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秦依
第二章尋花問柳?!

要想成為一個武者,魂,氣,技三者缺一不可.缺少任何一項,都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武者.

魂,自然是靈魂,其作為武者的重中之重,任何想成為武者的人,都首先得修煉魂力.靈魂修煉到極高境界,據說可以靈魂出竅.當然,靈魂出竅也是極具危險的,沒到萬不得已,誰也不會輕易做這等事情.

魂力最重要的作用是駕馭斗氣.可以試想,如果一個沒有靈魂的人體力卻擁有斗氣,這就好比一頭脫缰的野馬,不把人折磨的半死才怪.

所以,一個武者,只有在具有足夠強大的魂力之後,才能逐漸的提升斗氣,讓其整體實力得到提升...

武技的存在卻是發揮武者實力的.好比武者是一座藏滿寶藏的墓穴,那武技就是開啟墓穴的鑰匙.要不然,任由墓穴里面的寶藏再多,沒有開啟的鑰匙.你也只能看著密封的墓穴歎氣.沒有武技,就算你有天高的武氣,也發揮不出來.

而武技的好壞,就好比鑰匙所能打開墓穴門大小好壞.鑰匙能打開的門越大,通道越好,寶藏當然就更能搬取了.

擁有一門好的武技,甚至能打敗比其高兩個階層的對手,這也說明.武技對于實力的發揮有極大的作用.

一門好的武技,可以大大增強斗氣的運用,斗氣的施展威力.這也難怪羿流見到日級低階武技驚駭萬分了...

魂力和斗氣的修煉功法是根基的話,武技就是工具.根基深厚,再配合優秀工具,對敵事半功倍.

靈魂,斗氣,武技三者的功法都分為星,月,日,地,天五個等級.天級功法作為傳說的存在,地級功法就算的上最頂級的功法了.就此可以想象,日級也是欲求難得了.這要是出現在大街上,不被人搶的血流成河才怪.

可偏偏這樣難求的功法,卻被羿鋒隨意拋給羿流.不得不讓羿流驚駭萬分.

羿流的好奇就更重了,"草,我這小弟也太牛逼了,他不會做小白臉給賺來的吧?"

羿鋒心底嘿嘿直笑,心底誹謗不已...顯然,他嫉妒了.

……

羿鋒在接近到前廳時,奔跑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看著近在咫尺的前廳,忽然慢了下來.

腦海中閃現出五年前一個人的模樣,稚嫩的俏臉,明亮的雙眸,單薄略顯柔弱的身軀,整個人如同含苞待放的百合一樣出塵.羿鋒曾經不止一次感歎,她要是長大了,不知道會是如何傾國傾城.

但這一切,都不是羿鋒腦海中記憶最深的,記憶最深的是她的雙眸,內疚而又疼惜的眼神,顧盼之間,攝人奪魄,羿鋒清晰的記得,自己經脈俱斷時她的痛不欲生,珠淚橫落,那善良的絕美,震撼的羿鋒心靈,他從來沒有想到,世間會有這樣讓人心驚震蕩的眼神...那絕美的臉,配上晶瑩剔透的眼睛,那羿鋒不止一次覺得自己經脈全斷天理不容.

"五年了.你會是何種模樣呢?"羿鋒喃喃自語,看著近在眼前的大廳之門,卻有些不敢邁步.只有在她面前,他才會有如此心態.

羿鋒不知道,一年前,兩大王級為了在她面前表現一番,相斗的兩敗俱傷.秦依的美也渲染到極致.

帝國皇帝為此親自批語道:"紅顏禍水,非世間所能擁有."可以想象,連擁有萬千佳麗的帝國皇帝都如此評價,她的美,會是如何的顛倒眾生.

羿鋒記得,母親有意無意的不讓父親接觸秦依,以父親榆木腦袋般的專一,母親還如此做,可見秦依的美會是如何的絕色...

深吸了一口氣,羿鋒努力的拋卻腦海之中的點點想法,邁著步子踏進了前廳,他的輕身輕走,並沒有引起父親壽宴中任何一人的注意,一個個依舊舉杯暢飲,喧鬧依舊.

一入前廳,羿鋒的眼睛就駐留到一個地方一動不動,盡管只是一個背影.但羿鋒一眼就認出,眼中的人兒就是自己所尋找的,只有她,才能有這種非世間所有的氣質.

從後看去,一頭烏黑亮麗的頭發阻擋住白膩的頸脖,潔白的連衣裙腰間系著淡綠色腰帶,顯現出她的高挑纖細.

秦依打量著四周,絲毫不在乎那聚集到她身上的道道失神目光,她只想找到那消失了五年的人...那讓她一直深深內疚和想念的人.

"秦依姐……"

羿鋒走到秦依身後,輕聲的淡淡喊道,語氣沉穩至極.

秦依身體一震,猛的轉過身子,看著眼前有些單薄的少年軀體,眼眸中的眼淚猛的就流了下來.

