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長老的要求
第四十六章大長老的要求

"大長老,有什麼話說吧."羿鋒被大長老叫過來之後就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大長老直視的看著羿鋒,在這個封閉的房間,仿佛所有的空氣被擠壓似的,壓的難受.

別看羿鋒平時在大長老面前吊兒郎當的,甚至敢打劫大長老.但是大長老一嚴肅起來,羿鋒心底也發顫.在聖地,還沒有人敢不把大長老當回事情.當然,老頭子是例外.有被他放在眼里的還真不多,起碼現在羿鋒只知道靜云宗的老宗主被他放在眼里...

"羿鋒,一年後,我要你敗流楓."大長老突然冒出一句話,眼神無比深凝.顯然和認真.

羿鋒一愣,隨即笑道:"大長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底細,一個流楓而已,雖然天賦是傑出了點.但是要敗他輕而易舉."

流楓天賦就算在整個大陸也是佼佼者,應該達到了師級...師級,顧名思義,就是可以為人師的存在.以他二十歲不到的年紀,這樣的天賦,很強勢.

可是,羿鋒卻絲毫沒把他放在心上,自己要收拾他的手段太多了,在聖地,簡直可以讓他防不勝防.

"羿鋒,我說的是你敗他,真真實實的敗他,以武力敗他.而不是毒術或者是別的."大長老直視羿鋒目光,語氣堅定的說道,不容反駁.

一個微微一愣,很愕然的看著大長老說道:"大長老,你也在說笑是吧?"

大長老輕哼了一句道:"你認為我是在說笑嗎?羿鋒,不要認為我開玩笑...我就是要你憑借真正的武力敗他."

羿鋒感覺自己頭大了兩圈:一年之內要修煉到師級之上,並且敗流楓,這可能嗎?這些老家伙到底是吃錯什麼藥了?一個個這樣逼我?!

"那個,大長老,你也知道,要是以前的話,一個流楓我還真不放在眼里...可是現在我實力盡失.怎麼可能單純的憑借武力敗他?"羿鋒諂著臉說道.

大長老淡淡的說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不過我告訴你,你要是做不到,我就讓流楓殺了你,在這件事情上,想來你師傅也不會和我計較.既然在聖地給了你這麼多特殊待遇,要是這點你都做不到,你還不如去死,聖地不要垃圾."

"噗咚……"

羿鋒終究還是忍不住,猛地就摔倒在地:我靠,老家伙你說笑吧...大陸之上,有誰一年之內能修煉到師級之上的.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何況,流楓這一年的時間他也在成長.

羿鋒望著大長老堅定的眼神,眼中沒有一絲商量的余地,他就明白.要是自己真沒有達到他的要求,他真的會讓自己死.大長老下定的某些主意,就是師傅也阻止不了...

羿鋒使勁的揉揉額頭,他感覺十分頭疼.本來以為一年後稍稍有斗氣的支持,施展毒術雖然不說是出神入化,可是對付一個師級卻不在話下.可是大長老這一句話,簡直是把羿鋒往死路里面逼.

"大長老,要求不要這麼高吧?老頭子要我兩年內挑戰靜云宗傳人,你要我一年內敗流楓,怎麼一個比一個狠啊."羿鋒苦惱的說道.

大長老眼睛一亮,隨即高興的說道:"你師傅那老家伙要你兩年之內敗靜云宗傳人?"

羿鋒疑惑的點了點頭道:"怎麼了?"

大長老滿面笑容的說道:"呵呵,沒什麼...那你就更應該要一年內敗流楓了,要不然比根本沒機會去挑戰靜云宗傳人."

這老家伙,終于舍得在他的寶貝徒弟身上加壓了,嘖嘖,兩年內挑戰靜云宗傳人,比我狠多了...不過,這小子作為聖地數千年的唯一弟子,那就要給予特殊的壓力,雖然這壓力卻是變態了點.但是,聖地傳人不變態點,還不被人笑話,那不如讓他現在就去死.

免得他丟聖地的臉,那老家伙也不希望他丟邪宗的臉吧.更何況那老家伙把邪宗的鎮宗之寶都傳給羿鋒了.嘖嘖,也不知道這小子得到凌神決是幸運還是倒黴.嘿嘿……

"大長老,我盡力吧...雖然老頭子把凌神決傳的神乎其技.可是鬼知道是不是真這麼厲害."羿鋒見似乎沒有商量的余地,只得接受了下來.

一年的時間,從廢人到師級,這真的可能嗎?

大長老望著羿鋒,他心中也思緒萬道:作為聖地傳人,他對羿鋒的期望並不比羿鋒師傅弱,反而更強.聖地礙于曆代規矩,一直只能隱藏在這山谷中.世人並不知曉,可是,誰不希望聖地名揚天下,作為大陸的真正聖地...

終身無法離開聖地的大長老他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羿鋒身上.

"羿鋒,收收你懶散的性格,拿出學醫術的那份認真堅定來,敗流楓,並不是不可能."大長老拍拍羿鋒的肩膀說道.

羿鋒翻了翻白眼:原來你也知道可能性很低啊.大陸還出來沒有人能一年之間達到師級.媽的,努力吧,總不能真死在流楓那垃圾手里.

"大長老,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就走了.我還得練功去."羿鋒多少有點不滿,這樣的任務難度對他來說太大了.

大長老點了點頭說道:"去吧.你這一年內缺少什麼東西可以來找我們五人,只要能提升你實力的,我們都可以給你."

羿鋒眼睛一亮,心里這才平衡一點.嘿嘿,這幾個老家伙手中可有不少寶物,我是不是都打劫過來.何況,有他們的幫助,實力提升的速度絕對快上一倍.

……

羿鋒從大長老的密室出來之後,就往後山走去.淪落為廢人的他,只有在外人不能進的後山才能安靜一點.最重要的是,羿鋒確實想努力的提升實力,畢竟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何況,自己的尊嚴不容得流楓他們挑釁.不管如何,自己要敗流楓.

想起剛剛一個一口廢人的侮辱,羿鋒感覺自己的心又心揪了起來,五年前的那一幕重演的如此相像.

"流楓,本少一定要用一年的時間把你狠狠的踩在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