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竟然是恐怖的毒師
第二十三章竟然是恐怖的毒師

天逆望著羿鋒身後的人群愣愣的發呆,他怎麼也想不到,羿鋒憑借的一塊小小的令牌就讓聖門基點的人傾巢而出.

天逆呆呆的看著羿鋒,語氣中滿驚駭的說道:"你是怎麼做的?"

聖宗在外的力量根本不是聖地能控制的,就算是聖地的長老來,也不能命令聖宗在外任何一股的勢力.聖地雖然作為聖宗的聖境,但是卻超脫于聖宗之外...他不能控制聖宗世間的任何力量.他們就好比國會的議員一樣,雖然地位崇高,但是沒有實權.

真正掌握聖宗勢力的是聖宗的每個分宗.這也導致每個分宗都認為自己是聖宗的正統,內斗不斷.要不然,以聖宗的綜合實力,靜云宗根本不夠看.

羿鋒微微一笑道:"你不要忘記了,你們這些人都是每個分宗送往聖地的精英.其中難免有些人身份尊貴,可以輕易的調動一個基點...並不出奇."

天逆一愣,但馬上就驚訝道:"那你為什麼可以命令如此多分宗的基點?"

要知道,分宗相互紛爭不斷,羿鋒屬于其中一方的話,肯定不能命令另一方.

羿鋒微微一笑,並沒有解釋.有些事情,即使是天逆也不能告訴.

揮揮手,羿鋒對著身後趕過來的一個中年人問道:"都按照我的布置准備好了嗎?"

此人雖然驚訝眼前男子的身份,居然可以命令屬于不同陣營的數個聖宗基點...但是,他手中的令牌不會作假.

"大人,都按照你的布置准備好了."那人堅定的說道.

羿鋒點了點頭,下命令道:"按照計劃准備!"

"是!"中年男子正聲道,手一揮帶入人就融入了夜色.

"鋒少,不再考慮下?"天逆看著羿鋒邁著步子就向著一個院子趕去,他不由提醒道...身為殺樓的人,他習慣了小心翼翼.何況對抗的是靜云宗這個大家伙.

"我們的賭約依舊有效."

羿鋒沒有理會天逆的話,輕邁步子走到院子的門前,一腳狠狠的踹向了過去,那一腳的力道,頓時讓整扇門分崩離析.木屑以羿鋒的腳為圓心,向著四周飛散開來.

這……似乎太囂張了吧...

天逆使勁的甩甩頭,苦笑了一聲,只得跟了上去.

陪你囂張一回又如何?!

"什麼人敢來靜云宗搗亂."一聲暴喝,院子里面的人倉促的湧滿了人,一個個用著劍指著羿鋒兩人.臉上滿是警惕和怒色.

"呵呵,咦,兄弟,我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你不是說這里的美人比花船的還漂亮麼?我怎麼就看到一些長相磕磣的男人?"羿鋒搖頭晃腦,不滿的對著羿鋒說道...

靜云宗的人聽到,險些沒有氣暈:這兩個混蛋當靜云是什麼啊?居然到這來找美人,難不成當這是青樓不成?

堂堂的靜云宗,什麼時候受過這種侮辱.這要是傳出去,靜云宗的名聲怕是毀了.

"哪里來的邪徒,識相的趕緊磕頭道歉."一句很猖狂的暴喝在羿鋒的耳朵響起,他摸了摸摸耳朵,不禁小聲的嘀咕了一聲,"靠,我還以為被這混蛋震下了耳屎呢!"

羿鋒轉頭看了看出聲的來人,劍眉星目,鼻梁高挺,皮膚細白...倒也衣冠楚楚,英俊瀟灑.

不過,羿鋒怎麼看怎麼不爽?

"媽的,又是一個小白臉."

天逆瞥了瞥嘴,心中很鄙夷道:你那次見到比你帥的人不罵人家小白臉的.

"邪徒……"

"小白臉!閉嘴!"羿鋒打斷了他的話,信手出現了一根金針,誰手甩了過去...

"本少爺最討厭惡心的小白臉在耳邊鴰噪了."羿鋒很厭惡的看了一眼那長相英俊的青年.

"擋……"青年倉促的用劍擋住了那根疾馳而去的金針,他剛想譏諷的兩句,卻發現落在院子中的樹葉上的金針仿佛有腐蝕性.那片葉子瞬間腐蝕的一干二淨...

"毒師……"眾人大駭.

如果說藥師被世人尊敬的話,那毒師就被世人所鄙夷.但偏偏毒師的殺傷力又很大,一個高級毒師,就算王級高手也要小心面對.

在大陸有過一個毒師,一身毒術出神入化,談笑間毀尸滅骨,更是憑一己之力,對抗一個城池,在滅殺了城池所有居民後,就算作為王級高手的城主也死在他的手下.

這也導致大陸所有人對毒師的恐懼,世間所有的勢力難得的團結,聯合起來把世間的毒師滅殺乾淨...

可是,想不到的是,眼前的男子,居然是一個毒師.雖然不知道他的毒術如何,可是毒師的恐懼名頭在外,讓他們不得不恐懼萬分.

同樣震驚的也有天逆,他想不到,羿鋒會是一個傳言在大陸滅亡的毒師.不過想想聖地的情況,他又覺得,這並沒有什麼稀奇的.聖宗的聖地,還是什麼人招尋不到的?

"果然是邪徒,今天不滅了你,將來鐵定為害蒼生."一句怒吼再次在羿鋒耳邊響起.

翻了翻白眼,羿鋒很是無奈:想滅自己就直說唄,何必說的這麼大義凜然.別人不知道,自己咳不知道嗎?毒師並沒有人想象的那麼神秘,起碼自喻正義的靜云宗就存在毒師.

只是,毒師作為過街老鼠的存在,沒人敢暴露出來而已.而且,並不是沒一個毒師都有傳言的那麼厲害.那滅人城池的毒師,幾百年才出一個.那是站在巔峰的存在,讓羿鋒仰望的存在.

"呵呵,邪徒,這詞我還真喜歡.不過,我如果是邪徒,你們靜云宗就是立著牌坊的婊子.要是沒那幾個毒師的幫助,你們敢放心的喝上面的水嗎?"羿鋒笑了笑.

"轟……"

靜云宗的人感覺自己的腦袋轉不過來了,作為帝國數一數二的宗門,居然被罵成婊子.這是挑釁.

靜云宗什麼時候淪落到兩個毛都沒長起的少年挑釁了.殺了,一定要殺了,不殺不足以捍衛靜云宗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