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強悍的羿鋒?
第七章強悍的羿鋒?

秦依靜靜的站立在門前,任由清晨暖暖的陽光傾瀉在身上,秀發披散而垂,身穿著淡綠色薄絨衣,略高的領口超脫出她的圓潤下顎,明眸盼兮,手微微撫開臉上零散的發絲,姿態宛丘淑媛.溫暖的陽光鋪蓋在她粉膩潔白的臉蛋和手臂上,仿佛散發靚麗的光芒.

來往結果的人群看到如此美麗的風景,一個個眼神飄忽,腳步躊躇的從此經過,一個個心底在感歎:這樣的人兒到底在等誰?誰配她等待啊?!

羿鋒姍姍來遲,望著秦依飄揚的在臉上的發絲,他輕巧的撥開...這份絕美,讓他忍不住伸頭過去,想吻上一口.

秦依不留邊際的躲開,似乎一切不知的含笑道:"老習慣怎麼還沒改,總要別人等你."

羿鋒不以為意的笑笑,不是他來的太晚,而是秦依來的太早了.只是,秦依的閃躲,讓他有些遺憾,他拉不准秦到底想什麼.

羿鋒望著眼前的絕美,心底的那絲失落情緒努力的拋出腦外...望著秦依滿臉含笑的笑道:"秦依姐……"

看著眼前從容自如的羿鋒,秦依有些恍惚:眼前的少年有時成熟的不成樣子,根本就不似十七歲不到的年紀該有的心志.有時候她甚至覺得,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一個小妹妹.

秦依甩了甩頭,擺脫出她腦海之中不切實際的想法.

"秦依姐,五年來從來沒陪你出去好好玩玩,今天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如何?"羿鋒含笑的看著秦依,等待著她的回答...

秦依雖然不理解懶散的羿鋒怎麼突然有這種想法,可是卻也高興不已,她笑道:"好啊.你這五年的突然失蹤,把我擔心死了."

羿鋒見秦依又拐彎抹角的打聽他這五年的去向,他無奈的搖搖頭.有些事情是不能說的.更不能告訴他現在的成就到底如何,他怕他說出來,會把秦依嚇暈.畢竟,他這個年紀,有些高度是會讓人不能接受的.

秦依見羿鋒依舊沒有告訴她的意思,她也並沒有深究...只要羿鋒活著回來,這比什麼都好.想到這,心情高興的她隨手施舍了躺在牆角的乞丐幾個金幣.

羿鋒望著那金燦燦的金幣,心中不由一陣疼痛:天啊,這可是金子啊.

"秦依姐,你給了他幾個金幣啊?"羿鋒心中大罵敗家子,表情肉疼無比.

"咯咯…五個…"秦依忽然想起羿鋒的一個豐功偉績.他曾經為了攢錢,把他父親最喜歡的花瓶給買了,價值幾百金的花瓶,就被他賣了一個銅幣...最強悍的是,他父親大罵他敗家子的時候,他振振有詞的一句話讓姨父吐血不已:"就算這個花瓶值一百金幣也只是擺設,還不如我自己去賣一個銅幣,起碼這個銅幣是屬于我的."

就在秦依在偷笑的時候,卻猛地聽見羿鋒追上剛剛那乞丐說道:"大哥,你能不能找回四個金幣啊?"

乞丐聽到後,頓時愣在了原地:這世上怎麼還有給了乞丐錢,還有叫人再找回的無恥男人.

乞丐強按著想暴揍一頓羿鋒的手,很鄙夷的看了羿鋒一眼,不再搭理這無恥的男人,邁著腳步就跑走了...

"大哥,你別走啊.趕緊找回點金幣我啊,要不三個?啊,三個不行兩個啊?要不一個也行."

乞丐的叫一個鋃鐺,險些沒有摔倒.他趕緊加快了速度跑出了羿鋒的視線,讓羿鋒一臉痛苦糾結的直直看著他的消失的背影.

秦依望著羿鋒的滿臉苦色,她強忍著笑意,肩膀不斷聳動...

羿鋒見秦依眼中掩蓋不住的笑意,他冷哼了一句,在旁邊的一個攤位買了一個發夾,隨手拋了一個金幣給攤主說道:"不用找了."說完,帶著還強忍著笑意的秦依就揚長而去.

攤主望著手中的一個金幣,他愣在了原地:寫在發夾上的標價是兩個金幣吧?!

秦依望著羿鋒送給她的發夾,她再也忍不住,咯咯的大笑了起來.

"羿鋒.我終于明白你說的那句話了...'人不要臉則無敵’."

羿鋒不滿的看了一眼秦依,心道:要不是你給了那乞丐五個金幣,我用的了如此賺回來嗎?!羿鋒想著那金燦燦的金幣,他心中就忍不住一陣肉疼.

不過,他還沒肉疼多久,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直直的盯著前方,很不理解'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街頭.

"天逆……"羿鋒喊道,腳步也快了幾步,急速的向著他走去.

前方的站立的男子,雖然年少青澀,可是卻掩蓋不住他的冷酷,那寒冰似地眼神,讓秦依眉頭微皺,心神也警惕起來...

這一切,當然沒有逃過心神全放在秦依身上的羿鋒,他含笑安慰道:"一個朋友,不用擔心."

天逆見到羿鋒,臉上的表情也緩和起來,雖然依舊是一副冷酷模樣,但卻不至于讓人心底發顫.

"鋒少……"天逆喊了一聲,眼神轉到羿鋒身旁的秦依,他也不由一愣失神.

羿鋒看到這一幕,他不由愕然,想不到一向如同石頭般的天逆,也會被秦依的美震撼...

"你在這里做什麼?還有,左家小子身上魅的能量和你有關系吧?"羿鋒把心底的疑惑問了出來.

秦依聽到羿鋒的話,心中猛的一驚:羿鋒這五年到底有多少秘密啊?

天逆點點頭,沒有解釋,而是把目光轉移到一旁說道:"他是艾伯特的兒子,我這次的任務."

聽到這句話,羿鋒頓時恍然,看著不遠處的一個極胖男子,也明白為什麼一向不願見人的天逆會出現在這大街之上.

"天逆,你應該明白,你一出手,你的身份就會暴露."羿鋒看著天逆提醒道.

天逆點點了頭,但是語氣勿容置疑道:"可是,我只有這個機會.我沒有時間再等了."

天逆看著羿鋒,他微微有些羨慕.羿鋒和他們不同,在聖地,他可以任選老師,可以自由進入聖地禁地,即使是想出來聖地,也可以得到允許,而不是像自己一樣只有執行任務才可以出來一次.

在那等級極其森嚴,勢力無比龐大的聖地,能得到這樣的待遇,那簡直就是奇跡.

這也是讓聖地所有人疑惑和嫉妒的原因.

羿鋒看著眼前眼前冷酷的少年,無奈的說道:"算了.已經幫你了一把,我就再幫你一把.把這肥豬也解決掉吧."

天逆眼睛一亮,雖然羿鋒在聖地是個特殊的存在.可是,卻沒有一人見他出手過,他很想知道,羿鋒會給予他如何的震撼.

在天逆看來.羿鋒一定是很強很強,要不然,那些長老也不會那種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