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溫馨的秦依
第二十七章溫馨的秦依

羿鋒從來沒有想過,大陸的八卦也這麼強,羿鋒還沒回到客棧,靜云宗被滅的消息就傳遍大街小巷.

"你聽說麼?靜云宗在城中的基點被滅了?"

"還用你說,你消息得到的也怠慢了吧.我還知道,靜云宗的江白楓公子被揍成了豬頭."

"胡說,你別侮辱豬頭好不好!明明被揍成了屁股.嘿嘿,叫他丫的天天擺帥,活該."

羿鋒額頭冒汗:原來不止我一個人嫉妒他帥啊...早知道這樣就再揍重點.

"你們聽說沒?聽說魔……聖宗出了一個變態.才十二三歲的樣子,揮手之間靜云宗基點就大火焚燒的一干二淨."

"是啊!我也聽說了,聽說他打個哈欠.大管事就吐血不止."

"對啊,對啊.嘖嘖,還有,聽說他曾經上靜云宗,玷辱了靜云宗宗主.太牛逼."

"恩,聽說他又誇下海口了,還要上去再玷辱靜云宗宗主一次...這小子太囂張了."

羿鋒和天逆聽到這一句句的議論,嘴巴長的老大老大,額頭的冷汗不斷湧現.

我靠.一個哈欠讓靈師吐血,我有這麼大嘴巴嗎?十二三歲的年紀玷辱靜云宗宗主,那個年紀,有這個功能嗎?

"鋒少,你十二三歲的時候真強."天逆看著羿鋒,雖然依舊是冷冷的表情,可是語氣中的調侃十足...

"記住,我們的賭約."羿鋒哼了一聲,說完,不理會呆滯的天逆,羿鋒氣沖沖的就向著2客棧走去.

……

"秦依姐,在不在?"羿鋒敲了敲房門,小聲說道.

羿鋒剛想是不是翻窗而進,門就打開來了,秦依俏生生的站在門內望著羿鋒調侃的笑道:"不會又想翻窗吧?"

"翻窗,沒,我想走沒想過.我怎麼會翻窗進一個女人的房間呢?"羿鋒義正言辭的說道...

秦依笑了笑,招呼羿鋒進房間.

極其精致的絕美嫩白臉頰,惑人之極的紅唇,瀑布般的秀發披肩而下,雙峰傲然而立.曲線玲瓏.嬌媚之極.

"看什麼?"秦依臉色有些緋紅,嗔了一眼羿鋒.

"看秦依姐,永遠看不夠."羿鋒沒有掩飾自己的眼神,依舊肆無忌憚的望著秦依.

瞥眼望向羿鋒,依舊還是頗顯青澀的面容,嘴角掛著的淡淡的邪魅弧度,懶散的坐在椅子上,目不轉睛的直視她...她感覺心中有些慌亂.

"才多大年紀啊,就這樣看女孩子,以後還得了."秦依壓住心里慌然,笑笑的對著羿鋒說道.

"秦依姐給我看,我就不看別的女孩子."羿鋒抿了一口茶,看著秦依笑笑的說道.從容而淡定.

清澈而熾熱的目光,黑亮的眸子直視她,秦依臉頰發燙,恨恨的嗔了羿鋒一眼說道:"今天靜云宗的事情是你做的?"

"啊……"

羿鋒呆滯了一下,隨即就苦笑了起來,就知道瞞不過她...

"哦,算是吧,答應一個長輩,有機會給靜云宗找點麻煩.所以趁著這次機會小鬧了一把."羿鋒解釋道.

秦依皺了皺眉頭,很是責怪的說道:"你難道不知道,靜云宗在帝國的地位嗎?你還敢去惹它?"

秦依的擔心至極,秀美的眉頭皺起,更平添了一份美...

羿鋒伸手拉著秦依坐在他的座位上,把頭埋到羿鋒的秀發之中,黑色的秀發,撓的羿鋒癢癢的.

"放心吧.我自由分寸."

"真實一個孩子."秦依不滿的嘀咕的一聲,但是卻只得任由羿鋒把頭埋在她的秀發之中.

"孩子?!呵呵,秦依姐,好像當初你睡不著的時候,是我給你講故事哄你睡覺...'灰姑娘’的故事,你讓我講了不下于止講十遍吧?"羿鋒突然抬頭,調侃的望著秦依.

秦依臉猛的就羞紅了起來,雖然他比羿鋒大了四歲.可是,每次自己寒毒發作,睡不著的時候,都是他百般的想辦法讓自己入睡.

從羿鋒十歲那年開始,他仿佛就變了一個人,一向要她照顧的羿鋒,慢慢的轉變成照顧她了.

"秦依姐!"羿鋒突然叫道...

"恩?"

"你一直不是灰姑娘.從一開始,你就一直是公主.一直是."羿鋒突然莫名的冒出這麼一句話,秦依聽的不是太懂.

"你真的可以成為靈者?"秦依突然問道.

自從五年前,羿鋒十一歲的時候,為了救她,而被其人一掌打的經脈俱斷後.她就認為羿鋒和靈者無緣.

"哦……我有點特殊."羿鋒笑了笑,沒做太大的解釋...

秦依感覺自己的頭發又被羿鋒拿在手中把玩,她嗔了他一眼道:"以後你離靜云宗原地,他不是你惹的起的."

羿鋒苦笑了一聲:"秦依姐,想來你知道我這五年到那去了.聖宗,我在聖宗.就是被世人稱呼魔宗的地方.呵呵……就算我不找靜云宗麻煩,他也會找我麻煩.自喻正義的他們,能放過邪惡的魔宗之人?"

秦依封住羿鋒的口說道:"不管世人怎麼說你,我都知道,你不會是個邪惡的人.就算你在魔宗,你依舊是我心目中為救我,奮不顧身當掌的羿鋒."

嘴唇上軟軟的手,讓羿鋒情不自禁的舔了一口,秦依頓時就像受驚的飛鳥,猛的拿開,瞪了一眼羿鋒說道:"不准胡鬧."

羿鋒嘿嘿的笑了笑,對著秦依說道:"魔宗就魔宗吧.雖然出身不好,但是魔宗的勢力還是挺大的,呵呵,有和天下人作對的資本.要不是分裂的太厲害,靜云宗還真不夠看."

羿鋒透露一點信息給秦依,安安她的心.

秦依白了羿鋒一眼道:"以後低調點做人,魔宗的身份,終究在外面名聲不好."

秦依那一眼的風情,讓羿鋒看的不由一呆,望著她紅潤的薄唇.

羿鋒居然鬼使神差的伸過頭.

"啊!"秦依側頭躲過,瞪了一眼羿鋒,雙頰滿是羞紅的嗔道:"不准胡鬧.你又不是小孩子."

看著羿鋒深邃的眸子,嘴角邪魅的淺笑,她感覺自己的心跳的厲害,用著手,搬過羿鋒的頭,心慌道:"不准再看.快出去,不准在我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