然,羿鋒沒有讓他失望,他淡淡的解釋道:"用毒,克拉克用毒封住了自己的某些感官...這才擋住了容媚的媚術."

"毒術?!他怎麼會懂毒術?"天逆疑惑的說道.

羿鋒笑了笑說道:"這沒什麼好奇,聖地的水遠比你們看到的深.有哥毒師教他也不例外.畢竟,克拉克的人品.還是很受那些被大陸評論為陰暗心理的毒師喜歡的."

天逆若有所悟的說道:"所以你也受那陰暗的毒師喜歡..."

羿鋒一愣,隨即罵道:"滾,你見過本少這麼高尚的人嗎?陰暗這詞能和我沾上一點邊嗎?"

天逆很鄙夷的看了一眼羿鋒,然後問道:"他的毒術怎麼樣?比起你如何?"

羿鋒很不屑的說道:"不要用這樣的垃圾和我比,雖然我只懂點皮毛.可是也比他強多了."

"你怎麼看出來的?"

"他整個人顯得有些僵硬...顯然是用毒不准確造成的.我想封感官的毒應該是他身後的毒師給他的,他還配制不出來.這中毒素配置的要求極其之高."羿鋒解釋道,這也讓天逆松了一口.

羿鋒見天逆松氣,不由笑道:"你也別高興的太早.雖然他的毒術不高.可是,師級以下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不是每一個毒師都敢對自己用毒的.雖然他用的並不完美,但是也說明有點實力了..."

"草……"天逆忍不住罵道,"能對抗師級的毒師,你居然還說他不強?"

羿鋒無奈的聳聳肩,見過五長老的毒術,還真沒有多少人的毒術能入他眼.

天逆輕呼了一口氣,看著羿鋒定定的問道:"你的毒術達到何種階層?"

羿鋒模棱兩可的說道:"師級能勉強對付吧."

羿鋒沒有說的太透,沒有斗氣支持...毒術要大打折扣.畢竟,就算你拋毒針,沒有力道,你毒術再高也沒用.

天逆深吸了一口涼氣,忍不住望著後面退了兩步.這混蛋,果然不能以常人對待.流楓啊,一年後你會很可憐了.

"你幫我揍這混蛋一頓如何?"天逆突然說道.

知道克拉克的毒術,天逆也不敢和其對碰,他雖然冷酷,但是不傻.

羿鋒一口同意道:"可以,但是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看他不爽.你好像和他沒交集吧?"

天逆望了一眼克拉克的手,良久之後才緩緩說道:"我父母都是被一個手上有著一塊三角形紅斑的人殺死的."

羿鋒一愣,隨即看向克拉克的手背,果然見其上面有一塊小小的紅斑.要是不小心看,還真不能發現.

羿鋒古怪的看著天逆:這小子有意思.手上有紅斑的人殺了他父母,他就狠上所有手上有三角形紅斑的人.嘖嘖,這理由真彪悍.看來,上次那倒黴的家伙也是因為多生了一塊紅斑了.

羿鋒甩了甩頭,把腦海之中的想法拋出體外.對于天逆這幾乎畸形的報複手段,他也不准備說什麼,每個人總有每個人心中的柔軟處.

羿鋒拍了怕天逆的肩膀說道:"這一戰,我幫你戰了."

克拉克羿鋒雖然說不上討厭,但是最受不了的是.居然還有人能和自己的人品並列高尚.何況,兄弟的要求,他也不想拒絕.

想到這,羿鋒邁著老爺步,向著克拉克就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