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軟鯨甲
第十六章

"你沒事吧?"甯萱帶著哭腔,雖然她也受著重傷,抱著羿鋒給了她極大的壓力,險些不能站穩.可是她還是死死的抱著.她感覺自己的心無比的疼痛:尊級一掌拍向非靈者,想不死都難,很難理解當時這少年是如何站穩,嚇跑基拉的.

緩緩閉上的雙眼,讓甯萱怒喝道:"基拉,我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的."

話音剛落,她的眼淚直直的掉落,眼前的少年是為救她而死...她不知道對這個救過自己,和自己旎旖萬分過的男子什麼感情,但心中的報仇渴望從來沒這麼強烈過.

點點掉落在自己臉上的清涼晶瑩,羿鋒愕然不已:沒搞錯?這女神般的甯萱居然為自己哭泣?她可是讓無數人仰慕的高貴尊級強者啊.

"那個……雖然你很漂亮,但是我沒吃眼淚的習慣,眼淚很咸的."羿鋒雖然有些舍不得這個溫香的懷抱,但是那幾乎掉到嘴角的眼淚,讓他不得不睜開眼睛無奈道...

呆滯!但甯萱馬上就高興的大叫道"你沒死?!"

輕彈可破的臉上還殘留的淚痕,更讓起猛地綻放的笑容容光煥發.

死了!死了!這笑容簡直迷死人了.

記得有位古人說過:如果有女人為你哭,說明你可以和她發生超友誼關系了.雖說這女人身份幾乎到達了女神級別,可是是這麼英俊,她一定是看上我了,恩,一定是看上我了?

"那個,要發生超友誼關系可以...不過我告訴你,我還很純潔的,沒有一萬金幣免談?"羿鋒一副不能討價還價的表情.

"呸……"

見羿鋒還有心思想著這些東西,她就知道眼前的少年沒事了,她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恢複了常態,把羿鋒扶放在地上.

查探過自己身體之後,羿鋒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感謝過老頭子,要是老頭子在這里話,他一定不罵他老混蛋了,恩,改叫老神棍...

吐了一口鮮血,胸口的那口氣也順當了許多,雖然還是有些發悶,但卻是小傷,修養幾天就會無礙.

"你到底是什麼實力?"甯萱咬著紅唇,看著羿鋒很狐疑的問道,閃爍跳動的睫毛,更顯嬌媚無端.

羿鋒翻了翻白眼:"你認為一個經脈俱斷的人會是什麼實力呢?"

"可是……"甯萱不相信,眼前的少年太神秘了,不止是那手不錯的醫術,更讓人震驚的是,尊級的一掌,好像並沒有給他多大的傷害...

羿鋒沒有回答她,只是解開了自己的扣子,在甯萱嬌羞的疑惑當中,指了指胸口說道:"靠它了,所以我才保住了這條命."

淡綠色的軟甲,上面勾勒著不知所謂的符號,上面淡淡流轉的琉璃般的光彩,更讓其充滿神秘神秘色彩...

"軟鯨甲……"甯萱驚呼出口.眼中難以掩飾其的不敢相信.

"這東西很珍貴嗎?我為了它可是答應三天不叫老頭子老家伙.想想就覺得吃虧."羿鋒皺著眉頭,很不情願的樣子,仿佛吃了大虧.

"噗……"

甯萱那美到極致的臉抽搐了起來,他感覺自己快瘋了...甚至懷疑羿鋒口中的老頭子是傻子,不罵他就把如此珍貴的東西給他?

軟鯨甲,取自大海深處的血鯨的皮革為原料,再取魅合二為一煉制而成.要明白,血鯨和符合條件的魅可都達到了尊級的實力,要想撲殺收服何等之難.最重要的是,就算有這些原料,要想煉制也極其困難,沒有尊級以上的攝魂師幫助,簡直就不可能.就算有攝魂師幫助,,十件里面也不能成功煉制一件...

想象一下,攝魂師本就稀少,還得達到尊級以上,再加上這些原料的尊貴,軟鯨甲煉制而成幾乎成為了不可能.

甯萱了解到的是:這世界也只有三件,都掌握在那些強大的勢力手中.

聽到甯萱的解釋,羿鋒愕然的嘀咕道:"這麼說,老頭子沒有騙我,怪不得他心疼的割他肉似的.算了,以後對那老家伙好點,不拔他胡子了,恩,改燒他頭發..."

混蛋!

這是甯萱聽到羿鋒的嘀咕,心底冒出的第一個詞.

"你有這軟鯨甲,難怪你只是吐一口鮮血,軟鯨甲可以抵擋住五階王級的全力一擊."甯萱甩甩頭,語氣頗有些感歎的說道.

烏黑秀麗的頭發,在她的甩頭下,波浪似的的滾動,配合著高貴嬌柔的形象,愈發俏麗動人...

"是嗎?原來只能擋住五階王級一擊啊.我還以為能擋住尊級的一擊呢?早知道這樣就躲在洞里不出來了,差點就掛了."羿鋒拍了拍胸膛,很後悔的說道.

甯萱覺得她對這少年很好奇了,一手醫術暫且不說他.這敢唬尊級的膽量就讓其刮目相看了.要明白,那可是尊級啊,跺跺腳,就算是帝國也得小心應對的人,可以抗衡一個國家的存在,這股心理壓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何況是個半大的少年.

如果說這些她還能接受的話,那羿鋒口中的老頭子就更增加了他的神秘性"這少年,到底有什麼驚人的背景?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那個……你不用這樣定定的望著我吧?我知道我很英俊,可是總的吃吃飯啊,約約會啊,送送花之內的給我,我才能考慮下和你進一步交往."羿鋒一番很警惕的樣子,仿佛遇上了女狼似的.

以甯萱的身份,何曾見過如此厚臉皮的人,就算她見過,也沒有人敢如此對他.

"你慢慢做夢吧!我去山洞休息了."甯萱看了羿鋒一眼,知道他無事之後,也不再和羿鋒呆在一起,她怕自己忍不住給其一個巴掌.

羿鋒望著就這樣離開的甯萱,愕然在原地:我不就是委婉的拒絕了下你麼?咳,你只要強勢一點,用點強啊什麼的,我不就同意了.看來我太矜持了,改,一定的改.

羿鋒看了一眼貼身的軟鯨甲,心頭忽然多了一份煩躁:貌似出來休假的日期快到了,又要趕回聖地見老頭子.這次回去,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