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有仇當場就報了
第二十二章有仇當場就報了

聽完天逆的解釋,羿鋒怒喝一聲:"向來只有我們欺負別人的份,哪里輪到別人欺負我們."

羿鋒心頭一頭火,自己的兄弟何時輪到別人欺負了,欺負也只能自己欺負啊.

"鋒少……"天逆阻止怒氣沖沖的羿鋒,眼眸中流露出感動,"鋒少,算了,以後這個仇我親自去報,現在我的任務還沒完成.不能再生風波."

"你說的是艾伯特兩父子,還是左家小子他們吧...哼,他們蹦跶不了多久了,最多一天,他們會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羿鋒淡淡的說道,絲毫不以為然.

天逆一愣,望著羿鋒呆呆的說道:"鋒少,你說的是真的?"

"我現在覺得,讓他們安樂死簡直是個錯誤,起碼要把艾伯特父子丟到聖地折磨萬千遍."羿鋒的臉色微微有些猙獰,看的旁邊的天逆微微一愣,他何曾看過一向嬉笑的羿鋒如此模樣.

"艾伯特父子是不是惹到鋒少了?"天逆心底冒出這麼一句想法...

"鋒少,畢竟是我的任務,你幫我完成了,聖地的長老們怕是有意見."天逆看著羿鋒小心的問道.

"別管那些老家伙,也不知道那個混蛋給你的這麼變態的任務."羿鋒滿不在乎的哼了一聲,這也讓天逆識趣的沒有再說什麼.

不過,這任務對他確實有很大的難度,刺殺三人不說,就單單艾伯特實力就比其告上一大截.再加上他們家將的保護...對天逆來說,這任務簡直就是完他,只是不知道,鋒少怎麼讓其一天後死亡.

"你說說,你這是被誰打傷的?"羿鋒看著天逆說道,在聖地的朋友不多,這冷酷的天逆算一個,雖然眾人都不喜他,但是天逆就是感覺他對脾氣.因為他感覺天逆會裝,這酷酷的表情,很惹女人喜歡.

羿鋒甚至不止一次心底誹謗:這丫的不會故意裝酷吸引目光吧.

"靜云宗."天逆說道,羿鋒不禁鄒了鄒眉頭說道:"你使用功法被其發現了?"

天逆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冷色,要不是自己發現的找,命就交代在哪里...

靜云宗羿鋒倒也有所了解,號稱帝國最強大的宗門,所有人對其都是仰慕的目光.偏偏聖宗連盟是它的死對頭.

最讓羿鋒記憶深刻的是,聖地小魔女居然在靜云宗傳人手下吃過大虧,每次小魔女談到靜云宗總是咬牙切齒,恨不得把其傳人給吃了.

"走吧...打傷你的是靜云宗在這個小城基點的人吧.要不然,你根本不可能活著回來."羿鋒詢問道.

要是靜云宗宗門的人親自出手,天逆絕對沒有活回來的可能.

"天逆,聖宗在小城也有基點吧?"羿鋒突然問道.

天逆點了點頭,疑惑的問羿鋒道:"怎麼了?"

羿鋒嘿嘿一笑,點了點頭說道:"這就好說,你說,我們要是待人去滅掉靜云宗基點.那會不會很爽?"

天逆大驚,看著羿鋒驚駭道:"他們雖然只是靜云宗一個基點,可是要滅它怕是不可能..."

羿鋒笑道:"不試試怎麼知道不可能了,聖宗總的打擊一下靜云宗囂張的氣息.滅他基點無疑是最好的,何況我們勝的幾率還是很高的."

天逆感覺自己跟著一個魔鬼了,談笑間就要滅靜云宗的一個基點,你難道不知道靜云宗如何的龐大嗎?就算是一個小基點,那也是精英啊.

雖然聖宗比起靜云宗也不會差,可是分崩離析,爭權奪利的,大大分弱了其勢力...甚至一度隱藏與黑暗中.

"鋒少,還是再考慮考慮吧.靜云宗這龐然大物,不能輕易動手.我們敗的幾率還是更多的."天逆雖然大膽,可是還沒大膽到這種地步.

"呵呵,沒什麼考慮的,我覺得我們能勝,不信我們就賭一把."羿鋒嘿嘿笑道,邪笑的看著天逆,"如果我們勝了,你丫的到聖地給臉帶笑容三天,不能擺那冷酷到駭人的模樣..."

羿鋒心底不住發笑:想象冷酷的天逆天天帶著笑容,聖地的人會不會認為他抽風呢?

對別人,天逆怕是早就拔劍了,但是對羿鋒不行,他無奈的說道:"我們也命令不了聖宗基地的人."

羿鋒微微笑道:"這個你別管,你說你答應不答應?"

天逆一咬牙,他說道:"行,但是要是沒勝,責任你負,還得額外給我一門適合我的靈技..."羿鋒點頭說道:"成交."

雖然羿鋒也沒有信心,可是不能弱了自己的氣勢,最重要的是,這賭約很有引誘力,想著天逆滿臉笑容的模樣,羿鋒感覺自己快瘋了.

"你帶我去聖宗基地."天逆點了點頭,他也想看看,羿鋒到底有何本事能命令聖宗基地的人.

"等等……"羿鋒突然想起什麼,他阻止天逆道.

"怎麼了?"天逆疑惑的問.

"易容……"

天逆一愣,隨即點了點頭,他知道羿鋒不想外人知道他的身份...

很快,當天逆望著鏡子中變了一個人模樣的自己,他不由愣了愣:眼前的人還是自己嗎?面上絲毫沒有自己的痕跡了.連那股冷傲的氣質也大大減弱了.

"變長老教給你的?"天逆疑惑的問道.

羿鋒笑了笑道:"學了點皮毛而已,不值得大驚小怪."

天逆感覺自己很嫉妒,變長老的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術,他做夢都想學到.可是,他卻只教了羿鋒一個人.

天逆也越來越疑惑羿鋒在聖地的身份了,好像是個弟子,可又凌駕于任何弟子之上,甚至長老門對其都有種討好的態度.

羿鋒拍了一下天逆的肩膀,笑了笑,沒有解釋,有些事情是沒法解釋清楚的.

……當羿鋒從房間出去.秦依和綺柔馬上圍了過來.

"去報仇?"雖然羿鋒變了一個模樣,可是秦依連看都不用看都知道他的羿鋒,只是這神奇的易容術很讓他驚奇,不過,越來越感覺羿鋒神秘的她,也並沒太大的驚訝.

反倒是綺柔瞪大眼睛,一臉的不敢相信.

"呵呵,我不是和你說過嗎?我不是記仇的人,一般有仇我當場就報了.我和天逆有點事情."羿鋒微微一笑,安秦依的心.

"小心點."羿鋒走到門口,一句滿懷關切的聲音傳了在耳邊響起.

羿鋒一呆,苦笑的搖搖頭:她永遠是最了解自己的.

"放心吧.我沒事的."羿鋒對著秦依微微一笑,向著天逆點了點頭,就向著外面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