如果記憶中的秦依是含苞待放的百合,那現在的秦依已經悄然綻放,白膩成熟的臉蛋點點淚水如同百合身上的雨露.潔白的連衣裙之前打著一個漂亮的蝴蝶結,長腿細腰,婷婷玉立.山峰傲然而立,配合著已經沒有生澀的臉龐,風情萬種,熟可滴水,居然有著顛倒眾生的絕美,re火至極...

羿鋒的心猛的跳動了幾下,震懾得心旌搖蕩.

秦依展顏一笑,這一笑,讓所有的人失神:"小家伙,以後不能再莫名其妙失蹤了.要一直陪著姐姐,知道不?"

羿鋒微微一笑:兩人終究沒有因為分隔五年而生澀.反而更親近了!

"秦依姐,我們找個地方去坐坐吧.別打擾父親的宴會了."羿鋒微微一笑,不想在這個宴會上,因為自己的父親並不待見自己.

秦依剛准備點頭,卻被羿母笑罵道:"你們這兩個孩子,這說的是什麼話...來.坐我旁邊.自己父親的壽宴都想逃,有你這麼做兒子的嗎?"

羿凱幕微微皺了皺眉頭,看了羿母一眼,張了張口,卻還是忍住沒說什麼.

自從羿鋒斷了經脈之後,作為父親的羿凱幕,對羿鋒的態度就急轉直下.在他看來,擁有這麼一個廢人兒子,那是他的恥辱.

而這一切,讓秦依內疚不已.因為她覺得是自己的原因讓羿鋒經脈盡斷,無法成為一個耀眼的靈者.

秦依看著羿鋒內疚的說道:"對不起……"

羿鋒笑著搖搖頭,說道:"天要下雨,娘要嫁女,我要斷經脈,擋也擋不住.上天注定的東西,那能改變...就好比讓我遇見你.這叫緣分."

秦依聽到這句話,臉蛋微微紅了紅:呸,這小壞蛋,緣分這東西能亂說嗎??

秦依白了羿鋒一眼,但卻沒有責怪,對羿鋒她責怪不起來.

"父親,母親……"

羿鋒走到座位旁,對著羿凱幕行了一禮恭敬道.

得,誰叫他們是我這一世的父母呢.老頭子雖然脾氣臭點,自己就忍忍吧.

"哼……"羿凱幕輕哼了一聲,沒有搭理羿鋒.

羿鋒絲毫不以為意,笑了笑,和秦依坐定之後,拿起身前的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姿態從容淡定,讓羿母忍不住松了一口氣...

"呵呵,原來這就是羿爵士的二公子啊.聽說二公子經脈俱斷之後,消失五年了,難道他去哪里學師了?"一聲爽朗的聲音在羿鋒坐定之後就猛的響起.不難聽出語氣之中的譏諷.

羿鋒輕輕的轉動著酒杯,心中大罵道:我靠,本少這才坐定,就有人找麻煩?!難道我真出色到任何人都嫉妒的程度?!這老家伙,要不要給點教訓呢?

羿凱幕聽到這聲音,臉色不由一變,但馬上就恢複正常:"艾伯特爵士,小兒因為一場事故,經脈盡斷,又哪來的學師之舉.你這聰明的人,不會不知道經脈俱斷,就和武者無緣了吧?"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這話一點都不假.盡管這是父親的生辰壽宴,可是卻也不得不邀請一些不想邀請的人.這一向和父親作對的艾伯特爵士就是其中一個.

"呵呵,那就奇怪了.那令公子這五年去做了什麼呢?"艾伯特不依不饒的說道.

羿凱幕聽到這句話,心中不禁大罵:媽的,我要是知道他這消失的五年去做什麼就好了.老子逼問了他良久,他愣是一個字都沒告訴老子.

想到這,羿凱幕對羿鋒的惱火又多了一分:這混蛋小子,早就吩咐他不准到前廳來,居然跑過來丟老子臉,你等著,我饒不了你.

"呵呵,羿爵士,不會你也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做什麼吧?"

艾伯特可是了解,貌似這羿家的二公子,在經脈盡斷之後猛的消失,回來之後更是沒交代去向,能借此掉羿凱幕的面子,他求之不得.

"呵呵,我父親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去哪里了.只是我做的事情上不得台面,不好意思說而已?既然艾伯特爵士這麼感興趣,我告訴你又何妨."

老家伙,雖然自己這父親是不待見自己,可也容不得你這老家伙欺負.信不信本少叫人把你十八房太太都……嘿嘿,再給你帶上綠帽子游街,不知道是不是很有趣呢?

艾伯特笑道:"呵呵,那二公子去做什麼了?"

"呵呵,沒做什麼.就尋花問柳而已!"

羿鋒的一句話,讓數人口中的酒噴射出來.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羿鋒,羿凱幕更是臉都氣綠了.