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傾國傾城
第十七章傾國傾城

陽光輕撒,和風輕輕地吹過湖面,碧綠色的湖上波光粼粼,搖曳的樹葉在朝陽輕活的光華中灑下星星的斑點.小湖不大,但精致的美麗卻讓人心曠神怡,甯萱把情不自禁的把自己的粉藕嫩白的玉足放入湖水中搖曳.

見過一天的修養,甯萱感覺自己的狀況好多了,雖然一成的實力都沒恢複.但是能如同常人一樣自由活動,這讓其很是佩服羿鋒的醫術,當然,還有不可言喻的羞澀.

一身白衣勝雪,裙擺間勾勒出的美麗秀腿的曲線,整套衣裙繃緊出的柔柔柳腰,挺翹山峰...眼睛看著就能感覺到驚人的魅惑彈膩.羿鋒貪婪的看著,肆無忌憚.

"雨過白鷺州,留戀銅雀樓 ,斜陽染幽草,幾度飛紅,搖曳了江上遠帆,回望燈如花,未語人先羞……流傳往日悲歡眷戀 ,所以傾國傾城不變的容顏,容顏瞬間已成永遠……此刻醉花滿天幸福在身邊……此刻傾國傾城相守著永遠,永遠靜夜,歌般委婉 ,回望燈如花 ,淺握雙手 ,任發絲纏繞雙眸 ……永遠靜夜如歌般委婉……此刻傾國傾城相守著永遠……"

望著眼前的甯萱,想著秦依,還有聖地的小魔女,一個個傾國傾城的容顏,羿鋒情不自禁哼出了《傾國傾城》,酒不醉人人自醉...

甯萱本被那灼熱的目光刺的微微皺起了眉頭,可是耳邊傳來的淡淡曲調讓她一愣,轉頭疑惑的看向羿鋒,卻見其目光深邃,仿佛有無限惆悵似的,任由微風吹散其頭發,口中依舊不緊不慢的哼著這首她從來沒聽過,卻感覺極其好聽的曲調.

甯萱的心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次,她沒有想到,嬉皮笑臉臉皮厚到極致的少年,會有這樣的神態,仿佛經曆萬千的滄桑...甯萱知道,這少年心中定有無數無法言說的事.

甯萱很驚訝:這曲調很好聽,很有感情,特別是那句"流傳往日悲歡眷戀 ,所以傾國傾城不變的容顏,容顏瞬間已成永遠."讓甯萱的心微微顫抖,這句話,簡直直進自己心底.

一個半大的少年,怎麼會有如此感受?唱的歌曲,如此打動人心.這一曲,簡直可以和名揚天下的虞大家相媲美了.

甯萱越來越覺得這少年神秘了,越接觸的多,他表露的出來的東西就更多,仿佛挖掘不完似的...

"咚……"

羿鋒丟了一顆石頭到甯萱身前,石頭濺起的水花,讓甯萱驚叫一聲反映過來,嫩白如雪的臉上沾染了幾滴水珠,迎著陽光,更是讓其她散發奪目光彩,勁爆的身軀被驚嚇之後,猛的站立起來,頗有視覺沖擊的豐腴飽滿,劃過了驚心動魄的弧度,讓羿鋒心頭大歎:妖物啊.

"小姐,你這樣直直的看著我,我也會害羞的."羿鋒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又回到他的臉上.剛剛那滿是滄桑的臉色瞬間就消失不見...

"呵呵,是嗎?很難理解,你的臉怎麼可以變的這麼快?"甯萱滿不在乎的笑笑,淡然的姿態,頗具雍容華貴.

這或許就是她的本色吧:高貴,寵辱不驚.她已經不是在自己手下捏揉而羞澀的女人了.

羿鋒無趣的笑笑,看著她說道:"恢複的挺快的,不愧是尊級強者,一天居然能行動自如."

甯萱微微一笑:"你也不差,要是常人,這麼重的傷,根本治不了."

羿鋒微微笑了笑,再次丟了一顆石頭往湖中,一圈一圈的波浪慢慢的蔓延開來:"我倒希望我醫術差點,你也就好不了這麼快,我也就可以多治你兩天..."

