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還沒夠?那再來一次吧
第三十一章還沒夠?那再來一次吧

這麼直接?!

羿鋒愣愣的看著天逆,他對天逆這麼直接的舉動都很詫異.

"和你在一起的人都是這樣的囂張嗎?"秦依嗔了羿鋒一眼,歎了一口氣,對此也相當無奈.

"那個,我很和諧的,一般都很低調."羿鋒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沒有絲毫底氣的弱弱解釋道.

秦依白了羿鋒一眼,伸手拍了拍額頭,她感覺頭疼萬分...只是,她沒注意到自己這無奈的舉動,盡顯知性成熟,羿鋒看的不能自已.

趙東海感覺自己摸著自己的臉愣在哪里,火辣辣的疼似乎讓他反應不過來,曾幾何時,有誰敢打自己啊?!

趙東海緊緊的握著拳頭,手上的青筋爆動,整張紅腫的臉鐵青鐵青,要不是顧忌這是蕭烈雷,他怕是馬上就動手.

"不知道本人哪里得罪了這位仁兄."趙東海咬著牙齒,一個字一個字的從嘴中蹦了出來...

羿鋒玩味的笑了笑:這小子貌似很能隱忍哦,要是本少,還有這麼多廢話,早就打成一團了.

天逆依舊是酷酷的表情:"沒有!"

趙東海深吸一口氣,心中反複提醒自己要冷靜,要冷靜.

"那不知你為何對本人如此?"趙東海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眼神仿佛要殺人是的.

"看你不爽!"淡淡的語氣,仿佛一切微不足道似的...

"我草……"

眾人心頭同時冒出這麼一句話,這他媽算什麼理由啊.

綺柔呆呆的望著天逆,擦了擦眼睛.她甯願相信,這一切都是羿鋒那混蛋的蠻不講理.想不到這一切都是看似冷酷低調的天逆所為.

"我草你媽!"趙東海再也忍不住,破口大罵,這囂張的理由讓他發狂.

這一刻,趙東海忘記了這的主人,忘記保持自己的儒雅形象,這一切讓它見鬼去吧...他現在只想把眼前猖狂的小子給撕碎.

羿鋒望著一拳狠狠砸向天逆的趙東海,忍不住小聲嘀咕道:天逆這混蛋,平時沒看出來,囂張的時候這麼牛逼,看來我還得好好向他學學.

秦依見羿鋒揉著頭,她輕輕的掐了一下羿鋒,嗔道:"現在感覺頭疼了吧?"

羿鋒訕訕一笑,抓過秦依輕掐他的手,緊緊的握住:"沒想到這小子裝酷這麼厲害,我還以為他揍人之後會找個理由,這樣起碼好應付一些..."

秦依掙紮了一下自己的手,見掙紮不開,無奈的嗔了一眼,只得任由羿鋒拉著:"以後還不知道你們會鬧出多大的事情來?"

笑了笑,羿鋒用著手指在秦依的掌中畫著圈圈,不理會秦依的嗔怪,把眼神轉向天逆那一遍.

不得不承認,趙東海這小子是個人才,居然達到了人級三階的層次.不過,比起天逆倒是差了很遠一段距離,何況天逆從小的訓練,又那是這種貴族少年能比擬的...場面變成了單方面的毆打.

最讓羿鋒看的神奇的是,天逆好像就和趙東海的左手過不去似的,每次都狠狠的踩著他的左手.讓趙東海忍不住發出一陣陣痛呼尖叫聲.

現場一遍寂靜,一個個張大眼睛望著兩人,居然忘記了前去幫忙.

我草……這是傲氣十足的趙東海嗎?居然被這小子當餅踩,幾乎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最先反映過來的反倒是是綺柔,趙東海左手幾乎見骨的殘狀,她有些不忍心,拉了拉還驚駭的愣在原地的蕭烈雷...

"蕭伯伯,你還不阻止他們啊?"

"啊……"蕭烈雷臉色一紅,想不到自己還要綺柔提醒:只是,以趙小子的實力,被一個比他還小的少年當球踢,這太讓他驚訝了.

蕭烈雷拍拍手掌,幾道人影猛地從幾個角落冒了出來,把正准備繼續動手的天逆圍在中間...

天逆皺了皺眉頭,語氣冷冷的說道:"讓開!"

幾人沒有退後,反而欺身向前一步,他們對這猖狂的小子也十分看不爽.

羿鋒哼了一聲,松開秦依的手,向著前面走去.

"小心點……"秦依知道這事算是越鬧越大了,只得溫聲提醒道.

天逆轉頭對著秦依微微一笑,投去一個放心的面孔.

"怎麼?!人多欺負人少是吧?"羿鋒走到羿鋒身邊,調侃的望著眾人說道...

"鋒少……"天逆見羿鋒過來,輕聲喊道,想說些什麼,卻被羿鋒拍了拍肩膀打斷.

蕭烈雷見侍衛把目光轉向他,他搖搖頭.

"呵呵,果然是少年英雄.不知道兩位小兄弟能否告訴我姓名呢?"蕭烈雷爽朗的笑道.

羿鋒兩人看也沒有看他,輕拍了天逆的肩膀下說道:"怎麼樣?揍夠了沒有?"

天逆搖了搖頭,冷冷的看著躺在地上怨恨的望著他的趙東海...

"我草……"眾人心中忍不住罵道.

這他媽還沒夠啊?他們看著趙東海血肉翻滾的手,一個個心底不由打了哥冷顫,這那來的魔鬼啊.

"靠……"羿鋒也終于忍不住罵了一聲.

我現在才發現,我到底多麼善良.和天逆這家伙對比,我就是天使.起碼我不會就因為看人家不爽,把人家揍的半死,然後還口稱不夠.

"行了,行了,你快去在揍兩下,實在不行就宰了,免得你總念叨他."羿鋒一向護短,他拍了拍腦袋,無奈的說道.

蕭烈雷感覺自己心頭有一股火冒了出來,整個帝國,有誰敢這樣無視自己.可是偏偏兩個少年一點也不把他當回事,出口張口就要人命.

眾人愣愣的看著羿鋒,心頭湧起一個想法:貌似,這後來的男子更狠.

"年輕人,年少輕狂點並不是壞事.可是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蕭烈雷看著羿鋒淡淡的說道.

羿鋒轉頭看了一眼蕭烈雷,淡淡的說道:"我不知道我年少輕狂是不是壞事,可是我知道,你都老的快進土了,還在這里附庸風雅,耍帥擺酷,你不覺得可恥嗎?"

老家伙,你還真不要臉.年輕人吟吟詩作作對,裝裝帥擺擺酷還能原諒,你說你這麼老了,還湊什麼熱鬧?要知道,靈者才是主流,吟詩作對不過是打發時間的風月之舉.

綺柔聽到羿鋒的話,眼睛睜的老大老大,她似乎不敢相信,居然還有人敢和蕭烈雷說這種話?

天啊,這世界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