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天逆的病很'麻煩’
第五十八章天逆的病很'麻煩’

"羿鋒師兄……"一句媚到骨子里面的聲音,在羿鋒的耳朵里面響起,盡管羿鋒對其沒有好感.但是骨頭還是忍不住酥麻.

"容媚,以後被搔首弄姿的在我面前轉悠,還有,本少喜歡那種見男人就粘上去的女人."要是別的女人,羿鋒倒會配合她玩玩,順便發生一點超友誼的事情也不錯,可是眼前這搖曳著身姿,生活糜爛的容媚,讓他一點興趣都沒有,盡管這女人確實很漂亮...

容媚一呆,俏臉有些發白,臉色微微有些扭曲:就算你成為一個廢人,你依舊看不起我嗎?依舊把我當做你想象中的那種人嗎?在你眼里,或許只有詩黛兒師妹能入你眼吧.

容媚想起詩黛兒,她眼中閃過強烈的嫉妒,雖然不甘,可是卻不得不承認.那樣精靈般的女子,本就不應該是世間所有.最讓容媚受不了的是,自己修煉了十數年的媚術,居然比不上詩黛兒.自己的媚,總能找到痕跡,而詩黛兒的媚,卻一舉一動之間勾人魂魄...

如果是容媚的媚是那種借助身體矯揉造作出來的外媚,而詩黛兒就是那種一舉一動之間就攝人心魄的內媚.沒有特意的造作,絲毫不留痕跡.

容媚看著不准備搭理她,就准備離開的羿鋒,心頭閃過一聲苦澀.看來,今天難套那群狼的設計了.

"你怎麼在這里?"羿鋒見天逆靠著一顆樹,冷酷的望著這邊,他不由走過去,輕拍一下天逆肩膀,也懶散的靠著樹的另一遍,眼神轉向容媚那邊...

天逆依舊是用著那冰冷的聲音酷酷的說道:"克拉克想做一點混蛋事情,我過來看看?"

"混蛋事情?容媚?!"羿鋒疑惑的說道,隨即不禁又笑道,"你管這麼多做什麼,容媚那女子的性情你還不知道,人家既然男女雙方都願意.你多管閑事做什麼?"

羿鋒很好奇,這一樣在聖地冷酷著稱的天逆,怎麼會在意這些事情,以他的性格,就算一群一群的人死在他面前,他都不會看上一眼...

羿鋒掃了一眼媚態十足的容媚,古怪的看著天逆說道:"兄弟啊,你不會是喜歡這女人了吧?"

天逆掃了羿鋒一眼,沒有說話,依舊冷冷的看向場中.

"我靠……兄弟,你不是吧,你什麼眼光啊.這女人漂亮倒是極其漂亮.可是,你見她和別的男人那副黏糊勁,自己的女人天天媚惑著別的男人,你承受的了嗎?"羿鋒拍著天逆的肩膀,苦口婆心的說道...

"我靠……兄弟,你不會真喜歡吧.難道你想把她綁在家里面?這可不行啊,限制別人自由是違背人權的.我們這樣傑出少年,絕對不能這樣啊.要不這樣吧,你要實在喜歡她,我借點迷藥給你,你每天給她吃一點,讓她給你帶不了綠帽子,我們也尊重了人權."羿鋒歎了一口氣,很無奈的說道...

天逆極其鄙視的望著羿鋒:就你還好意思談人權.用迷藥這也是人權?只有你這麼無恥的男人才講的出來.

天逆見羿鋒又准備他的長篇大論,他趕緊說道:"我不喜歡容媚!"

"我靠!兄弟你不是吧?這樣媚到骨子里面的女人你都不喜歡?你是不是無能啊?要是是的話,你和我說說,沒事的,不用害羞,你兄弟我的醫術還是行的.男人的這項功能不管怎麼樣都要治好的..."羿鋒很可憐的望著天逆,眼中滿是同情.

天逆感覺自己要氣炸了,臉色漲紅,拳頭握的緊緊的.每次和這可惡的家伙在一起,他總能讓人忍不住想揍他.

羿鋒見天逆快要發暴的模樣,心中不止偷笑:嘿嘿,我就喜歡看冰塊變火紅螃蟹的模樣.

"兄弟啊.說真的,容媚那樣的女人你都不喜歡,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問題了.我先幫你開百八十包補陽藥……"

"閉嘴!"天逆忍無可忍,他咬著牙齒說道,"我只是不喜歡他..."

這混蛋,剛剛勸我不喜歡.現在又勸我喜歡,他什麼時候可以統一下自己意見?

"你不喜歡她?我想是男人都會喜歡她的.難道,你是……"羿鋒驚恐的退後兩步說道,"天逆啊,我可明確的告訴你,我不喜歡男人,你不准打我主意,雖然我很帥."

天逆聽到羿鋒的話,他有種用著拳頭砸死他的想法...這混蛋,他的思想就不能健康點嗎?

"天逆啊.你別瞪著我啊,你要明白.你這是一種病啊.這病我想我是治不了了,你要不去找找三長老,他或許願意和你探討下."羿鋒歎了口氣,很為自己不能幫助天逆很無奈.

天逆深吸了一口氣,封住耳朵,不再聽著羿鋒的喋喋不休.他怕再聽下去,他會忍不住揍人.

羿鋒見天逆把耳朵封了起來,他不由一愣,隨即很無奈的歎道:"咳,一個大好青年怎麼會喜歡男人呢?!可惜了,多少少女又得暗自流淚了..."

羿鋒搖頭晃腦的,目光也轉向了容媚哪里.只見一個男子站在容媚的身旁,滿臉殷勤的說道:"容媚師妹,我昨天得到了一本日階高級功法.我送給你怎麼樣?"

只是,那雙淫穢的上下打量著容媚的身軀.恨不得把其吃下去.這少年羿鋒也認識,這也是有資格進入後山的弟子之一克拉克,在聖地弟子中的口碑是無恥卑劣.在聖宗這樣本就是不擇手段的地方,還能被人用作人渣的形容他.羿鋒也很佩服,起碼說明他卑劣到一種境界了.詩黛兒曾說,克拉克和羿鋒的人品差不多.羿鋒瞬間就對克拉克的影響改觀了.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品,那豈不是說這人高雅,君子,優秀,正義凜然.

也因為這,羿鋒看向克拉克的眼睛中滿是欣賞.現時代,像自己這樣高尚的人可不多了.

"克拉克師兄,謝謝你的好意.不過,貪多不爛的道理我還懂."容媚委婉的拒絕道.看著羿鋒很是疑惑,這女人也會拒絕男人.

"師妹……"克拉克似乎很著急,他猛地向著容媚的手臂抓了過去.只是,容媚仿佛有防備似的,她閃身就離開了.

"師兄,輕你放尊重點."容媚哼道.

羿鋒見到這一幕,不由鄙視的看著克拉克.這都讓容媚逃開了,真不是哥男人.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擁有進入後山的資格.淡淡實力講,比起他強的太多了.容媚,天逆都比其強上很多.只是不明白,為什麼容媚好像很害怕克拉克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