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這一次我挑戰你
第五十一章這一次,我挑戰你

詩黛兒見羿鋒站到他身前,她略微遲疑了一下,還是跟在羿鋒的身後,宛如一個小家碧玉.乖巧的模樣哪里有一點昔日小魔女的風姿.

"怎麼?等不及了?"羿鋒調侃的望著流楓,嘴角滿是玩味的笑容.

隊伍之中的流楓,他站定了腳步,冷冷的看著前方的,緊握的拳頭指甲快陷入肉中.望著羿鋒身後翩翩少女,眼中閃過了一道陰晦的猙獰...他討厭羿鋒這邪魅玩味的笑容,這讓他生出自己仿佛小丑般的感覺.

"大長老既然說了一年後,那我就會一年後讓你生不如死."流楓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淡淡的說道.從容瀟灑的姿態,讓躲在遠處的幾個女弟子眼中閃著光芒.

以前,羿鋒是她們心目中的王子,現在,廢人怎麼比得上英俊瀟灑實力高強的流楓.

"呵呵,是嗎?生不如死啊?好痛苦的,你確定要如此嗎?"羿鋒笑笑的說道,表情無比和善...不過,越是這種表情,越讓流楓心頭冒火.

"哼,生不如死起碼讓你活著."流楓微微有些猙獰,他受不了這種語氣,也受不了詩黛兒的目光一直集聚在羿鋒身上.他什麼時候見過女神般的詩黛兒露出這種柔和的光芒,可是這讓他嫉妒的一切,詩黛兒都向著一個廢人表露.

"呵呵,既然你執意要選擇生不如死,我想到時候我會滿足你的..."羿鋒依舊是不緊不慢的說道.流楓的猙獰並沒有被羿鋒所在意.

"你……"

流楓的拳頭再次緊了幾分,拳頭縫里甚至有點點血紅湧了出來.看的羿鋒不由一愣,隨即就恍然了.以前流楓覺得自己比羿鋒差,詩黛兒和羿鋒走的近,雖然不甘,但是也能忍受.可是,現在羿鋒作為一個廢人,詩黛兒依舊和羿鋒親近.他也就感覺自己連一個廢人都比不上,難怪如此憎恨了...流楓,一直是心高氣傲的到極致的人,怎麼能承受這樣的打擊.

"怎麼?還有事嗎?沒事的話就散了吧?"羿鋒淡淡的掃了眾人一眼說道.

"草……小子,你囂張什麼.不就是一個廢人嘛."一句怒罵猛地響起,那猖狂程度讓羿鋒都自愧不如.

詩黛兒那張精致的臉蛋猛地一遍,剛剛還含笑兮兮的臉瞬間就冷了下來,她向前站了一步,看著剛剛出口怒罵的人,淡淡的說了一句:"你剛剛說什麼?"

羿鋒認識此人,名叫班達卡...在聖地也算的上一個例外,在聖地四年,實力還停留在士級五階,這對于聖地來言,這絕對是個諷刺.也正因為他在聖地實力最低,所以飽受譏諷,現在難得有一個比自己實力還低的人,還是一個廢物,他自然要給自己打個大哥翻身仗.

詩黛兒似乎並不准備放過班達卡,她欺身向前,冷意十足的看著班達卡說道:"你再說一遍?"

小魔女的威勢,在這一刻顯露無疑,一個個情不自禁的向著後面倒退兩步...表情戚戚,心底有些發顫.

羿鋒見狀,無奈的搖搖頭,伸手拉過詩黛兒,輕輕的在詩黛兒臉上捏了兩把笑罵道:"裝出一副這樣冷淡的模樣嚇誰啊?我還是喜歡那古靈精怪,面上掛著計劃著怎麼整人詭笑的黛兒."

詩黛兒拉住羿鋒捏著她臉蛋的手,入手的軟滑讓羿鋒心底有些癢癢...

"鋒哥哥,她能為你做的.我都能為你做?現在,我就去把這群罵你廢人的人給殺了."詩黛兒柔情的看著羿鋒,語氣很輕柔,可是那表露的意思卻讓讓羿鋒都禁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小魔女果真不愧是小魔女.

"那個,黛兒,你不必用自己和她做比較吧."羿鋒訕訕的笑道,心底有些發虛.

"好啊.只要你以後答應不理她,那我就不和她做比較..."詩黛兒嘟著嘴望著羿鋒說道.

羿鋒趕緊閉上嘴,一句話也不敢說,眼神躲避似的看向一旁,心底在發虛.

兩人旁若無人的親密,讓在場的所有人眼中閃動著火光.嫉妒和仇恨彙聚到羿鋒身上,讓羿鋒感覺自己四周的溫度上升了起來.

倒是因為剛剛詩黛兒的話,沒人敢再出口,即使是那仇恨程度最強的流楓,先不說詩黛兒那層出不窮的整人手段,就是她的實力也深不可測...流楓雖然不知道詩黛兒的實力具體是什麼等級.但是也知道絕對不自己強上許多.

對于詩黛兒實力等級,就算是羿鋒也不知道.這就更增加了詩黛兒的神秘性,讓人更加迷戀.

羿鋒放開詩黛兒,走到班達卡面前,含笑的說道:"你知道薩莫鐵說這句話的代價是什麼嗎?想來他現在還在床上躺著吧?"

想起薩莫鐵的狀態,班達卡心中有些發寒,可是難得機會讓其堅定的站在哪里,語氣故作鎮定的說道:"哼,要不是你偷襲,當時薩莫鐵又在發愣,你以為你能打殘他嗎?怕是殘的是你吧?"

羿鋒一愣,想不到薩莫鐵並沒有給聖地的弟子提醒,怪不得一個個還敢來招惹自己...

無奈的搖搖頭,羿鋒在四周找了找,再次找到一塊板磚,在手中一顛一顛的走向班達卡.

班達卡心頭一緊,不過隨即斗氣就覆蓋在全身,冷冷的說道:"難道你以為你還能偷襲成功不成?廢人……"

羿鋒微微一笑,看著班達卡笑道:"這一次,我並沒想偷襲,既然上次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那這次就用你來立威."

"切……"

所有人聽到這句話,一個個嗤之以鼻.班達卡雖然在聖地最弱,但是起碼是一個士級,你一個廢人在不偷襲的情況下,絕對不可能敗他.

"自大的人見過,可是這麼自大的還是頭一次……"

"咳,廢人罵,自然腦子有點問題,不懂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道理,我就看他今天是怎麼死的.媽的……詩黛兒師妹怎麼會和這種人在一起."

"……"

一句句的譏諷並沒有影響羿鋒,只是他們沒看到他們每說一句,詩黛兒的嬌美臉蛋就陰沉了一分.

"這一次,我光明正大的挑戰你.給你足夠的時間准備."羿鋒淡淡的說道,眼神微微凝重.士級五階,比起他的子級八階,強上太多了.一般情況下,絕無勝利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