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是什麼階層的強者
第三十七章你是什麼階層的強者

"老頭子,是不是真的是可以修煉五行能量?"羿鋒很懷疑的望著老頭子,自己修煉了這麼久,也沒感覺到什麼特殊.

老頭子白了羿鋒一眼道:"不是告訴你了麼?以前你修煉的《凌神決》只是其中的皮毛.就算是皮毛,你難道沒發現你比人家成長的更快麼?"

羿鋒恨恨的瞪著眼前的混蛋,每次重塑經脈之前,他都會有剛剛的那番說辭,讓羿鋒大受you惑,偏偏每次老家伙重塑經脈之後,隨便指點兩下,然後就云游去了,《凌神決》也只是修煉其中的一小部分...

"老頭子,我告訴你,這次重塑經脈之後,你那也不能去,老老實實的教我《凌神決》要不然,本少這次什麼都不管了,一把火把後山全部燒了."羿鋒望著老頭子堅定的說道,讓人絲毫不懷疑其中的真實度.

老頭子聽後,打了一個冷顫:要是被羿鋒一把火把後山燒了,那聖地數千年的基業將毀于一旦...這罪過,他承受不起.

老頭子咬牙切齒的說道:"放心,這次我會好好把凌神決教導給你的.好好的教導!"老頭子把教導兩個字咬的極重.

"什麼名字不好聽,偏偏叫什麼凌神決,我的要求不高,能凌尊就很滿足了."羿鋒顯然對取凌神決這麼霸氣名字的那位祖師爺很不屑.

老頭子感覺自己被氣炸了,他最受不了有人看不起凌神決:小子,你等著,等等我會讓你知道後果的...

"你好了沒有,要是好了的話,就開始吧."老頭子說道.

羿鋒點了點頭,心中滿是苦澀:重塑經脈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把經脈全部打斷,然後按照凌神決的特殊經脈分布接起來.

平常人,經脈俱斷必死無疑,偏偏羿鋒是個意外,上次為秦依擋一掌沒死,這也正好被老頭子發現,這才帶上聖地...

"凌神決雖然是絕世功法,可當時曆代祖師爺創造出來之後,都認為是一個香噴噴的雞肋,留之無用,棄之可惜.也因為如此,幾位祖師爺氣急而亡,畢竟,誰也不能接受花費了上千年時間創造出來的功法,居然無人能修煉."

羿鋒明白老頭子的意思:凌神決無法修煉,就是在于彙聚了無數頂尖功法.你想,每套功法的行功路線不同,彙聚了無數套行功路線的凌神決,經脈的要求自然和普通的經脈要求不同...他的修煉,必須要有一套特定的經脈作為行功路線.

可是,每個人的經脈都是與生具有的,根本達不到凌神決的經脈要求.這也是為什麼要重塑經脈的原因.

重塑經脈是一個必死的條件外,還有一個更苛刻的條件,那就是原魂力必須極其強大,強大到幾乎沒有人達到的地步...

所謂的原魂力,就是一個人生下來就具有的靈魂大小,而不能通過修煉變強大的.

這樣不可能的條件,也導致凌神決一度被曆代祖師爺歎氣放棄.

至于為什麼羿鋒能達到這兩個變態的要求,他想除了他穿越的理由外,沒別的解釋.經脈俱斷詭異的違背常理不死,靈魂本就是兩世靈魂能不強大嗎?

"可惜了,好不容易修煉到的靈師六階的實力,又沒了..."羿鋒很無奈.

第二次重塑經脈,從人級一階打回原形,這次更是從師級六階打回原形,不由得他不心疼.

老頭子白了羿鋒一眼,一副你很沒出息的模樣說道:"這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雖然要廢了你力量,可是你的根基卻因此而深厚了,基礎牢固,對你百利而無一害.將來你就能體會到了,何況,你魂力的境界在這里,配合凌神決,恢複起來也並不太礙事,只是浪費點時間而已..."

"老頭子,不管怎麼樣?要是這次你還出錯的話,我絕對不會再來第四次,我想,要是還有第四次,我也堅持不了,必死無疑."羿鋒看著老頭子,眼神無比嚴肅,和剛剛氣急跳牆大罵的羿鋒宛如兩人.

老頭子仿佛被感染似的,他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吧,這次我研究了凌神決經脈幾年,每個細節都反複考慮過,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

羿鋒聽到'應該’兩字,差點又開始罵娘了...這凌神決就是一變態功法,整個重塑經脈不能出一點錯,要不然一切都是徒勞,比如上兩次.

羿鋒深吸了一口氣,褪下身上衣衫,主動的走到一個藥桶里面,那早已熟悉的刺鼻味道,羿鋒就知道老頭子已經都做好准備了,就等著他回來了.

這藥物,就是為了重塑經脈而用.

老頭子眼中閃過了一絲欣賞,這小子雖然無恥卑鄙下流齷齪,但是卻能承受痛楚,經脈俱斷與重塑經脈的痛楚,非人所能承受的,偏偏這小子硬是挺下了兩次...

老頭子見羿鋒閉上眼睛,他微微沉凝了一口氣,手掌印在羿鋒的後背之上,一道道閃著光芒的斗氣透入羿鋒體內.

淡金色斗氣一到羿鋒體內,瞬間把羿鋒的無色斗氣包裹住,絲毫沒有反抗的機會,也因為如此,此舉並沒有給羿鋒帶來多大的痛楚,他只是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老頭子仿佛經常做這樣的事情似的,貼著羿鋒後背的手光芒大閃,無數金黃色武氣馬上湧入羿鋒體內,加入包裹的行列中.

"滅……"

老頭子輕聲喝了一句,金黃色的武氣向著羿鋒爆包裹的斗氣狠狠的湧了過去,一道道斗氣在老頭子的控制下煙消云散.

羿鋒感受到身體中那好不容易修煉而來的斗氣就被這一點點的泯滅,心頭一陣心疼,可是卻知道必須這樣做.

要不然,筋脈俱斷之時,所有的斗氣沒有容身之所,怕是會把他整個人都給絞碎.

這一切,都在羿鋒小小的經脈中進行,甚至沒有接觸羿鋒的筋脈,羿鋒那被常人所仰慕的武氣就被老頭子泯滅的一干二淨.

這精妙的控制力和老頭子輕松的姿態,讓羿鋒不由好奇老頭子的等級.

羿鋒沒有斗氣的支撐,顯然顯得有些虛,他有聲無氣的問道:"老頭子,你是什麼階層的人?尊級吧?幾階尊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