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火靈
第五十四章 火靈

"日階低級功法——霸裂拳!"羿鋒一聲大喝,身子微微移動,摻帶著石破天驚氣勢的拳頭向著火地鼠就迎了過去.

爆裂拳據說修煉到極高境界,可以輕易的劈金碎鋼.不過,以羿鋒現在的實力,能劈開一塊石頭他就很滿足了.

不斷重疊的斗氣,在羿鋒的拳頭處隱隱散發這光芒,仿佛如同一個加大版的巨拳.周圍的空氣被這拳勢壓的微微作響.

強大的氣勁,讓火地鼠眼神更加的凶殘...那直立的尾巴再次紅了幾分,仿佛有火焰在里面燃燒似的.整個身軀繃緊起來,孕育著它最強的力道,向著羿鋒狠狠的撕裂過去.

"去死……"羿鋒怒哼一聲,手掌的拳頭再次疊加了一份力道,向著它狠狠的轟了過去,壓的其中的空氣向著兩旁急速的飛散.

兩者一接觸,其中蘊含的搶回力道.頓時讓兩人身影猛然的倒退而出.

"終究是准士級的魔獸...力量比起自己強上幾籌.要不是借助日階武技.怕是這一場會吃大虧."羿鋒在身後滑過一道長長的軌跡之後,揉了揉自己發麻的手,心中無奈的歎道.

火地鼠在凌空一翻,卸掉身上的力道,平穩的落到地面之上,只是微微顫抖的身軀,證明他同樣不好過.

火地鼠雖然沒有智慧,可是身上傳來的疼痛,讓它本就火紅的雙目更是嗜血萬分.身上灰色的毛發直直的立起,口中呼出的氣息都有中灼熱的感覺...

羿鋒知道,火地鼠徹底被激怒了,下面的戰斗將會比剛剛凶狠萬分.

一直防守的羿鋒,這次選擇主動出擊,霸裂拳的運行軌跡在經脈之中運轉開來,一道道斗氣隨著經脈,霸道的向著拳頭上湧去,伴隨這羿鋒身形的移動.隱隱有著破空之聲響起.

火地鼠見眼前的人類居然敢率先攻擊,即刻白森森的鋒利牙齒更是多了一分猙獰...嗷叫一聲,身子猛地一彈,向著羿鋒迎了上來.

"碰……"

力量的絕對碰撞,一觸就離,而後各自再次向著對方攻擊而去.兩者的力量,竟然斗得旗鼓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

羿鋒面色凝重,拳頭之上,斗氣不斷湧現其上.淡淡的斗氣,雖然無色,但是在陽光被樹木阻擋了的情況下,卻隱隱可見.

石破天驚的拳勢,破破空氣的爪子.不斷的閃現,碰撞,然後消失...沒有一絲技巧,完全的硬碰硬似的.

仿佛兩者都習慣這種情景,絲毫不去變幻,進攻,碰撞,後退,再進攻.反反複複的進行著同樣的一套動作.

顯然,兩者在這樣的對碰中,都受到不同的傷害.羿鋒的拳頭之上多了幾道血痕,而火地鼠整個身軀卻微微有些顫抖,腳也有些哆嗦.

火地鼠身上的力道猛地迸發,白森森的牙齒透露的寒光讓人情不自禁的心底發顫...凶猛的勁氣從爪子世上迸發,向著羿鋒狠狠的轟了過來.

羿鋒絲毫不懷疑,這次再和它對碰的話,自己的拳頭上將會多上一道血痕.他眼神凝重,身影猛的一轉,躲過了火地鼠的這一擊.

火地鼠一擊未中,身勢控制不住的依舊向著前方慣性而去.羿鋒沒有放棄這個機會,他手上的拳勢猛地迸發,魅影身法猛地運行,追上還在做著慣性動作的火地鼠,狠狠的就砸了過去.

感覺到凶猛的力量,火地鼠眼中滿是驚恐的目光,可是身體的強大慣性卻讓只能眼睜睜的感覺不斷加大力量的拳頭轟在自己身上...

"砰……"

沉悶的聲響,羿鋒的拳頭結結實實的砸在了火地鼠的後背之上.火地鼠也猛地從地面上狠狠的砸了下去.又是一聲悶響.

火地鼠不愧是狡猾的魔獸,砸到地面之後,它竟然不顧自己的傷勢,硬是強拖著身體站了起來,向著一個方向疾逃而去...這一切,都發生在眨眼間.

可是,早知道會有如此羿鋒,身形猛地變幻,很快就擋住了火地鼠的去路,再次一拳狠狠的砸在火地鼠的身上.

"嗷……"

一聲不甘的嗷叫,它砸趴在地面上,眼神中透露著滿是不甘.森冷的牙齒之上沾著血紅的鮮血.在羿鋒再次一拳的轟然而下下,終于不敢的閉上了雙眼.直立的毛發也軟了下來,最神奇的是,火紅的尾巴這時居然成了黑色...

羿鋒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剛剛那一戰消耗了他太多的體力.要不是最後一擊中了,這場戰斗誰勝誰敗還很難說.

可是,就算是勝了,他還留著血液發顫的手,讓他不由的苦笑.一個小小的火地鼠都讓自己如此狼狽,自己還真是弱的可以.

不過,難得的是,自己勝了.真正的憑借實力聲了.不知道,稱呼他廢人的那些人,要是知道以九階字級的實力宰了火地鼠,他們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羿鋒笑了笑,剛想拖著疲憊的身體找找火地鼠有沒有魔晶時...隨即就坐了下來,就算火地鼠體內有魔晶.他也看不上,一顆一階魔晶,他看不上.

羿鋒從納靈戒中取出一些藥劑,輕輕的塗抹在嫩白拳頭的血痕之上.這才松了一口氣,畢竟他還不想看到一只滿是傷疤的手.

對于自己的醫術,羿鋒還是有自信的,他配置出來的藥劑,絕對不會留下傷疤.羿鋒的醫術,就是作為授業的三長老也贊歎萬分.他不止一次說,羿鋒以這個年紀達到醫術的這個高度,簡直是作為一個奇跡的存在.

做完這一切的羿鋒,剛想趁著剛戰斗完的疲憊修煉凌神決恢複精神時.眼睛接觸到一個方向,他猛地就站立了起來,滿臉駭然的望著前方.

火地鼠的實體旁邊,站著一只貌似火地鼠般的東西,卻又不是火地鼠.它全身上下呈現著淡紅色,恍如一塊晶體似的.淡淡的火焰在身體里面流轉,又顯得晶瑩.

"火靈……"

羿鋒大駭,沒錯.這就是火靈.剛剛殺了一直火靈獸,又來一只火靈.羿鋒感覺自己快哭了.自己的斗氣已經消耗的太多了,而且眼前這只火靈雖然也是一階,可是火靈比起魔獸的殺傷力強上太多了.

全勝時期羿鋒倒是剛拼上一拼,可是現在……

羿鋒全身的精神瞬間繃緊,他有些明白為什麼火靈會在這里了.靈和魅的食物是能量和靈魂.這剛剛死去的火地鼠,還有著靈魂和能量的殘片,難怪會吸引火靈的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