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師傅你來了啊
第八章 師傅,你來了啊

在秦依的疑惑,天逆的熾熱眼神中,羿鋒邁著老爺步晃晃悠悠的走到肥胖子的身前,很不耐煩的說道:"喂,肥胖子.你擋著我手機信號了."

聽到這句話的人,一個個疑惑的望著羿鋒,顯然不明白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羿鋒這才反映過來,他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又忘記了,這世界已經不是原來的世界了,他們那里懂這句超打擊人的話...

肥胖子雖然聽不懂後半句,可是那句肥胖子卻聽得一清二楚,想不到有人居然敢叫他肥胖子,難道他不知道這是他的逆鱗麼?

肥胖子感覺自己的心快被怒火給燒了,放下手中的獵物,轉頭眼神冒著火看著羿鋒,仿佛要把其撕碎似地.

"公子……救救我……"肥胖子身後的女子,也借著這個機會,猛的逃脫出來,全身顫抖的躲在羿鋒的身後,死死的抓住羿鋒的衣服,眼神無比惶恐...

如此情景,羿鋒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怎麼回事,也就是紈绔子弟欺凌良家婦女故事.只是,剛剛肥胖子的巨大身體擋住了羿鋒的視線,並沒有發現.這讓羿鋒再次感歎肥胖子的豬般的身軀了.

少女仿佛受到了極大的驚嚇,手緊緊的拽著羿鋒的衣服,兩眼驚恐的望著肥胖子...

瓜子臉,彎彎柳眉,淡淡容妝,清秀臉龐上點點晶瑩,配合著因為驚恐而慘白的臉,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也難怪肥胖子會打她注意.

肥胖子見自己即將到手的獵物就這樣逃掉了,他心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身上的武氣隱隱閃動,只是,當他的視線轉到羿鋒的身後不遠處時,眼睛猛的一亮,幾乎可以發出光芒來...

天啊!世上還有如此人兒嗎?肥胖子感覺自己的心猛的跳動起來,這是他以往沒有的感覺.

"哼……"羿鋒眼中散發出一道寒光,輕哼一聲,肥胖子那道淫穢的目光,讓羿鋒十分不滿.

一閃而逝的寒光,讓天逆心頭一顫,他從來沒見過一向懶散的羿鋒出現如此凜冽的眼神過.想起剛剛眼神的刺骨寒意,天逆向著旁邊移了兩步,和秦依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肥胖子沒有理會羿鋒的哼聲,抖動著巨大的身體,跨過羿鋒直直的走到秦依的身前,臉上的油膩橫肉抖動了兩下,擠出一個十分惡心的笑容:"美麗的小姐,我是……"

肥胖子剛想在秦依面前顯擺自己的身份,卻發現秦依十分厭惡的走到了一旁,要不是嫌他的臉太髒,怕是一個巴掌就打了過去了.

肥胖子見秦依離開,剛准備追上去,就被天逆擋住了去路,天逆冷冷的望著肥胖子,身上的暗黑色武氣在體內流轉起來...

"哼……"

再次一聲冷哼,羿鋒擺脫死死拽住他的少女,插身到天逆的身前,看著肥胖子淡淡的說道:"你自己選吧.是要你那雙不安分的眼神,還是那雙准備不安分的手?"

一句話,四周瞬間寂靜了下來,如此血腥的話用如此平淡的話說出,讓人不禁有些發愣...最重要的是,眼前的肥胖子也不是一般人.

可以不客氣的說,在這做不大不小的城里,他父親的勢力排的上前幾位,這也是肥胖子肆無忌憚的原因.最重要的是,這肥胖子雖然看起來如同豬一樣,但是修煉天賦卻也不低.十八歲的年紀,被他修煉到了靈士八階.在這座小城,也算的上一個強人了...

可是,這樣一個彪悍的人,卻被一個青澀的少年開口就要他的手腳,這不得不讓所有人震懾.肥胖子一愣,瞬間就大小道:"哈哈,小混蛋,你說什麼?你要我的手腳?你有本事嗎?"

說完,肥胖子顯擺似的對著地面狠狠的一砸.拳頭一接觸到地面堅硬的青石,青石就'崩’的一聲裂了開來.讓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涼氣.

八階靈士,雖然不是很強...可是百人之中也不一定找的出一個,最重要的是,肥胖子才十八歲的年紀,望著地面那裂成數塊的青石,一個個望著羿鋒的眼神也同情了起來.

"以你的身體重量,不要說青石,就算是金剛石也會被壓碎啊.所以,破塊青石而已,沒什麼值得顯擺的."

漫不經心的話語,傳入在場人群的耳中,一個個不由深吸一口涼氣,這少年太會罵人了吧...壓碎金剛石的重量,那該多胖啊.難道他不找知道,這死胖子最討厭別人說他胖嗎?

果然,肥胖子氣炸了,臉漲的通紅,他死死的看著羿鋒,拳頭之上的有著武氣流轉的痕跡.要不是看不清羿鋒的真實實力,怕是拳頭直接轟了過去.

"小子,你是誰?"肥胖子不是傻子,見這羿鋒如此肆無忌憚侮辱自己,就知道羿鋒有所依仗,也不敢貿然動手,他也怕給自己父親惹上大麻煩.

羿鋒見肥胖子在暴怒之下還能如此冷靜,心頭不由驚異起來:這死胖子似乎不蠢哦,難怪他能修煉到靈士八階.

"肥胖子,你是不是想揍我啊?"羿鋒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很鄙夷的問道.

肥胖子雖然有些顧忌羿鋒身份,可是再次受譏諷的他,再也忍不住.他確信,在實力上,要敗這混小子,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現在老子就要了你的手腳."肥胖子猙獰的說道,肥大的臉更顯得的凶惡難看.

疾馳而來的拳頭,讓所有人驚駭出口,一個個不忍的轉頭到別處,只有秦依和天逆眼神絲毫沒有變化.秦依是絕對相信羿鋒,天逆則覺得羿鋒實力一定很強.

"師傅,你怎麼才來啊.幫我干掉這死肥豬."就在拳頭快轟到羿鋒的臉上時,羿鋒向著身後猛的喊道.

肥胖子的心猛的一驚,手勢一變,趕緊轉過身,雙手做出防護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