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變故
第二十四章變故

"江白楓,你帶人把這兩個邪徒給我殺了."一個長相老成的人氣的滿臉鐵青,猙獰的命令小白臉.

羿鋒轉頭向著天逆問道:"打傷你的就是這老東西?"

天逆點了點頭:"小心點,這老家伙應該有師級的實力,一招把我重傷."

羿鋒大吃一驚,心底暗暗留意,想不到靜云宗這麼小小的一個基點,居然也有師級高手坐鎮,看來我還是小視了靜云宗的實力了.

"怎麼?被我說中你們的心思老羞成怒了?想殺人滅口了?不過,你們有這個本事嗎?"羿鋒目光微凝,冷眼看著靜云宗的人...

"哼……"老者很鄙夷的看了一眼羿鋒,雖然他顧忌羿鋒毒師的身份,但料想這小小年紀,並沒有多大成就,以自己靈師的實力,再加上眾多弟子的幫襯,要滅兩人易如反掌.

靈師,在這座小城已經算的上是個不弱的強者了.

"江白楓,還不動手."老者的怒吼,頓時讓靜云宗的人包抄了過來.

"人多欺負人少是吧?"羿鋒淡淡的說道...

"就是人多欺負人少,你又待我如何?"江白楓顯然不是迂腐的人,牛逼哄哄的說道,看羿鋒兩人仿佛看死人似的.

"很好,很好.其實本少爺也喜歡人多欺負人少."羿鋒微微一笑,在靜云宗人的疑惑下,手掌連拍幾下.

"沙沙……"

一聲聲的聲響從四周湧出,很快,小院的四周憑空出現了眾多人員,把整個小院包圍的滴水不漏.

"魔宗……"老者大駭,驚呼出口,"你們是魔宗的人?"

羿鋒校正道:"老家伙,請記得,是聖宗...哼,魔,只配形容你們這些故作清白的婊子."

老者深吸了一口,望了望站在小院圍牆上的人,冷笑道:"既然來了,就都送死吧."

老者武氣微凝,向著羿鋒一拳刁鑽的轟了過來.不難看出,這一拳要是轟到身上,不死也得殘.

羿鋒拉住向前的天逆,手上的金針一揮,直直的向著老者刺了過去.

顯然,毒師的惡名讓他很顧忌,雖然覺得自己的斗氣可以輕易的擋住金針,但是他還是不敢冒這個險...

羿鋒接著這個機會,向著身後退後幾步,步出門外,對著一個方向下命令:"動手."

"是.大人."

說完,聖宗的人一人從身後取出一桶油,站在圍牆之上,直直的倒入小院之中.

"防火……"

話音剛落,在靜云宗人的驚駭之下,漫天的火勢沖天而起,形成一個圓圈,把靜云宗的人包裹在內,只留下小院正門沒被大火蔓延...

"卑鄙……"

江白瘋怒罵道.但是對這樣的結果也無可奈何.沒有靈師級別的實力,絕對穿不過這火牆而越過圍牆.

現在只有一條路,也是羿鋒留給他們的路,只得從正門殺出去.

"呵呵,大家愣者干什麼?還不趕快出來,火勢馬上就要燒到你們身上了?"羿鋒幸災樂禍的說道.

噼里啪啦的響聲,讓天逆呆滯在原地:囂張,太囂張了,一言不發就把靜云宗的基點一把火給燒了...這囂張,他遠比不上.

只不過,為了給我報仇,他用的了這麼狠嗎?

天逆很懷疑的看著羿鋒:鋒少不會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我總覺得他不僅僅是為我報仇.

羿鋒顯然不知道天逆在想什麼,要不然定會偷笑不已.

難道告訴他,滅靜云宗基點是為了討小魔女歡喜.為的是以後偷窺她在溫泉的時候不被挨揍?!當然,還一個原因不能言語.

當然,討好小魔女只是恰巧...幫天逆報仇才是正宗,羿鋒可是號稱這麼正義凜然,兩肋插刀的人.額,雖然有時會失手為女人插兄弟兩刀,嘿嘿,那絕對是意外,肯定是意外.

"大人.你的吩咐都布置好了."聖宗的一個管事人走到羿鋒身邊,向他恭敬的說道.

羿鋒點了點頭,斜斜的看著江白楓一群人,嘴角滿是邪魅.

老者望著燒的越來越近的火焰,他雖然知道走正門定然布滿陷阱,可是卻不得不走.

"所有人聽令.殺出去……"

"是!"

巨大的應喝聲,靜云宗的人心頭士氣大漲,手舞寶劍,向著門口就沖了過去...

"嗖……"

他們還沒趕到門口,就見無數的利箭向著他們鋪天蓋地而來,一個個心頭大駭,趕緊揮寶劍,抵擋漫天的箭雨.

以靜云宗人員不低于士級的實力,普通人射的箭自然不會對其產生傷害.可是,要是射箭的人都不下于士級級別.那就會呈現另一種情況.

那首先沖到門口的人,在抵擋了數支箭羽之後,終于一個個中箭,喪失戰斗力...

"卑鄙!"江白楓忍不住再次大罵道.

"小白臉,你能不能換個詞啊.一直說重複說卑鄙你不覺得自己文化水平很低麼?比如你可以換成無恥啊,齷齪在之類的."羿鋒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教導道.

旁邊的管事聽到,心頭大汗:大人的文化水平真高.太高了.

"大家圍成一個圈,抵擋箭支,護住自己往外沖."老者想到一個辦法,組織眾人道.

這樣一來,情況瞬間就不同了,漫天的箭支在他們相互的抵擋下,中箭的人居然極少...很快就沖到了門口.

"哼……"羿鋒冷哼了一聲,對著管事吩咐道,"不用大方位攻擊,把所有的攻擊力量集中道一小部分,干掉一部分是一部分.就算逃出來,人數的差距也能磨死他們.畢竟聖宗的人,實力並不比其差多少."

"是!"管事點了點頭,他感覺自己興奮的可以聽到自己心跳,滅掉死對頭靜云宗的基點,這是多大的功勞啊.

"按在大人吩咐,局部攻擊."管事強自按捺自己興奮的心頭,命令部下道.

戰術的轉變,靜云宗的人叫苦不已,只希望那被攻擊的局部人不會輪到自己.漫天的箭支集中道一小區域,他們沒法抵擋.

雖然離門外只有數米之遙,可是數米的距離,讓他們覺得無比遙遠.特別是數米處滿臉邪魅的男子,怎麼看怎麼可惡,他們恨不得喝他的血.抽他的筋.

"老二,老三,江白楓,你帶者人以最快的速度突圍."老者果斷的下命令,他准備翻起對局部的救治了.

"是……"

說完,他們的氣勢一漲,速度快上了數倍不止.

"三個師級高手!"羿鋒大駭.

想不到,這小小的一個基點,居然會有三個師級坐鎮,看來,這一戰想勝,勝負還難料.

那管事顯然也沒想到這個基點會有三個師級,他一直以為只有老者是四階師級,憑借著自己這邊的兩個三階師級.對抗他不在話下.可是這樣的變故,讓他措手不及.

"大人!怎麼辦?"管事詢問道.

"趕緊往門口倒油,放火."本來以為憑借聖宗力量足以吃定了靜云宗基點,准備玩場貓戲老鼠.但現在的變故,讓他不得不做出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