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帶著秦依游幕河
第二十九章 帶著秦依游幕河

"鋒少,艾伯特父子和左家小子死了.突然暴斃.死的莫名其妙."天逆看著羿鋒,眼中滿死詢問,他這次從聖地出來的目標就是他們三個,他有理由相信,這是羿鋒的手段.只是沒有想到,羿鋒到底是使用的什麼手段,能讓三人不知不覺的暴斃.

"哦!應該差不多了."羿鋒點了點頭,沒有否認這件事情和自己有關,即使否認也不起作用,天逆心中明鏡似的...

剛剛靜云宗基點被滅,左家少主,艾伯特父子又突然暴斃,這場場變故,讓所有人的驚恐不已,當然,他們首先懷疑的魔宗,以魔宗以往的名聲,一個個仿佛大禍臨頭似的.

"你告訴聖宗那些人,要是他們不想被靜云宗和帝國剿滅的話.叫他們低調點.所有人員散開分布.免得犯靜云宗同樣的錯誤."羿鋒對天逆說道,畢竟是聖宗的人,而且幫過自己.自己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剿滅...

"鋒少放心吧.我剛剛就吩咐下去了."天逆說道.

本來以他的身份,並不能命令聖宗的人,可是昨天一戰的威勢,讓所有人很聽話的執行命令.

羿鋒摸了摸腦袋,他感覺有些頭疼:想不到他只是想回來一趟看看秦依.卻不小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這是他料想不到的.

羿鋒突然想起了點什麼,有些遲疑的問著天逆:"對了,艾伯特勢力地盤的現在怎麼個情況?"

天逆一愣,隨即就明白過來,羿鋒終究還是放不下他家啊,他又不禁為羿凱姆悲哀,要是羿凱姆知道自己的小兒子如此傑出,他會不會很後悔自己的決定...

"羿家倒也沒有閑著,趁著艾伯特家族大亂之際,迅速出盡,占取了他們大半地盤,一夜之間,羿家在這座小城的勢力凌駕于別家之上."天逆說道.

羿鋒點了點頭,輕呼了一口氣,心中緩緩的說道:這就當我給你們的禮物吧...也當報你的恩.

"看來這座小城要亂上一陣子了.呵呵,不過這不關我們的事."羿鋒笑道,絲毫沒有這一切都是他一手促成的覺悟.

"對了,綺柔的事情我也安排下去了,不過……"天逆皺了皺眉頭,冷酷的臉倒卻更增加了一份酷氣.

"不過什麼?"羿鋒好奇的問道.

"鋒少,綺柔這女人身份怕是不簡單,還有我感覺,她沒對我們說實話..."天逆說道.

羿鋒不在意的笑道:"她身份尊貴倒看的出來,一般人家絕對培養不出她這樣的氣質.至于欺騙我們嘛,也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綺柔又不傻,總不能什麼都對我們表露,她總得自保."

天逆聽羿鋒這麼說,他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我們回去的日期快到了,什麼時候回聖地?"

羿鋒微微皺了皺眉頭,良久之後才緩緩說道:"先不管這事了,先到這座小城玩幾天再說吧..."

天逆見狀,他識趣的沒有再繼續說什麼.

……

"羿鋒,你真幫我找到了蕭伯伯?"綺柔滿臉驚喜的看著羿鋒,著急的問道.

天逆點了點頭說道:"按照你的描述,我們在小城找了良久,找到一個和你描述差不多的人,就不知道是不是?"

整個聖宗的人全部出動,這才在這個小城找到綺柔說的那人...只是,跟蹤其人的時候,被他的手下狠狠的揍了一頓.這更讓天逆懷疑綺柔的身份.

"他們在哪里?帶我去行不行?"綺柔興奮的說道,如同一只花蝴蝶,也把對羿鋒的怨恨忘記的差不多了.

天逆的目光轉向羿鋒,等待著他的回答.

羿鋒點了點頭笑道:"去吧,幕河哪里倒是夜晚散步的好地方,我們也去走走吧..."

不過,羿鋒對綺柔的身份也好奇了起來,聖宗發現,在他們在找綺柔口中蕭伯伯的時候,整個小城的力量卻在找綺柔.只是,這綺柔一直呆在房間,沒被發現而已.

"秦依姐,你陪我去幕河走走怎麼樣?"羿鋒轉頭看向秦依,眼中滿含柔情,目光沉凝,淡定而又優雅.和以往的嬉皮笑臉,玩世不恭完全不同...

天逆看到這一幕,倒是笑了笑,見識了羿鋒的手段後,他就知道羿鋒一直不是玩世不恭的人,只是他習慣在外人面前表現玩世不恭,嬉皮笑臉的模樣.

反倒是綺柔見到羿鋒凝望秦依的凝重,她不由一愣,想不通這無恥的浪子身上怎麼會出現淡定和從容的氣質.

錯覺,一定是錯覺,要不是就是這壞蛋裝出來的.綺柔狠狠的看了羿鋒一眼,心中自我安慰道...

秦依那雙絕美的眸子里有些慌亂,不由躲開羿鋒的凝視,臉上閃過羞紅,但還是點頭同意了下來,盡管幕河那地方不適合她去,她也不願意羿鋒失望.

羿鋒嘴角揚起笑容,懶洋洋的靠著椅子,瞬間恢複玩世不恭的紈绔子弟模樣.

綺柔松了一口氣:果然是錯覺.

……

幕河,也稱幕城的花河.整條河上,漂浮這數十條花船.詩者,舞者,歌者,靈者……各種各樣的云集再次,這是銷金窟不錯,但是也是男人的**窟.

異界的尋歡作樂,和華夏古代並沒有太大區別.吟詩作對附庸風雅,實力比拼爭風吃醋,劃拳飲酒撒撒酒瘋……

仿佛做這些,才能讓心底修煉的壓抑得到全部發泄似的.這也導致,整個大陸的詩詞歌賦猛的發展,媲美華夏唐宋.

天逆望著那一座座燈紅酒綠的花船,他不僅皺了皺眉頭,這樣的地方他不喜歡.

羿鋒拍了拍天逆的肩膀,小聲的說道:"習慣吧.以你的身份,以後接觸這些地方的機會很多.你要記得,你的職業使你必須融合進如何一個場所,就算你不喜歡.也不要表露出來."

天逆點了點頭,心頭閃過一絲苦笑.

秦依笑了笑說道:"呵呵,大哥天天吹噓花酒如何喝,今天我也嘗試一番."

羿鋒望了望秦依和綺柔,不由有些懊惱,盡管自己用著易容術把她們丑化了很多,可是出塵的氣質,女性的嬌柔卻掩蓋不住,還是讓人頻頻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