這意思明顯的一句話,甯萱的臉顯得有些緋紅,但馬上就恢複常態,她淡淡的說道:"你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吧?"

羿鋒看了一眼甯萱,俏媚高貴的如同女神般的她,已經不是那個面對自己羞澀的女人了.兩人是相交線.交叉之後,只會越走越遠,一個站在巔峰的尊級女神,和他以後只是個陌生人...

"呵呵,就算我告訴第三人,你認為有人會信嗎?今天過後,我們應該不會再有交集了.雖然有點可惜,但是我還勉強能認清自己."羿鋒滿不在乎的笑笑,雖然是一個很美好,甚至很香豔的夢,可畢竟是給夢,他沒必要一直放在心上.

這麼一句很合理的話,卻讓甯萱心底猛地煩躁起來.她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平息自己的心思,轉移話題道:"剛剛那首歌曲是你自己寫的?"

羿鋒不知廉恥的點了點頭,臉色中頗為得意,絲毫沒認識到自己只是一個無恥的剽竊者...

啥?!剽竊者?!呸……本少就是原創者,不信?不信你到這世界找人來證明我是剽竊者啊.

"很動聽!我想你成為一個歌的話,一定名揚天下,不過,我很想知道,她真的有如此傾國傾城嗎?"甯萱顯然相信了無恥的羿鋒的話,有些好奇的問羿鋒,甚至心底有點點希望,這首歌是為她做的.只是,這顯然不可能.

羿鋒剛想調侃的說是'你在我心中就是如此傾國傾城’.可是想想兩人的差距,今後的陌路,他終究收斂了前世的口花花...

"她?!呵呵,這麼說吧,如果說你的美是禍國殃民,讓人情不自禁想占為己有的話.那她的美就是顛倒眾生,魅惑眾生相."羿鋒笑笑的說道.秦依的美,值得這個評價.

甯萱一愣,很懷疑世上真有這麼美的人嗎?可是望著羿鋒迷戀的眼神,她瞬間就相信了.甚至很想見上她一面,居然有人的美可以媲美與她,甚至凌駕于她之上.

甯萱突然就失笑了起來:呵呵,我這是怎麼回事,人家如何,和我有關系嗎?

"對了,你反複的救過我幾次,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雖然眼前的少年青澀的很,但是她已經不把他當青澀的少年了...少年,不會具有那種成熟滄桑的氣質.

"羿鋒!怎麼?難道你要報答我?"

甯萱皺了皺眉頭:"你姓羿?帝國羿公和你是什麼關系?"

"沒什麼關系.他高高再上,我如何能和他攀上關系."羿鋒微微笑道.

甯萱口中的羿公,名義上就是自己的爺爺,可是,他既然不想認他的兒子,羿鋒也沒必要攀關系.想到自己的父親也不把自己當兒子.羿鋒忽然失笑:這家族原來有風氣的.

甯萱點了點頭,她看著羿鋒說道:"我會重謝你救我的."

羿鋒正義凜然的說道:"啥?!你說啥?!甯小姐,你太傷我人格了,你看我這麼優秀的青年像知恩圖報的人嗎?我告訴你,我這樣的優秀青年,從來都是知恩不圖報,有功也不受祿.你剛剛哪句話是侮辱我……"

甯萱望著前面氣的面紅耳赤的人,她微微發愣:用得了這麼生氣嗎?可是,羿鋒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她感歎自己傻的同時,也有殺人的想法.

"我們可說好了,你要是執意要重謝也可以.但是千萬不能重謝的太厲害.超過一百萬金幣我不要,天級地級的秘籍隨便給我幾本就是.那啥紫金水之內的藥品,隨便拿個一打給我就行.告訴你,多了我我可不要哦,我只要這些."

羿鋒義正言辭的看著甯萱說道,好像一副給多了我就拼命的樣子.

盡管甯萱一向冷靜,她這時也抽搐了起來:你怎麼不去打劫啊,打劫一個帝國,看看能得到你這些東西嗎?!

甯萱轉過臉,不搭理這無恥的人.她怕她再聽下去,會被氣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