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用板磚拍死你
第四十二章 用板磚拍死你

"流楓?!"羿鋒看著眼前的少年,不由皺了皺眉頭.這少年不是別人,他四個能進聖地後山的四個弟子之一,可見天賦也極高.只比詩黛兒低上一點.只是,這小子平常見到羿鋒都繞著走,今天怎麼敢主動招惹他?

詩黛兒轉動著那雙滲出水跡的美眸直直的望著流楓,對這一直打著自己主意的師兄很是好奇.居然敢惹身份超然的羿鋒.

"你是說我嗎?"羿鋒指著自己的鼻子,確認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在聖地,還有人敢挑釁自己?

"沒錯,就是說的你這個廢物..."流楓譏諷的看著羿鋒,眼中蠻是鄙夷.

流楓永遠也沒想到,這聖地高高在上的羿鋒,居然會是一個經脈俱斷的廢物.這消息是他這次出去執行任務偶然聽到的,更知道羿鋒因為廢物的原因,被其父親逐出家門.流楓想到一個廢物騎在自己頭上整整五年,甚至和自己喜愛到骨子詩黛兒走的極近.他心頭的妒火再也壓制不住,他感覺自己氣炸掉了...剛得到這消息的時候,他整個青筋都在暴動,即使道現在,他還是抑制不住.

一個廢物,怎能站在天之驕子的他頭上.一個廢物,怎能和自己最愛的詩黛兒如此親密.

羿鋒感覺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這小子腦袋沒發燒吧?真的敢挑釁我?而且,好像自己沒得罪他吧.不過,當注意到流楓的眼神癡迷的望著詩黛兒時,他就恍然了.

"呵呵,你很強,你是第一個在聖地敢挑釁我的弟子...只是,你的勇氣來自哪里呢?"羿鋒不相信,這小子會無緣無故挑釁自己,這小子不是傻子,反而聰明的很.

羿鋒並不知道,這其中除去流楓知道他是個廢物外,還有其他長老暗中指示.聖地除去最尊貴的五大長老,還有很多侍奉,這些人名以上都是聖地長老.只是,一個個受五大長老管轄而已.

羿鋒在聖地的地位和囂張,當然會引起其中一些長老的不滿...得知羿鋒廢人消息之後,心就活躍了起來,再想起聖地曆來的規矩,他們也長了膽子,派流楓來挑釁背後站著五大長老的羿鋒.

羿鋒要真是一個廢人,就是五大長老也保不住他.

流楓很諷刺的說道:"整整五年,你把整個聖地的人都蒙在鼓里,五年之前你就經脈俱斷.很難相信,一個廢物,五大長老他們為什麼這麼寵愛你?"

羿鋒算了明白了,這家伙感情是打探道自己底細了...想到這,他不由苦笑了起來,要是三天前,他還可以一掌就把這混蛋給拍死.可是,現在他真真切切是一個廢人.

"怎麼?不說話?呵呵,被人說中了,沒得反駁了吧."流楓極力的諷刺羿鋒,見羿鋒的模樣,他確信羿鋒真的是一個廢人.

羿鋒的不言語,頓時讓跟著流楓來的幾人投來了不屑和鄙視的目光.

"天啊,原來一直高高再上的鋒少真的是個廢物……"

"一個廢物,還裝逼,草……"

"他怎麼不去死啊,一個廢物怎麼好意思呆在聖地?"

……

一句句極具侮辱性的話語在羿鋒的耳中響起,宛如五年前一摸一樣...想起五年前自己受到的各種譏諷,羿鋒就感覺自己的心悸了起來.對那刺客的恨意也暴漲,恨不得現在就把他拉出來鞭尸.

羿鋒努力的平息了一下心情,他知道,報仇的事情一定要做,但是絕對不是現在...

'你們說夠了嗎?"羿鋒淡淡的說了一句,眼神輕輕的掃過跟著流楓的幾人.

幾人只感覺自己如同被一直猛獸的眼神給盯住,他們從來沒見過如此冷意的眼神,就算是在天逆身上都沒見過.一個個不由打了一個冷顫.羿鋒是廢物不假,可是往日在他們心中的高不可攀讓他們情不自禁的害怕.

詩黛兒呆呆的看著羿鋒,她想不到,一向在自己心目中神秘的鋒哥哥居然是個廢人...要是這樣,將來他們還可能有交際嗎?

詩黛兒想到自己的師傅,馬上就得出了一個答案:絕對不可能有交集.

詩黛兒愣在了原地,她感覺自己心疼的厲害,她想了羿鋒上萬種身份,但是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是廢人.

"你來這里?就是為了掀露我廢人的身份?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可以走了.你的目的達到了."羿鋒淡淡的掃了羿鋒一眼...

流楓望著羿鋒淡然的表情,他忽然感覺有點冷,可是想起長老的吩咐,他馬上就把這絲冷意拋出腦外.

"怎麼?廢物,你難道還有臉呆在聖地不成?我勸你早點自我了斷的好."流楓絲毫不放過打擊羿鋒的機會,尖酸的說道.

這和五年前一樣的侮辱,讓羿鋒的心遲遲不能平靜,他強忍著怒意,淡淡的說道:"流楓,一年後,你們就會返回各自的宗門吧.我給你機會,一年後,我和你打一場,給你機會殺了我..."

流楓一愣,隨即心頭狂喜,他哈哈大笑道:"好,那我就等你一年,一年之後,我會讓整個聖地知道,我才是聖地最傑出的弟子."

"鋒哥哥,你……"詩黛兒似乎想阻止,但是卻被羿鋒搖頭打斷.

詩黛兒一愣,隨即站在一旁沒有說話:他知道,在聖宗,一個廢人那將會生活的生不如死.死,也許是種更好的解脫.

詩黛兒望著表情沉凝的可怕的羿鋒,她咬了咬嬌豔的嘴唇,下了一個決心:就算拼著和師尊鬧翻.鋒哥哥我也一定要保下來.不能和他在一起,也能給其安靜的生活.

"一年後,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流楓猙獰道.顯然,聖宗的殘忍他都學到了.

"流楓師兄,一個廢物而已,你還值得得他一年浪費時間嗎?"站在羿鋒身後的一個少年討好的說道.

羿鋒認得,這個人一直是流楓的跟班,叫薩莫鐵.

羿鋒輕笑了一聲,向著他走了過去.

"你干什麼?"薩莫鐵心中一驚,往著後面倒退兩步.可馬上想到他是一個廢人,就停住了腳步,只是羿鋒的行為卻還是讓他發顫.

"草!干什麼,老子揍死你."羿鋒突然破口大罵,拿起地上的板磚,狠狠的拍了過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不由愣在了原地:我沒看錯吧?這廢人都暴露底細了,居然還這麼囂張?拿著板磚去拍人?

詩黛兒張大那小小的嘴唇,她雖然知道羿鋒本質一直很囂張,但是沒想到囂張到這種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